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郑宇硕谈香港立法会讨论释放刘晓波提案

香港民主派一些议员就刘晓波一案,本周三向香港立法会提交了一份要求北京立即释放刘晓波的决议草案。虽然该动议没有在亲北京议员占多数的香港立法会表决中通过,但香港方面就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的社会动员已逐步进入政治高层。就这个基本趋势,本台中文部记者采访了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

德国之声:郑宇硕教授,今天,星期三,听说香港民主党的议员提建议,要求在香港立法会里讨论关于刘晓波的问题。您了解最近讨论的情况吗?

郑宇硕教授:这其实也是一种表态。香港的民主党也好,其他的一些泛民主派的议员也好,他们都明白这些议案的提出,是通不过的。那么大家都知道,尽管香港民主派的议员在选举中,得到了百分之六十选票的支持,但是由于选举制度的不公平,他们在议会里头,还是少数。所以政府或者支持政府的议员,他们当然就跑出来说:啊,一国两制,香港要讨论大陆的决定,很不适当。所以,这也是一个姿态。当然,这个姿态也是值得尊敬的。因为毕竟,这样我们也表示了香港的立法机关和内地大陆的地方机关,是有所分别的。

德国之声:从政治表态的角度,香港也有些市民近来组织活动,包括烛光晚会,用和平的方式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和过去一段时间香港市民支持大陆民主运动相比,这一次是因为刘晓波一个人被捕。您怎么看因为刘晓波这件事情,香港组织的抗议活动的范围似乎比为了更大的事情组织的活动来得更大。是因为刘晓波在香港很出名吗?

郑宇硕教授:刘晓波先生的事迹在香港蛮有名的,大家对他都相当地尊重,对他的处境很同情。但这基本反映的,还是香港市民对中国的政治发展,对中国人权很关注。特别是大家也感觉到现在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了,对中国的事情也比较关心。今年1月1号的大游行,本来是为了争取民主的。但有很多人参加,是因为刘晓波被判刑。本来估计参加的人数在一万左右,一万多一点。结果出来了三万多人。很多人认为,主要是因为刘晓波被判刑,香港很多人感到不满意。

德国之声:我注意到香港在讨论大陆民主化的问题时,也会有人提出类似香港立法会23条的问题,就是香港未来的政治局势,越来越多地要接受大陆方面的监督和控制。刘晓波的事情,是不是给香港市民敲响了一个警钟:如果你不关心大陆的民主进程的话,是不是香港市民也担心,未来大陆的一些政治做法也会到香港去呢?

郑宇硕教授:大概还不至于如此。因为香港各个方面都还明白,香港要维系自己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服务中心的地位。因此,言论自由和法治还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两个东西,香港就跟内地一般的城市一样了。那么香港就不能跟上海啊,或者沿海大城市竞争了。因此这方面的危险还不那么急迫。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大乐观地,比较负面的那一面。香港市民现在也在争取民主,但很多香港市民,他们觉得既然中央政府不支持,不允许,那就算了。

德国之声:那么最近这一段时间,在中国,特别是中国南方,掀起了很多关于中国内部的许多讨论,比如说关于08宪章。08宪章在高压下,还是得到了中国国内据说1万多人的签字。这个对香港的市民有一种号召和鼓舞的作用吗?

郑宇硕教授:有一定的鼓舞作用。但我们还是要说:支持中国民主,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还是少数。但这个少数也不小,也是一个相当显著的少数。我个人说来,我是海外第一批签署08宪章的人,我感觉到香港愿意签署这个文件的学者等等,还是比较少。后来刘晓波被判刑了,大家比较明白了。我记得1月1号游行的时候,有很多人跑来问我这个东西哪里可以看得到啊?在哪里可以签啊?这些人也不少。也总有几十个,几百个呢。”

德国之声:从社会的影响转移到政治上的影响。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经济实力非常强大。最近也发了一颗反弹道导弹的导弹,据说也命中了。随着中国国力的加强,香港对中国政治上的强大,它的反应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中国强大了,很多香港人说:我们的祖国强大了,虽然人权上还有很多问题,但认同它总比不认同要好得多呢?

郑宇硕教授:认同是在加强。我最近写文章,也看了一些材料,看了我们过去十年中做的一系列民意调查。的的确确我们可以看到:香港人对中国发展的信心,香港人对中国领导人的信任,香港人对于作为中国人的认同,在过去十年到十二年当中,的确是有所加强的。所以我们也必须承认,中国强大了,民族主义在香港人的心中,还是有相当大的分量的。举个例子来说:前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西方有很多媒体,很多人权组织发动批评北京奥运会,杯葛奥运会,但香港民主运动的领导人也好,同情者也好,再奥运问题上,还是得表态支持。这主要是因为一般香港人在情绪上,还是认为中国作为大国,你总要给它机会发展的。所以对奥运会,你不能批评它。这说明民族主义的情绪还是相当浓烈的。

德国之声:刘晓波已经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虽然大家也不抱太大希望,最高法院会改变原来的判决,但在香港方面,特别是民主人士这方面,怎么判断刘晓波上诉和随着他的上诉,中国政治局势变化的可能性呢?

郑宇硕教授:一般熟悉中国的人都知道,对上诉不能存有一定的厚望。事实上中国的司法不独立,是有有关的党组来控制的。很多时候,从政治角度出发,你上诉,不服气,一般还有可能要加判的。而且政治类案件里,也存在传统的不认错的态度:我们一向都是正确的。过去十多年以前,中国政府,在接见外国,特别是西方国家的主要领导人的时候,为了表示一定的好意,就西方提出来的一些著名的异见人士,做个人情,把他释放了,或者送到外国保外就医。但现在香港人的一般态度,觉得现在中国领导人财大气粗了,这些面子这些让步,也就不需要了。所以对刘晓波的情况,大家不觉得很乐观。但觉得他作为一个代表人物,一个很有精神的人物,大家对他的处境还是恨关心的。定期的,在一些纪念的日子里,也有一些组织像支联会,到中国驻香港的机关,中联办去抗议。

(记者一通)

【德国之声】2010.01.1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