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一0年的十月八日,成为中国公民的盛大节日,正在远离北京的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八日的中国真是悲喜两重天,民间欢呼庆贺,天南海北鞭炮齐鸣,“饭醉”八方设局,网络发帖爆炸。反之,官方如丧考妣,中午时分门户网站的“诺贝尔奖”的专栏就被屏蔽,不仅封杀了和平奖的信息,连科学奖都封杀了,个别网站只见一个文学奖新主孤零零地挂在一般条目里。十八点五十分,新华社电文《外交部: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对该奖亵渎》挂上了门户网,不过不打“刘晓波”进行搜索,根本看不见。接着就是各地“上门警告”,“饭局抓人”的消息满天飞,组织饭局的人大多失去自由。

刘霞‘失踪’、刘晓波、诺贝尔被‘和谐’

当然最令人关注的是刘晓波妻子刘霞,八日她家楼下挤满了外国记者,但是她无法下楼接待任何人,她被三个国保堵在家里谈话,随后就由国保陪同消失了,说是北上锦州去探监,善良的人们无从怀疑。当晚BBC 播出提前对她的采访,全世界都听到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妻子的声音,她说:“放刘晓波回家!哪怕早回来一天都是我的梦想。”九日下午,美联社报道晓波律师说她已经失踪。奇怪的是一直关机状态的刘霞在锦州又接受美联社采访,表示如果刘晓波不能出狱,自己希望替丈夫到挪威和德国领奖。

颁奖十二个小时之后,新华社那份电文上了个别报纸了,不过不显眼,人民日报下属《京华时报》发在18版国际综合版,压在《金正银将成朝第三代领导人》通栏大标题之下,标题的字号小好几号,题目改为《中国罪犯获奖是对和平奖亵渎》,标题上没有刘晓波和诺贝尔的名字,稍不注意,这条消息就被漏网了。其余都市报都没见登,更别说党报了。

刘晓波是诺贝尔奖一百一十年历史上,第二个正在坐牢的得主。第一个是获得1935年和平奖的德国和平主义作家卡尔·冯·阿希厄茨基,1936年补发引发了诺贝尔颁奖史上最严重的对抗,德国最高当局大为震怒,希特勒亲自下令禁止德国公民接受任何诺贝尔奖,当时德国还有好几名科学家得了科学奖,也只能拒绝领奖。至于中国当局能否把动静搞得超过1936年,那只有拭目以待了。

刘晓波获奖胡温政府是推手

二00八年十二月八日晚十一点,距离《零八宪章》发表只有三十六个小时,北京市公安局突然到刘晓波和张祖桦家抄家,同时把两人带走讯问。张祖桦被放回来了,刘晓波则被实行监视居住。《零八宪章》原定零八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发表,实际是对半年之后六四二十周年的纪念。八九年因为胡耀邦突然去世,引发的大规模学潮,是一场无组织、无纲领的民主运动,一批临时组织的负责人,六四屠城之后都遭到暴政的清算。《零八宪章》则代表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六四之后二十年的思考,公开认同普世价值,十九条主张则是一个宪政框架,是在中国经济、政治交困,官民尖锐对立,群体事件激增的国情下,实现和平开放转型,推进政治改革的纲领性建议。中心是要建设一个公正的、社会各阶层都能公开表达意见的程序平台。起名《零八宪章》,显然是受到捷克《七七宪章》形式上的启发。刘晓波妻子刘霞回忆:“从我看到《08宪章》那天起,我就告诉他,被抓的人肯定是你,而且就你一个人。而探监的人肯定就是我。”“他肯定没想到,因为我提醒他,警察就要来了,他还认为我神经。我早早就提醒他了。”

刘晓波没想到自己被抓,捷克前总统,《七七宪章》的发起人之一哈维尔也认为抓刘晓波不对。《零八宪章》提前一天上网后,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哈维尔公开发表文章支持《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好好接受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那就是:恐吓、宣传和镇压,无法取代理性对话。惟有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刘晓波,才能表明北京接受了这一教训。”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

二00九年六四二十周年之后,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刘晓波正式转捕,于圣诞节前一天开庭审判,圣诞节当天宣判十一年重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出乎人们的预料,引起舆论大哗。捷克共和国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哲学家安德烈·格鲁克斯曼、纽约卡内基基金会总裁瓦坦·格雷戈里恩、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麦克·莫尔、捷克共和国前外长卡雷尔·施瓦尔兹伯格、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德斯蒙德·图图、俄罗斯联合民主党主席格里戈里·亚夫林斯基共八人,率先发表文章,公开提名刘晓波为二0 一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此后提名者不断,有美国笔会、美国、欧洲议员、教授,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所在国挪威的保守党国会副领袖塞纳,最庞大的提名团体是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和四十位国会议员,还有斯洛伐克51位国会议员他们中很多人是《七七宪章》的签署者和发言人。他们同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中国的《零八宪章》签署者鲍彤先生当时有一个讲话,提醒胡温政权尽快释放刘晓波,否则每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发奖要连续十一个年头,中共政权会没有好日子过了。没想到只有十个月,鲍先生就一言成谶。以后十年则是年年十月要搞庆祝了,仍旧不好过。

刘晓波八十年代是一个有才华的文学博士,被称为“文学黑马”,如果没有六四镇压,他会带领学生返校复课,成为一名文学教授和杰出的文学评论家。正是六四的血腥镇压,使他成为一名人权活动家和政治评论家。胡温掌权之后,刘晓波一直从事政治评论和人权关注,如果不是对《零八宪章》和他本人的镇压,他终生都会距离诺贝尔和平奖十分遥远,但是正是胡温政权的倒行逆施,使得全世界的政界、学界看到中国民主运动的艰辛,看到刘晓波二十一年孜孜不倦坚持与努力的伟大象征意义,他获奖是实至名归。胡温政权则是货真价实的推手。

和平奖的颁发证明中共政权内外陷入孤立

《零八宪章》宪章联署时,刘晓波曾让我请一批党内民主派老人签名,我除了电话联系之外,特别打印三份宪章草稿给李锐,胡绩伟和李普送到家。三天之后李锐给我来电话,说他们老人们要自己搞一个。我就没有再催问。但是李普来电话了,很激动,说写得非常好,要签名。我问:“李锐老讲,你们不是自己要搞一个吗?”他说两个我都签。过了一段时间,二00九年一月由杜导正起草,李锐老牵头的给政治局和常委的一份《2009建议书》在网上公布了,很快被称为《零九上书》。其中有“考虑到中国国情,前进步子太猛,党和国家尚无此承受能力。所以必须在党和政府领导下,有章法地逐步有序推进。我们知道,就是这种小步推进,也面临着重重困难。”还有“现在人民站在你们一边,老干部站在你们一边,越是困难越要民主,越是困难越要透明,越是困难越要监督,我们党一定胜利!”这样的表态明显是要和《零八宪章》划清界限。胡绩伟没有在这份建议书上签名,看来他不同意其中内容。后来我了解到,胡绩伟老人也不在《零八宪章》上签字是因为:“这些内容我们四十年代都提出过,都做过了。”老人家要集中写他的“反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

但是中共当局给刘晓波判刑之后则不同了,胡绩伟、李普、戴煌、何方四位老共产党员率先发表《为刘晓波鸣不平》的联署信,明确表态反对对刘晓波“以言治罪”,指出判决书用“联邦共和国”为刘晓波定罪是荒唐的。这个‘口号是早在中国共产党“二大”就提出来的,“七大”党章党纲又重申的正确口号。建国六十年后,如果北京法院的法官把赢得政权的正确口号,颠倒是非,错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证,那么,把我党党章党纲、党的统战政策、民族政策置于何地?把党和国家的老一代领导人置于何地?’党史专家何方私下讲:“联署信从理论讲,是错误的,因为是讲‘凡是’,但是为了声援刘晓波,不反对用这种策略。”吴象、胡甫臣、尹慧敏、姚监复、任彦芳先后参加联署。

其后,由李锐、杜导正牵头二十位老干部给中央上书,称刘案的一审判决书“在事实和说理两方面,都感到不能令人信服”,并指出如此错判“隐含着值得警惕的动向,”我们党是否背弃了遵守宪法的承诺?是否背离了“依法治国”的国策?司法改革是否倒退?政治体制改革是否停滞?人权状况是否恶化?“他们”要求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改正错误,撤销刘晓波案一审判决。“但是这封上书没有得到中央的理睬,随后在香港明报发表。大律师张思之接受港媒采访时说:”它是大家一个共同的态度:这个案子很荒唐,这不是司法审判,而是政治审判。我们搞法律的人,尤其觉得荒唐。“

中共党内老干部对刘晓波案判决的坚决反对的态度,在国内外引起很大的反响,使得国际社会更透彻了解到胡温政权镇压《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实质。

零八北京举行奥运会,胡锦涛和夫人站在人民大会堂大厅中央接见世界百位元首和夫人,就连小布什和劳拉也得排队觐见,何等威风八面。当时只有普京故意晚到一步,形式上没有排队。总理温家宝奥运之后,为了惩罚在波兰会见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围着法国绕一圈,赢得中国传媒一片叫好。但是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说明中国的国际行情起变化了,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上孤立了,就是加上“空前”也不过分。从“天安事件”开始,一个践踏普世价值,迫害思想家、作家的专制政权,再难以用金钱开路,金钱和贸易两个“杀手锏”确实不是万能的,用金钱和经济的压力企图改变“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社会确立的原则和秩序,只能凸显专制政权的无耻和没有人性。

诺贝尔和平奖将推动中国公民社会走向成熟

中共统治六十一年,消灭了中国社会的独立组织和独立思想。但是《零八宪章》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如果没有胡温政权的镇压,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不会如此之快,正因为受到空前残暴的镇压,使得《零八宪章》得到广泛的普及。在刘晓波被抓、被审判、被入狱的两年里,联署人没有退出的,仍旧在滚着雪球,在不断壮大。哈维尔说:“我们无条件支持《零八宪章》,因为我们有《七七宪章》。”现在全世界都支持中国的《零八宪章》,它已经成为中国人民争取人权和民主,要求平等和公正改革的象征。刘晓波为此而入狱,国际社会对刘晓波的尊重和关注,扩大并增强了对中国人民民主事业的了解和关注。今天经过六四屠城的中国人和三十三年前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一样,有了自己的宪章和思想领袖。刘晓波和平,非暴力的民主思想是宪章的灵魂。

BBC 的稽伟女士问我:“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民主发展的意义在哪里?”我回答:“就是领袖对于公民运动的意义。刘晓波获奖之后成为中国公民社会的当然领袖。”

8日中午,开始封网,封手机短信。老友姚监复比喻:“这是用冷兵器,对付全球化。”如此就能把诺贝尔和平奖的影响消除了?挪威诺贝尔委员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中有一段针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中国的新地位必须意味着增进的责任。中国违反了它所签署的几个国际协议,也违反它自己有关政治权利的规定。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实际上,这些自由已被证实明显地对中国公民的缩减了。‘这段客气又中肯的批评,正是胡温政权在刘晓波一案中的自我暴露给委员会的。

奥巴马、马英九、还有多国政要都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但是后悔药必须吃,胡温政权中的每一位决策者,都应该很好反思二年前哈维尔和鲍彤的批评和建议,如果要把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再在锦州监狱关押十年,你们在诺贝尔的颁奖史上,可真要超过一九三六年的纳粹了!

写于十月八日九日,最后一段十月十日在捷克最大报纸Mlada fronta发表。

【明镜】2010.10.10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