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陈奎德:重判刘晓波,中共塑造了一个献身宪政民主的英雄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本月二十五日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一年监禁,刘晓波曾经因参加六四民主运动被捕,后来又因呼吁平反六四再次坐牢。去年十二月,刘晓波和其他一些人共同起草了08宪章,08宪章要求中国改变现有的体制,实行民主政治,结束一党专制。该宪章公布后得到很多学者的响应,联署人达到数百人,后来又连续有上万人签名。不久后,刘晓波遭到软禁,现在被判以重刑。在今天的关注中国专题节目时间,我们请旅居美国学者陈奎德先生谈谈如何看刘晓波被判重刑事件。

陈奎德,你好,首先,外界评论说中国当局在圣诞节期间审判刘晓波是为了转移别人的视线,似乎趁节假期开庭引起的关注少一些,你认为,北京到达他们的目的了吗?

当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他有这个意图是肯定的,因为在西方圣诞节的当天宣判对刘晓波的重判就是为了躲开西方舆论的压力和国际舆论普遍性的压力,包括中国国内异议人士,各方面人士的压力。我想这一点是很明确的,但是现在世界上的反响还是十分大。对北京的谴责也越来越严厉。

美国那边的反应如何?

各大媒体均报道了这一事件,也包括很多重要组织。如国际笔会,美国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等等都严厉的谴责了中国当局的严厉审判。

起草和联署08宪章的人不少,为什么拿刘晓波开刀?

我想因为刘晓波在起草零八宪章中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在去年公布这一宪章以前,曾经传给很多人,我也收到了,主要是征求大家的意见。他在中间做了很多起草和组织工作,当然还包括张祖桦先生。因为刘晓波是一个标志性人物,多年来,他在对抗中共集权专制的是一个标杆性人物,而且在民间获得相当高的声望。在这个事情上他又起了很重要的穿针引线的作用。北京当局想通过重判刘晓波来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这是他们的如意算盘。不过我想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审判正是非常精确重蹈覆辙。重蹈东欧和前苏联共产党国家的覆辙。包括当年捷克当局在捷克布拉克之春事件对哈维尔的审判,波兰当局对瓦文萨的审判,以及台湾当局在八十年代在美丽岛事件后对当时追求民主自由的台湾异议人士的审判。北京非常精确地重蹈覆辙,就是重新重复了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开始先对异议人士进行收买,然后是镇压,所有的伎俩均失败后便撕下面具。大家知道,本来这些年,刘晓波在很多媒体发表使中国走向宪政民主的这类的文章。而且这些文章都是非常温和的,而且某种意义上,中共当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就是说中共当局没有认为这是犯法的行为。但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中共当局撕毁了他和民间互动的默契来悍然镇压异议人士,逮捕刘晓波,判以重刑,这说明他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来阻挡宪政的思想,阻挡中国向现代国家演进的潮流了. 所以他非要用这样一个罔顾国际舆论的镇压手段。我想这是一个失败的表现,是他们图穷匕首见,并不是表示他们有信心,而是完全丧失信心的表现。是对自己统治权力非常担心的失败表现。

刘晓波提出的很多主张在中国有不少拥护者,但也有很多人反对,一是认为中国搞多党制的时机并不成熟,二是认为亚洲国家不适合搞民主。从网友的留言中可以看出这两种观点,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首先,如果说亚洲国家不适合搞民主。我们看到,在同样的文化传统,同样实施过专制统治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包括南韩,和更早的日本和后来的台湾,很多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是过去在专制威权的统治下后来实行民主。都是亚洲国家,像台湾和中国大陆在文化传统上是完全一样的。他们都走上了宪政民主的道路。如果说中国目前的时机不成熟。那什么时候是成熟的时机?如果说不成熟总可以讨论吧,总可以把零八宪章拿出来公之于众,如果说零八宪章对中国不利,有利和不利首先应该把零八宪章公布出来。如果觉得不好,把你的理由摆出来,民间的其他的人,包括知识分子都可以公开的讨论,然后看究竟这个对中国有没有好处。这才是有自信心的表现,这才是合情合理的表现。不管你现在对中国实行民主有多么大的疑虑,但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总可以吧!应该有这个勇气和胆量来把零八宪章公布出来。让国际社会和中国社会都知道零八宪章是怎么回事情。如果多数人都反对我们暂时搁置,如果多数人赞成,我们往前前进。总是要有这样一个过程,现在封杀这个过程,让别人根本看不到零八宪章,然后再对零八宪章的起草人进行判决,这是没有道理的。

你认为中国当局这一做法能够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吗,能够遏制中国人对宪政民主制度的向往和追求…

从现场我们看到,在中国如此严厉的镇压格局下,还是有人守在法庭门外。刘晓波的审判结束后,有人去自首,说我是和刘晓波同样的观点,我也是签署人之一,所以我要投案,同刘晓波共受刑罚,如果说他有罪,我也有罪。包括北京来的,包括上海来的都去投案自首,包括刘迪女士。她专门写了文章专门也去投案。还被带去了拘留了几天。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北京对刘晓波的审判和当年捷克对哈维尔的审判,波兰对瓦文萨的审判,台湾对许信良和施明德的审判都是一样的,实际上是历史对审判者的审判。回过头来,我们看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官到哪里去了,他们已经被历史遗忘了。而哈维尔,瓦文萨,许信良,施明德却留在了历史上。中共已经塑造了一个献身中国宪政民主的英雄,对中国将来政治转型的号召力非常大。

(记者:小青)

【法广】2009.12.2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