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一九四九年建政以至今日,中共推动无数政治斗争、清算运动来迫害无辜百姓及知识份子,从土改、三反、五反、反右、镇反、大跃进、反资产阶级自由化、镇压“六四”民运以至近年的镇压民运及维运,无一不是非常残暴、血腥,中共甚至迫害改革开放的功臣胡耀邦与赵紫阳。赵紫阳只是拒绝执行镇压“六四”民运政策而被软禁十六年(一九四九年笔者随一亲人赴台,逃过一劫,家父未能及时出走,终被中共斗争至死,房产被没收)。

胡耀邦反对政治斗争

在一九八七年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被斗争下台前一年多,笔者曾与胡在北京中南海进行一次坦诚的长谈。在谈话中,胡耀邦痛斥中共历史上的暴政,他特别提到文革与反右,并用“浩劫”一词来形容,令笔者动容。

胡耀邦为一充满人性及同情心的领袖,反对中共的政治及意识形态挂帅,也反对当时(八十年代中)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的另一政治运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展现他对被斗争的知识份子(如方励之、刘宾雁、白桦等)及反对官倒、要求民主的大专院校学生无比的同情。他坚决反对镇压及政治斗争与清算,要求疏导、对话;他也坚持政经改革同步进行。

邓小平终于无法容忍胡耀邦的理性、务实的主张,因而迫使胡于一九八七年初去职,两年后胡耀邦含恨而终。

胡耀邦逝世后,天安门学生民运逐渐成形,在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前一个月笔者曾致函邓小平(一九八三年笔者与邓曾有一次长谈),提出三策建议:上策(通过对话来和平解决)、中策(断水断电迫使学生离开天安门广场)、下策(使用催泪弹令学生离去)。但邓小平竟採用“下下策”,使用武力血腥镇压,导致一个历史性的悲剧。

对刘晓波的认知

天安门民运镇压事件后,大陆的民运继续往前迈进。与此同时,中国公民意识觉醒,中国开始出现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共对民运与维运仍然迷信镇压,继续全力压制,甚至逮捕维权律师,毫无人权、自由、法治的概念。

在二十一世纪的民运及维运领袖中,最令笔者印象深刻的即是刘晓波。二○○七年夏笔者访问北京,与北大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针对两岸关系及其他有关问题进行交流及对话后,邀请刘晓波、“天安门母亲”主导者丁子霖及其夫婿蒋培坤来笔者下榻的酒店餐叙长谈,前后四小时。

在中共公安的严格监控下,他们欣然来到。虽是初次见面,但我们却进行了一场非常坦诚的谈话。返美后笔者即在香港《动向》发表一文,用“温和理性、一介书生、手无寸铁”来形容笔者对刘晓波的认知,因他坚持以和平手段来促使中共推动政改;他反对革命,更反对暴力,无意推翻中共政权。此后笔者一直与他通电话、电邮保持联系。一年多后他终于与其他人士共同提出《零八宪章》,综述他的改革理想,中共竟然不能容忍,予以逮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来判以十一年徒刑。笔者曾以电话与其妻刘霞联系,获知刘晓波在狱中非常艰苦,但却十分坚定,毫无妥协之意;刘霞也十分坚强,在电话中没有叹息,也没有哭泣。

刘晓波的言论所主张的只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人类的普世价值,要求中共顺应全球民主化的洪流,但中共以言入罪,判以重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经过深入的讨论后决定对刘晓波颁予二○一○年和平奖──此一和平奖实是中共所颁予的,如无北京对刘的迫害、逮捕及判刑,刘晓波不可能获得此一荣誉。刘晓波得知获奖后,没有骄傲,仍然非常谦卑,要把诺奖献给“六四亡灵”。

中共的恶劣反应

诺委会的决定宣佈后,中共作出非常恶劣的反应:

●向诺威政府提出强烈的抗议(中共应知诺委会并非诺威政府的一个机构)。
●坚拒刘晓波及其任何亲人前往领奖。刘霞并未违反任何法律,竟然被软禁,不能与外界联系(笔者曾多次电话与她联系,均未成功)。
●软禁甚多著名民运及维运人士(如丁子霖),防止他们串连、集会、抗议。笔者收到甚多这些人士的电邮,其中以余杰的遭遇最为典型。在致笔者的电邮中,余杰说:“我已经被非法软禁在家十一天之久,不能出门一步,监狱的囚犯还可以放风。他们甚至不准出门去买菜、吃饭和理发。他们说,不知是什么原因,不知持续到何时,都是上面的命令。”
●威胁各国驻诺威大使不得出席观礼(除少数接受中国援助的小国外,几乎所有欧美、亚太及中南美洲国家的大使均出席,令中共难堪)。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虽即将任满卸职,但却专程前往观礼,并发表支持刘晓波及谴责中共的谈话。
●封锁所有有关刘晓波得奖及外界的反应之讯息。

中共的反应透露了北京的心态及专制、极权的作风。

中共向普世价值宣战

诺委会不惧中共的压力及抗议,隆重举行颁奖典礼,并在典礼台上放置一张为刘晓波所保留的空椅,使全球各地(除中国外)的观众通过照片及电视看见此一场景,对中共是无比的讽刺──北京把一位为民主奉献、牺牲的民主斗士扭曲为一“罪犯”。

现今中国在国际社会崛起,但却否定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中国宁愿与北韩(在金氏王朝的极权统治下)、缅甸(在军政府的专政统治下)等国为伍,甚至比这些国家更为恶劣,因缅甸已释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昂山素姬(与热爱中国这块土地的刘晓波相似,昂山素姬坚拒流亡海外)。中国的国际形象因而跌入谷底。

中共至今仍然抗拒全球民主化的洪流,镇压所有反对力量,坚持一党永远专政,形同向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宣战。满清末年愚昧无知的慈禧太后重用义和团,向西方各国宣战,导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令中国蒙羞,也迅速导致满清王朝的覆亡。笔者希望中共警惕,不要步满清的覆辙──八十年代末及九十年代初前苏联及所有东欧共产党一党专政政权均迅速崩溃,应是殷鉴。

【争鸣】2011年1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