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东方大门,晨曦之门,救赎之门:
谁能乘霞光的溜索滑翔到众神的庙宇里?
谁能游过血海的此岸一身洁白站到对岸?
云海波涛中的旭日,黎明黑夜前的星辰。
一个人的荣光正在照耀千万人更早醒来!

天将破晓,这一天的桂冠为我们还愿了:
他的囚禁就是你们的桎梏,我们的铠甲;
他的铁窗就是你们的栅栏,我们的投枪。
但今天,他沉默的文字传遍了自在天地;
他今天不能开口,他的话语却更加嘹亮。

晨曦的天门开启了,还愿的时刻来到了:
神树上的鸟雀齐鸣,山林间的野兽奔窜;
晚归的农人荷锄戴月,樵夫们早起砍柴;
羌巫们磨亮了师刀,牛皮鼓咚咚咚敲响;
我们来还愿了,血染的果实以白雪祭奠!

燃比娃:羌人的普罗米修斯,盗来神火!
他烧焦了自己,他是火神蒙格西的儿子。
击石成火,把红色的火藏进冰雪的白石!
羲和御驾的金乌起飞了,他还要去追赶;
后羿的箭射出了,为了拯救第十个太阳。

现在,天已熹微,他还困在漆黑的地底;
明天,地若转阴,他仍要做窃火的大盗。
冰与火的交替,日与月的轮回,猫与毒
的净化。让曾经的恐惧和委琐终止流行,
太阳的巨震令天庭的龙椅倾覆永不复制!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丑时于北京小营
挖野斋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而作
长诗《毒药猫之歌》上部之第十二部

【独立中文笔会】2010.10.10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