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10月8日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政府先是对此消息进行了高压封锁,后是千方百计地加以诋毁,其手法与以往有所不同,它不是组织文人造谣围攻,而是转发海外媒体的零星评论,误导读者,这是为什么呢?

图:左,何亮亮,右,姜维平,1998年摄。(姜维平提供)

左,何亮亮,右,姜维平,1998年摄。(姜维平提供)

我们知道,最初刘晓波刚获奖时,有一段时间,国内媒体集体失语,只有《财经时报》等简短披露,这是中央集权专制统治多年来对媒体的打压,监控和阉割造成的不正常现象,以我熟知的运作程序,它的静止观望时期是在等待中南海的决策,类似刘晓波这样的惊天大案和诺贝尔和平奖这样有世界影响力的事件,报道与不报道,如何报道?这不是媒体主编社长所敢定夺的,李长春也不能拿捏,可能中央政治局集体讨论出了结果,最后才决定发表文章,不过,它们没有选择一些报纸,找一些文人撰写稿件,而是采取了新的手法,即四处搜索,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先是通过新华社有选择地转发了几篇批评性的报道,其中一篇称挪威一位教授抨击“诺委会居心不良”。但是,随后海外有报道称这位教授指责新华社的相关报道“纯粹是造谣”。立即,新华社又刊文说,教授自证,他的确写了批评文章,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本人没有太高的英语阅读能力,也一时难以仔细追查这场纠纷的实情,但我认为,假定这个挪威教授讲得是真心话,文章确是他本人写的,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去年6月初,我去过挪威,也接受过挪威电台的采访,我见过许多挪威的作家和记者,看到奥斯陆遍地都是书店,各种批评政府的书籍多如牛毛,挪威政府官员泰然处之,何况是一个教授批评一个民间的基金会呢?要知道,那是一个多党轮替,言论自由的国度啊,人们办份报纸像开个食杂店一样方便,人们表达不同的观点十分正常,中国政府何必拿鸡毛当令箭呢?!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刘晓波获奖后,世界各地的媒体刊发了浩如烟海的文章,只要一个人把良心摆正了,就必须承认,这些报道和评论大都对诺贝尔奖评委员会是肯定的,也就是说,大多数人对刘晓波获奖表示赞扬和祝贺,既便有几篇小稿发出不同的声音,也很正常,中国政府过去不是自称“三个代表”吗,不是信誓旦旦地坚称自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吗?显然,大多数的世界媒体反映了更广泛的民意,中国政府这回又自打耳光,变成了哀鸣的少数!这难道不是滑稽可笑吗?

继新华网刊登一篇题为《挪威学者: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大错特错”》的报道之后,国内媒体今日又转发了西班牙、印度等国报刊的几篇文章,批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新华社说,他们认为,诺贝尔奖评奖明显受到西方政治的左右,无视中国取得的成就和对世界的贡献,刘晓波等人也完全不能代表中国广大群众的利益。归根结底,这一奖项已成为西方遏制中国发展的手段。我想,中国政府这样做的手法是非常拙劣的,这说明它们没有反击海外媒体的底气和能力,其用意是误导读者相信,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是违背了民意,但事实正好相反,是中共的文字狱不得人心,也成就了刘晓波,就像当年的纳粹德国成就了《世界舞台》主编奥斯茨基一样。不过,中国政府应当明白,这样做是徒劳的,假如不是互联网时代,没有推特等现代化的通讯技术手段,随你嘴大和拳头大使劲说,如今,人们谁能相信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谁能瞒天过海呢?挪威是个欧洲小国,他的政府控制不了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它根本也代表不了西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更没有遏制中国的本事!

新华网今天又搬出西班牙《起义报》和马兰西亚《南洋商报》的几篇文章,以证明挪威的诺贝尔奖评委会是在美国的操控下,用刘晓波案件说事,以此误导中国阅读量受限的人民,让国民用庸俗的爱国主义观察世界,得出偏激可笑的结论,仿佛诺贝尔和平奖应当奖给践踏人权,搞文字狱的中国政府,而不是刘晓波,但中南海的领导人没看懂评奖辞,上面清楚地写着,他们是依据中国宪法第23条有关言论自由的规定颁奖给刘晓波的!如果中国政府有本事,就删除这一条款!不过,已经晚了!刘晓波获奖是在这之前,可见,中国政府又是在做自打耳光的蠢事!

我想,少有原创批评刘晓波的文章问世,除了中国政府嫁祸于人,弄巧成拙的考虑之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即官方不得人心,实在找不到几个像司马南那样的傻瓜,愿意与普世价值作对,愿意把名字留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试问:国内的文人再低级,再顺从,有谁敢撰文诋毁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呢?!哪个文人做梦不想得诺贝尔奖呢?这种情况充分说明了中共已经人心丧尽!

据报道,近日香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表示,中国官方努力寻找批评诺委会授奖刘晓波的言论,不过负面的评论确实不多。他说:“我相信新华社是费了很大的劲,最后找到了俄罗斯新闻社一位政治观察家的文章,说诺贝尔和平奖是有政治性的。我相信他们能够找到的带有批评的就这篇文章。然后,就是这位挪威教授,新华社发表的接受采访。但也看到了媒体说他这个教授发表声明说,他没有接受过新华社的采访。所以,看得出来,非常明显,整个国际舆论来看,刘晓波得奖,在这件事情上,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的这个声音是很少的。”

以前,何亮亮在香港《文汇报》工作时,我们是同事,私交也很不错,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为人很和善的人,连他这样一个供职于中共海外宣传阵地的资深媒体人士,也发出了与官方不同的声音,可见,中共在刘晓波的问题上,实在是走得太远了!早在去年,刘晓波被监视居住时,笔者即抱着对国家命运深切关怀的爱心,指出“拘捕刘晓波是火上浇油”,奉劝中国政府不要玩火,现在,油海正在燃烧,并越烧越旺,中共还不明白搞文字狱将使中国发生动乱,将在全世界失去人心,如今,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极大的诚意帮助中国民主转型,中南海的领导人,不但不抓住机会,善意回应,痛改前非,反而“死要面子活受罪”!官方还转发《起义报》这样危险的言辞,煽动中国民众走向起义和暴力,真是愚不可及!

还是我的老朋友,现任凤凰卫视言论部副总监何亮亮说得好:“现在,中国官方所有的前提,都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他是一个罪犯。所以,谁跟这个罪犯打交道,谁要表扬这个罪犯,那就是在挑战中国,等等。它是用一种非常简单的一种推理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吧。但是,我相信从这个事本身,从中国的国际形象或者公关各方面开看,它都是一个很大的灾难。看起来官方它错也要错到底,只能走下去。”是的,何亮亮的用词“灾难”再恰当不过,让他们走下去吧!中国政局的下一步棋实在不容乐观。

2010年10月2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0.10.25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