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辩护律师尚宝军谈与刘晓波会面

中国作家和异议人士刘晓波从今年6月底被北京当局正式逮捕至今已经在看守所被关押了2个多月。本周一,刘晓波的两位代理律师、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宝军和丁锡奎律师获准同刘晓波进行了第三次见面。尚宝军向德国之声介绍说,刘晓波目前身体和精神状态还好,但有关取保候审的申请遭驳回。尚律师同时希望,11月将访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能为促成释放刘晓波做些努力。

德国之声:尚律师,您在周一和同事丁律师一起获准同刘晓波先生见面,您能讲讲见面的过程么?

尚宝军:大概下午从3点钟开始,持续到3点40.中间断过一两分钟,我们的电话,不只我们,所有电话断了。最后也是这样,电话断了,时间到了,就结束了。

德国之声:听您这么说,就是双方之间是有一道玻璃墙隔着,然后通过话筒对话。

尚宝军:没错。

德国之声:刘晓波先生给您留下的印象怎样?

尚宝军:先说身体状况吧,看上去还好。晓波先生自己也说,身体还好,心态也比较平和。而且他自己已经预见到,因为他的侦查期限已经延期了。上月23号延期了1个月。所以他预见,他的事情恐怕要到”十·一”以后。

德国之声:刘晓波先生有没有跟您讲起他在看守所接受审问的情况?

尚宝军:这个我问了。我们上一次见他时7月23号左右的时候,那时候他是每天都被提审,除了周六周日。现在他基本上是一周一次。

德国之声:提审涉及的内容呢?

尚宝军:内容基本是他写的一些文章。有一篇文章,我没记错的话叫”权力黑社会化对维权人士的影响”.

德国之声:在您第一次见到刘晓波先生的时候,我跟您了解情况,您说在为他申请取保候审。现在有消息了么?

尚宝军:上个月他们给了我们决定书,说不同意取保候审。

德国之声:有没有说拒绝的原因呢?

尚宝军:原因他们说”采取取保候审措施,不能防止发生社会危险”.

德国之声:像刘晓波先生面临的”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指控侦查期有多久之后才进入开庭起诉这一步呢?

尚宝军:侦查期限严格说不太好控制。从”刑诉法”上说,逮捕之后通常要在2个月内侦查完毕。但是开了一些口子。比如说,第一次延期可以延长1个月,之后极端情况下还有可能再延长2次每次2个月,也就是说”刑诉法”就给了延长的时间,最长7个月,甚至还有更长的。所以现在还不好说。

德国之声:中国国庆60年就要来临,您觉得这个”十·一”对于刘晓波来说是一个有可能获释的好机会呢,还是正好相反,可能面临更长时间的监禁?

尚宝军:我们前天见过晓波先生回来后同刘霞还有莫少平律师说谈起这事的时候,就说如果晓波先生能在”十·一”之前被释放的话,对于当局和晓波先生个人都是很好的事情。但是目前没有这个迹象。我也和预审员沟通过,他们目前没有释放晓波先生的意思。所以这个”十·一”对于晓波先生来说,侦查期限有可能等到”十·一”过后再起诉他。

德国之声: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将首次访华。以往美国政府高层访华的时候,中国政府都会释放一些政治犯。您觉得奥巴马访华,会不会是刘晓波获释的一个机会呢?

尚宝军:中国的情况同国外不同,特赦的情况,除了特赦一些战犯,其他普通刑事犯和政治犯都没有特赦的先例。

德国之声:但是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访华的时候,就为一些在押异议人士的获释做了成功努力。您觉得奥巴马访华,是否会借助国际社会的压力,促使中国政府做出一些让步?

尚宝军:能不能释放我不好说,但我希望奥巴马先生能尽他的努力。通常美国总统和国务卿来的时候,手上都有一个他们关注的人的名单。我希望奥巴马总统的名单里有刘晓波先生。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见到了刘霞女士,她的情况怎么样?

尚宝军:晓波先生也问起刘霞的情况,因为他担心,他被捕这么长时间,刘霞身体呀,心情过于着急。我跟晓波先生讲,与他刚被捕,6月23号的时候,刘霞已经不像那个时候那么着急了。她会同朋友打羽毛球,每周还同鲍彤先生有一次见面。而且她刚出了一本诗集。晓波先生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

(记者:谢菲)

【德国之声】2009.09.0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