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中国大陆著名作家,《08宪章》主要起草人刘晓波博士,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与骄傲。

诺贝尔奖自1901年开始颁发至今,曾有10名华人获此世界殊荣。其中李政道,丁肇中等9人均为外籍华人,达赖喇嘛虽有中国国籍,但流亡在印度,这次大陆的刘晓波博士,在237个被提名的候选人或组织中,脱颖而出,获此殊荣,从而改写了世界人口大国110年来,本土无人得过诺奖的难堪、可悲历史。这实在是特大喜讯,值得国人大欢大庆!

刘晓波荣获诺奖的信息,自10月8日公布以来,世界各国传媒迅即广为报道,处处反应热烈。而中国大陆当局,慌忙部署封锁消息,压制异议,对歧见人士、记者、有关学者,连夜大规模组织“喝茶”,全方位封堵舆论,惶惶不可终日。导致大陆鸦雀无声,若无其事。这与全球其他各地的热烈欢庆情景,形成强烈反差。诺奖得主刘晓波博士,现正因“煽动颠覆国家”罪名而在辽宁省盘锦监狱服刑。美国奥巴马总统与法、德、英、挪威等国政府都发出呼吁,要求释放刘晓波,使中共陷入尴尬,被动。

中国人荣获诺奖,全球都在热烈传播、欢庆,而中国大陆当局失语禁声,广大民众对此一无所知,再一次暴露了大陆当局极权专制的面目:剥夺人民的知情权,搞愚民政策,与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背道而驰。对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刘晓波博士,因文贾祸,因言获罪,科以重刑,是背离舆情民意,不得人心的。

中国大陆虽已在经济上崛起,跃升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在政治改革上停滞不前,无所作为,形成跛足:经济巨人,政治侏儒。人们注意到,温家宝总理在海内外多次强调政治改革与普世价值,但鲜见中共高层响应支持,传媒公然删节封堵总理讲话,昭示了大陆的民主进步仍然艰难遥远。许多学者认为,中共在大陆执政六十多年来,国人的处境,远不如当年英属殖民地(香港等),尚能享有人权、自由。旅美的申今宙先生,沉痛地慨叹:中共政权,将人不当人,当作“大国崛起”和“中国特色模式”的工具。“宁沪杭地区国民还没亡国奴(指沦陷时期)生活安康呢!”

当今大陆人民日益觉醒,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普世价值已深入人心;天赋人权,人权至上,人权高于主权等理念,已广为群众确认。通过观察,比较,切身体会,对极权专制无不深恶痛绝。先知先觉的有识之士,宁为捍卫人权而死,决不匍匐为奴而活。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得人心者得天下。一个腐败无能,倾力统治草民,把大量人财物力用于“维稳”,而不肯用于改善民生,罔顾人心向背,如此执政,岂能久乎!

温故而知新。当年德国纳粹党魁希特勒登台执政时,曾将著名记者、政论家、反法西斯和平战士、犹太人卡尔·冯·奥西茨基关进集中营。1935年诺贝尔奖评委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奥西茨基。由于他正在狱中服刑,不能亲往领奖。一年之后,诺奖评委亲临埃姆斯兰集中营为其颁奖。希特勒当局迫于国际压力,不得不将他释放。

鉴往知今。当年希特勒法西斯政权,可能要比今日中共政权强悍,但审时度势,还能释放政治异议人士。中共当局对刘晓波抓捕判刑,已自陷于不义。在诺奖评委来盘锦监狱为刘晓波颁奖之前,当局应尽早尽快释放刘晓波博士。早放比晚放好,主动放比被动放好。中共正可以此为契机,大赦天下,释放在押的异议人士、政治犯,重塑自身形象,从而收拾离散民心,抚慰国际舆情,当不失为明智之举。

当前世界的民主自由洪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中共的共产主义旗号与极权专制形象,早已不得人心,国际为之侧目。倘在刘晓波获诺奖问题上,一意孤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甘为茅厕石头——又臭又硬,自外于广大人民,其后果和影响是不堪设想的。1933年希特勒登上德国总理宝座,德国迅猛崛起,六年之后即发动二次世界大战;折腾六年而土崩瓦解,帝国覆灭。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可为殷鉴。环顾今日世界,中共仍奉马列主义为圭臬,曲高和寡,已无一个真实朋友。周围皆是贪婪求利,互相利用的狐朋狗友(如北韩、古巴、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等)。在存亡关键,无能同命运共呼吸者。面对世界民主自由洪流,何去何从,诚望中共决策大佬思之,再思之。

【观察】2010.10.13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