尊敬的奥巴马总统:

诚如您所知悉,北京公安局于2009年6月23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先生正式逮捕,此罪名乃中国当局镇压政治异见者的惯用籍口。数十年来,刘晓波一直为中国之民主、自由、人权鼓呼奔走,无畏无惧,实为异见人士中之翘楚。刘先生之言行屡次招致当局无情镇压。1989年,因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被拘押20余月,1996年又因撰文批评中共政权被判劳教三年。

此次,刘晓波因参与起草08宪章使当局大光其火。08宪章乃中国民间呼吁改革之纲领性文件,促请中共进行全面政治改革,建立独立司法机构,实行多党制民主,保障普世人权。该宪章最初由记者、律师、人权活动人士及其它职业中国公民计303人签署,此后在线签署者络绎不绝,迄今已逾8000.自08宪章发布之后,当局对原始签署者屡屡盘查、骚扰。刘晓波系因08宪章被羁押之唯一人,于08宪章公布之前一日——2008年12月8日被警方拘留,并被非法羁押至今。

从刘晓波先生正式被捕之日期选择,可觉察出中共政府的政治算计。当局对刘晓波久押而不控,不惜超出“监视居住”之半年期限,此举无非是畏避十分敏感的天安门屠杀二十周年纪念,以防节外生枝,触发众怒。如今,六四已过,当局很可能在目下数月对刘晓波先生控罪宣刑,如此则前可避开六四纪念,后可留下充裕时间,让媒体平息愤怒,在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典时重新聚焦中国。同时,中国政府也深知,域内其他异议要人亦在密切关注政府举动,惩治刘晓波将给他们发出明晰无误的讯息——挑战现政权,必然遭到镇压。

我希望总统先生也能关注这一讯息。尽管美国历届领导曾勾勒出诸多愿景,但事实清楚表明,美国参与中国的经济建设并未开启中国政治制度开放之门。相反,最近数年我们亲眼目睹了日益坐大的中共政权,如何在政治路线上一意孤行,肆意打压异己。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中共的如此做为,简直变本加厉。刘晓波极有可能被判处五至十年徒刑,在中国密如蛛网的劳改营忍受囹圄之苦。就是这样的劳改营,曾经在毛泽东时代剥夺了我和其他无以数计的“反革命”人生中最宝贵的年华;就是这样的劳改营,目前还囚禁着成千上万的记者、作家、人权活动人士、家庭教会徒众、法轮功习练者、西藏僧尼和维族穆斯林(仅记者就有数十人),他们遭殴受虐,威逼之下超时劳作,生产出商品出口西方;就是这样的劳改营,曾引起美国国会义愤,众议院于2005年12月16日通过决议,严辞谴责中国劳改制度。今日中国,因言治罪现象之剧之烈,与毛泽东时代并无二致。

与中国数十年不变之专制体制相较,美国政令可谓变化不居——今日之美国似已悄然更易前辙,欣欣然与中国之类专制政权你来我往。恕我直言,多年以来,美国一直未能形成合宜的对华政策,广而言之,凡涉华政令规章一向含混不清。中国继续持有巨量美国债务,且主要以国债形式持有,而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则日积月累,数额之巨前所未有。其结果是,中国借助其日益强大之经济杠杆与外交影响,以巩固其一党专制,淡化国际人权标准。推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美国最强大之军事对手,走向民主、法治,乃是我们长远利益之所在。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情况并非如此。自天安门大屠杀始,美国一直未能制定有效的应对策略,而是囿于短期利益,宁肯与中共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目下刘晓波案悬而未决,08宪章运动横遭镇压,我担心,中国内部真正的民主改革力量将再次遭受毁灭性打击。有鉴于此,我强烈建议您关注此事之急迫进展,从威胁美国利益的高度认真应对。此非危言耸听,压制中国的民主力量,无疑将对美国利益构成真正威胁。

专此布达,即颂时绥,

吴弘达

劳改基金会创始人兼执行主任

(编者注:此信原为英文撰写,已寄达奥巴马总统。本文根据英文原件迻译。)

【观察】2009.07.05
【民主中国】2009.07.0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