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关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称刘晓波是罪犯,以此来贬损抵制诺奖,还以诺奖的和平、和睦等目的,称授奖刘晓波是亵渎了诺奖。这个只靠给奴才、佞臣、“五毛党”等授奖来维稳的政权,竟指责起按文明标准、普世价值、独立评判的诺奖评委,不可笑吗?

显然,刘晓波获奖,像一九三五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法西斯德国监狱里关的犹太作家奥西茨基一样,使纳粹德国政府尴尬,也使中共当局慌乱。现在,有人已在比较了,问中共当局:当年受国际压力,希特拉不得不允许挪威人进入监狱去颁奖,今日的中共,有当年德国法西斯政府那样的气量,敢让挪威人到狱中颁奖给刘晓波吗?

无论以现代文明或中国古代文明看刘晓波等建言政改的《零八宪章》,以最低代价结束中国几千年以暴易暴的历史,都是一番好意,传统语言叫“不失赤子之心”,竟遭中共暴政以重刑下狱。国内外称这类人是良心犯,囚刘晓波者则是黑心、噁心、狼心了。这诺奖授予良知良心的晓波,不啻是对中共当局暴政的谴责。

这几十年来,中共关起门来整治异议者,制造无辜的良心犯,从反胡风集团、反右派到文化革命,以及后毛时代的反精神污染、反自由化,到“六四”天安门以枪炮血洗手无寸铁的学生与市民。这些反人权反人类的罪行,关起国门,挂上一个主权的牌子,以为就可抵挡世界的批评与干预。但是在世界民主与人权运动的逼廹下,让诺奖进入中国牢狱,是对中共专制发射的火箭。人权的矛,把中共主权的盾射穿,不令举世鼓舞吗?

这诺奖已难像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嘛获奖那么被封锁。刘晓波获奖的当夜,我便接到盆地边远县乡喜不自禁的电话,互联网使中共的封闭策略失效。他们正惊恐这诺奖的连锁反应,甚至人们用“饭醉”聚餐庆祝,也被拘入派出所,这政权神经脆弱到怎样的病态,岂中国成语“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能形容!

刘晓波获奖,为当前由温家宝打开的政治改革话题,扩充了内容,提升了温度,增加了推力。堪称是对死水一潭的中国政局,吹来春风,准能吹起涟漪。或许,这就是专制政权开始崩溃的信号。

刘晓波获奖,有人说是《零八宪章》签署者的共同获奖。我认为刘晓波是天安门学生与市民亡灵的幸存者,他也代表着那些为中国民主献身者受奖。他是百年前中国宪政运动先辈的后继者,也代表宪政先驱们获奖。

在中共统治集团已变成利益集团,改革已停滞的时刻,诺贝尔和平奖首次降临中国大陆,也许这颗精神原子弹,像二战后美国人在日本的核爆炸开启了日本由法西斯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变的序幕,也撞开中国民主的重重障碍。

感谢挪威诺奖评委!感谢推荐晓波获和平奖的一切有识之士!

【争鸣】2010年12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