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崔卫平谈20名老干部为刘晓波案上书中共中央

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
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

因刘晓波案,20名曾担任过高级职务的中共老干部上书中央,要求法院修改错误。德国之声记者就此采访了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她认为,上书者是从历史中走过来的,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经验和记忆。所以,他们的声音显得特别有份量。

德国之声:中共20名元老上书中央,他们认为对刘晓波案要进行纠正。你什么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

:前几天。是他们之中的人跟我说起的。但我当是没有看到文本。我今天刚在网上看到文本。

德国之声: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我觉得这一批老先生非常可敬。他们的声音是一种重要维度。因为他们是从历史中走过来的,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经验,也有各种各样的记忆。尤其对这么多年来他们所在的共产党的教训有深切的记忆。对他们来说,从历史的维度出发,背后有那么多历史经验的支持,尤其是切身经验的支持,所以显得特别有份量。

德国之声:他们认为刘晓波案件是一个错判的案件。他们说的有道理吗?

:我认为他们说的非常有道理。

德国之声:怎么解释呢?

:因为从他们的文本来看,第一,他们有历史的经验。再一个,他们讲刘晓波的罪状是对党和政府不满,而这些老先生们有一个基本的立场,就是继承了80年代以来的开放的立场,是可以批评的,执政应是善为批评之声,尊重不平之民。我坦率地说,这种态度同重判刘晓波11年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他们代表了共产党内的变革与革新的力量。而重判刘晓波让人感到,在现有体制内,感受不到有自身变革的力量。

德国之声:那怎么样才能使这股力量有它的生存的余地?不仅有它的生存的余地,还有一点发展空间呢?

:这个就不是我考虑的了。说实话这是体制内的人要考虑的。比如说像他们提出的,没有这样一种胸襟,”一国两制”从何而来。其实这背后是个邓小平的思路。那么现在这个体制内的职责是什么,可以回到邓小平的工作路线上来吧。”一国两制”背后所代表的那样一种开放,那样一种并存的精神、立场。

德国之声:这个公开信它的最后还提了一系列的问题。您一定也注意到了。它说,”我们党是否背弃了遵守宪法的承诺”.这个意义上怎么理解?

:因为这些年来比如依法治国谈得比较多,这个可能起码在舆论上是个有共识的东西,不像普世价值。就是说承认依法治国,在这个上面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但是如果说如此重判刘晓波,就是因为刘晓波写了六篇文章,或者说了一些老先生们文本里面提到的,”联邦共和国是共产党自己提出来的”这样一些东西,如果说这是违法的话,显然是不能够说服人的,从法律上也是不能做出充分的解释的。

德国之声:那么接下来的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公开信问道,”司法改革是否倒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司法改革是倒退了。可以这么说码?

:按照老先生们的思路,其实人们一直对司法的不公正有很多的期待,换句话说,很多不满。我们的司法是否进步过,永远是一个问题,但是从老先生这几个句式,”是否背弃”、”背离”、”倒退”、”停滞”、”是否恶化”,其实现在不能说比以前更加恶化,只是说,你需要改正。那么我觉得,这倒是体现出老先生的一个思路,就是说,整体上大家可能感到的思路,整体上的做法,可能比前些年,或者说八十年代所倡导的,还是倒退的。我体验到他们有这样一种思路。

德国之声:刚才其实你也暗示了,过去有这种多元化的东西存在,允许其他意见,那么您觉得这些东西是在不断减少吗?

:应该话分两头说。从民间来说,这样的觉悟和它们的表述应该说在扩大,他们表现在比如网络上,或者在一些媒体上面。这个是明显的。但是从权力运作来说,人们真是越来越看不到内部变革的力量,自我更新的力量。这也是人们一个比较深切的体验。

(采访记者/李鱼)

【德国之声】2010.02.0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