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把刘晓波获奖话题转入技术性层面,对当局而言,木已成舟,如何善后?这事亟待讨论,但温总在欧洲,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北韩为金三世立储而站台,现时他们已回京,便要正襟危坐开常委会了,可以想像,会议气氛甚是凝重。

刘晓波获奖是胡锦涛一朝的最大羞辱,继续把刘关在锦州监狱,则是挥之不去的慢性羞辱。把他转到北京秦城监狱,入住陈良宇那个×星级单间(反正陈已经“就医”去了),亦同样麻烦,对“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国际舆论来说,此狱和彼狱都是监牢,没有区别。我看准胡锦涛有胆重判刘晓波,却没胆再关他两年,好等“十八大”换届把这笔负资产留给第五代“核心”解决。

似乎有一选择,放刘晓波去领奖,如此他的刑期仅剩两个多月,只要他一出去,身后的红漆国门即轰然关上。奈何刘晓波断断不会就范,哪怕哄骗不成就动粗,硬把他扔出去,岂知有冯正虎模式在前,刘被拒归国,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天天在国际机场紮营叩关,天朝情何以堪?

把刘晓波押去“就医”长期软禁,如此便和缅甸军政府如出一辙,更那堪下月缅甸就要大选(假使军政府信守诺言),昂山素姬就要放出来了。刘晓波将成为当今世上唯一被囚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共丢得起这脸,堂堂中国却丢不起这脸。此路不通只好另闢蹊径,把刘晓波弄去“被旅游”,每年春夏秋冬都换去处,不固定软禁地点,否则就像昂山素姬那座竹楼,成了一盏长明灯。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刘的下落,则重拾流氓口脗:“他在应该在的地方”─相信很多人都记得这个中国特色的金句。

最后说点个人感受,十月八日得知刘晓波获奖,登时双眼濡湿。自六四之夜我在天安门广场恸哭,廿一年来已不会为国事流泪。如刘晓波所言,这个奖属于天安门亡灵。它对每一个守护民族记忆和坚持道德良知的人,都是莫大告慰。夜不能寐,遂赋诗一首:

《十月八日》
草檄当时势已非,谁人沥血上王旂。
未从市隐潭龙卧,岂信秋穷塞马归。
拍遍危栏云晦暗,坐枯残局事依稀。
廿年呵壁向天问,蜡炬成灰化蝶飞。

【苹果日报】2010.10.14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