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元旦大游行有一半人是为了刘晓波而来的

元旦日香港人以争取普选、释放刘晓波为主要诉求的大游行,在中联办的门前作为终点站,期间虽然发生游行人士试图冲击这栋中央政府驻港最高机关的大楼,但总算在有惊无险下,结束示威活动。主办者声称有三万人参加了游行。

对香港人在元旦日声援刘晓波,刘晓波妻子刘霞表示感激。她在接受香港传媒电话访问时说:“我非常感动,感谢香港人那么关心晓波。”刘霞又说:“我不知说什么好,但是我相信人心和正义最终会胜利。”

香港从八九北京民运开始以来,已举办多次大规模争取民主游行活动,1989年六四当日有超过100万民众上街抗议北京武力清场天安门,2003年有50万人参加七一游行抗议政府试图就国家颠覆法立法,但元旦日的游行却明显出现了一些特色:刘晓波被判重刑成为游行的重要诉求之一;游行的抗议对象已从特区政府总部改为中联办;示威者趋向年轻化而游行方式多元化。

参加元旦游行的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表示,以他的估计,这次游行人数相信有一半是为了刘晓波而上街的。他说,当局以言入罪刘晓波,不少港人为此忿忿不平,从而使得游行的气氛更为高涨。

香港民主党创党元老司徒华并没有与其他民主党党员一起参加游行,他以支联会主席的身份、站在支联会的旗帜下参加游行。他说:“我是为了刘晓波出来的。”他同时强调他并非是为了五区总辞方案而表态。事实上,香港的泛民主派因为五区总辞方案而出现裂缝,刘晓波因素反而将各怀心事的泛民派拉拢一起。没有刘晓波事件,明确反对五区总辞的司徒华,就不会出现在元旦游行。

曾经因间谍罪而在中国坐牢3年的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国首席特派员程翔说,中国判处刘晓波入狱是一重大错误。在1989年民运期间出任香港《文汇报》副总编辑的程翔说:“我们是因为这个判决被逼出来游行的,相信大家都对此极表不满,它(中国)的做法违背了宪法对人民的承诺、违背两个国际人权公约对国际社会承诺,也违背了对人民要清除冤假错案的承诺。”

除了刘晓波因素之外,香港人对民主进展缓慢,普选路线不明朗等问题,已渐渐了解到特区政府的无能为力,改为直接向中央政府提出诉求,从而使得游行的总点站,从过去的政府总部改到中联办。全国人大常委2007年年底通过了香港可以在2017年特首普选的决定,而这个决定成为了“铁的决定”,也成为了中央及特区政府反对提早普选的理据。事实上,刘晓波在圣诞日被判入狱11年当天,香港就已经有人在中联办门前举行示威,甚至与保安人员发生肢体冲撞事件,导致香港警方在元旦日出动上千名警员重重包围保护中联办的场面。

香港政党社民连提出五区总辞方案,目的要通过补选作为变相公投,迫使中央及特区政府认真聆听港人要争取2012年双普选(特首和立法会)的声音。社民连普遍被认为是泛民主派阵营中最为偏激的一个政党,事实上,社民连的支持者不少都是年轻人,再加上近年来多次的社会保育运动孕育了一群“八十后”的社运分子,使得元旦游行的示威手法趋向多元化。

社民连的立法议员梁国雄和他的“四五行动”朋友以纸制的黑棺材冲击中联办已非首次,但在一群年轻示威者在街头上载歌载舞、敲锣敲鼓的衬托下,梁国雄等人将一具上面写有“中共法西斯入土为安”的纸制棺材冲向中联办大楼,以及火燒中共黨旗的場面,卻是相當罕見。这具纸制棺材和火烧镰刀槌子党旗,正好点出了刘晓波因素在这次元旦日大游行的重要性。

另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尽管刘晓波自09年6月就已被正式逮捕,但他的个人博客“刘老侠的不老歌”持续保留,并委託友人管理,内容主要是刘晓波的文章并转载一些网路文章。不过,去年12月23日刘晓波一审开庭后,这里新的贴文迅速被关闭,12月31日开始,博客网页彻底被封。“自由亚洲电台”1日试著进入部落格时,提示语是“博客(部落格)已被删除。”

(记者郑汉良)

【法广】2010.01.0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