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二审将于2月11日上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三号法庭公开宣判,与该案一审宣判前的严加防范一样,从今天晚上起,居住在北京的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女士的家门口又出现了国保的身影。

高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晚上九点半她接到国保的电话,说是他们大半夜的就不敲门了,让她明天不要去高法,明天如果要出门必须坐警车。记者问为什么当局敢判刘晓波十一年,却不敢让大家去旁听。高瑜回答说因为一审判决太荒唐,一位88岁的老干部曾对刘晓波案评价说,六篇文章就能颠覆一个国家政权?这个政权也太脆弱了吧。先后有几十名老共产党人联名为刘晓波呼吁,有的直接发表公开信,有的用上书方式,当局没有理睬这些老共产党人对刘晓波案一审判决违反宪法的指责,我们都在等待明天二审裁决怎样回答这些老共产党人提出的问题。为了掩盖六四真相,当局这二十年来不遗余力地封锁媒体、封锁舆论、封锁出版,一些年轻人包括一些年轻的记者都不知道刘晓波是谁,如果明天在高法门前人山人海地都是去声援刘晓波的,舆论上就会出现一个突破口,当局这么多年企图让人们遗忘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高瑜认为,中共正在扮演一个推手的角色,把刘晓波这么一个说真话、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人权作家推举成中国的民权领袖,刘晓波一直都具有自我批判意识,为六四的死难者进行自我忏悔,如果改判不可能,十一年后的他一定更为成熟,与今天的作家刘晓波会判若两人。中共对刘晓波的判决换来的是全世界对中国自由民主的支持,以及对中国一党专制下的“中国模式”的清醒认识。自由民主的潮流和趋势不是任何专制力量能够阻挡得了的,任何残暴的政治打压只会让普世价值获得更多人的认同。当局以为依靠经济发展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推销专制的政治模式,实际上却让他们自己陷入泥潭而无法自拔。

对于明天二审的结果,高瑜坦言她对改判不抱太大希望,因为对刘晓波的判决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上的正义。最后她引用了赵紫阳的前秘书鲍彤老先生的一句话,“我从来不喜欢预言,但是对刘晓波一案从宣判之日起,他们将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诺贝尔和平奖每年一月提名一直到十二月,一直要十一年。”高瑜说从去年圣诞节到明天不过半个来月,已经充分印证了鲍先生的预言。

(记者沧海)

【参与】2010.02.10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