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作者(右)与刘晓波在青岛海滨

2005年作者(右)与刘晓波在青岛海滨

刘晓波获奖当天大家一起庆贺左起李昌玉、孙文广、陈清泉、李红

刘晓波获奖当天大家一起庆贺左起李昌玉、孙文广、陈清泉、李红卫、高祥明、侯宗兰、解金玉、倪文华、刘桂芹……巩磊秦志刚。

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大陆居民第一次获诺奖,消息传来,举世欢腾,这是华人多年盼望的大喜事。但是中国当局却用各种方式,进行打压,对此,建议即将召开的中共五中全会讨论奖这一事件,希望能把刘晓波获奖,做为一个契机,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

(一)举世欢腾和当局打压

获奖消息传开,各国领导人都做出了积极、肯定地反应,美国、日本、德国、法国、澳州、加拿大、挪威、波兰等9国国家领袖和台湾马英九都发表贺词声明。有27个会员国的欧盟、联合国和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NGO也同声肯定。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日本首相菅直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哈珀、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表达了祝贺。

但是中国政府却发表了谴责的声明,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记者会说,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正在服刑的罪犯”刘晓波,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不尊重。……一些外国政客对此问题说三道四,也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不尊重,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真正的用心。”还说“如果有人想用这种方式,企图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阻挡中国人民前进的步伐,那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中国政府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实际上把各国政要和马英九都当做“说三道四的政客”打入了对立面。这不利于各国间的和平共处。

(二)获奖消息传到国内,引起一片欢腾。

济南各界十余人,知道当天要公布获奖人,大家希望刘晓波获奖,早早地聚集起来,事前起草了贺词。五点多钟,传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大家兴奋雀跃,举办小小庆祝会,写出了“热烈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横幅,拍照留念,六点半将贺词发到了网上,然后下楼呜放鞭炮,正准备到饭店举杯庆贺,出现了警车,将孙文广押上警车送到派出所,传唤交代“违法”过程,我在笔录上写了“没有传唤证的传唤是违法的”。前后四个小时,直到晚上11点多才回到家中。次日开始,参加庆贺的李红卫、倪文华、李昌玉、秦志刚、刘桂芹、解金玉、侯宗兰、高祥明、巩磊等都受到了警方盘查、骚扰,我和李昌玉家门口被站了岗,受到日夜监控,直到今天。在北京,许志永、赵常青、滕彪、都分别受到扣留和拘押;电影学院的崔卫平、维权律师黎雄兵、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则被软禁在家中;当局采用各种办法限制、打压民间的庆祝活动。

现实说明,中国目前人权状况极其恶劣,刘晓波维护人权,争取正义,为此判刑11年,授给刘晓波和平奖是实至名归。

(三)建议中共五中全会讨论刘晓波获奖问题。

中央应该转变立场,不要站在全世界和全国民众的对立面。应该认清刘晓波获奖是全世界华人也是中国十三亿居民的光荣,这是中国内陆居民第一次获得诺贝尔奖,这个荣誉将会记入中国史册。

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学生在外国记者采访时说:“将来在北师大的校园里,要为刘晓波立碑”(刘晓波曾在北师大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并留校任讲师,八九年他积极支持学生运动,被称为“广场四君子”之一,六四之后,他被开除公职,二十年来,坚持民主运动,组织08宪章)。

中国的民主、维权运动,在中国历史上必然会被大书特书,为此而牺牲的烈士、为此而做出贡献的勇士,会受到后代的敬仰。现在诋毁这些人向他们泼污水,会受到历史谴责。

共产党内的高层应该顺应世界的潮流,这个潮流就是民主、法治、宪政的潮流,不要逆潮流而动,这不但有国家和社会的利益,实际上也有执政者子孙后代的利益。常言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人的一生,留下美名还是恶名、臭名?都是自己的选取。

当局也应该顺应国内民意潮流,国内主流的民意是建立一个清廉的保证人权的政府,希望政治上的民主、社会上的正义、官民的平等、公众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中共当局应该顺应这两个潮流。

(四)利用刘晓波获奖契机,开启政治改革的大门。

中共近几年来,不管在高层或者下层都有人或公开或私下议论普世价值、政治改革,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现在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全世界在人权和平上的最高奖项,是对无数为争取中国人权民主自由而牺牲的先烈们的奖励,也是对十三亿中国人民的鼓励,是对关在监狱里的政治犯、思想犯的鼓励。

中共内部的改革派、开明派应该把刘晓波获奖当做一个契机,推动政治改革,争取从释放刘晓波开始,检讨、改正过去的错误。

后天就要召开中共中央五中全会,有约三百多委员参加(包括后补)。其中不但有中央的高官,也有全部的省、直辖市的党委书记和省市长、包括国务院、人大最高级的官员。这样的会议,是议论、决策国家大事的最好的场合,这种会议一年一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希望参会者中的勇敢者能把刘晓波获奖做为一个议题在会上提出讨论,由此引导议论政治改革,回顾历史,拨乱反正。

中共高官们,当然有他们自身的利害和仕途考虑,多数人公开讲话都会很谨慎,但是有些干部由于年龄等原因两年后十八大就要退休,如温家宝等。他们参加高层会议的机会已经不多,有些看法为什么不可以在五中全会上讲出来呢?有些话不讲白不讲,把真话讲出来,把推进政治改革的话讲出来,也省得留下终生的悔恨。在中共的党章上不也规定了在党的会议上党员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吗?讲错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现在也不打“反党集团”了。

中共的五中全会,原定讨论经济,如果有人借刘晓波获奖,谈政治改革也是一件好事。

孙文广 2010年10月13日于山东大学13655317356,0531-88365021

【参与】2010.10.14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