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共高官对一位英国作家说,刘晓波比杀人犯还危险。并说三十年后,中国有新加坡式的民主。道出中共对西方民主的害怕。中国实现民主的关键,就是要西方出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激起多少人的希望,欢呼声至今不绝于耳。有的人拟定出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时间表:或大变在即,或两到三年,或十年左右。甚至有人已经在预言中国未来民选大总统的可能名单。

中共称刘晓波比杀人犯还危险

英国专栏作家皮特法斯特(Peter Foster)最近谈到他与中共某高官的一次对话。这位高官声称刘晓波比杀人犯还危险。高官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是通过一党治国取得的。到二○四○或二○五○年,中国将实行新加坡式的民主,但肯定不会是西方式的民主。

谁都知道新加坡是什么国家:政治制度上一党独大,所有新闻媒体掌控在李光耀家族手头。民主徒有虚名。按照中共高官透露给皮特法斯特的秘而不宣的长远目标,哪怕再过三十年或四十年,中国政治制度的变化,也就多了个略显好听的冠词:新加坡式的。

我记得邓小平三十年前有句名言:“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再联想到近来温家宝的煽情:“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但,几多楼梯响,可见谁下来?在中国,民主就是执政者手头的红萝蔔,民众不过是头驴,红萝蔔悬吊在驴嘴前,引诱你往前走,永远吃不到。

中共党内没有民主派

有种说法:刘晓波获奖,加强了中共强硬派的地位,延缓了中国的民主转型。

可能么?在中共高层中,从来只有强硬与温和的区别,何曾有过民主派存活的空间?特别是当前的中共领袖们之间,除了统治手段的差异,没什么根本性冲突,他们不会产生任何启动民主转型的欲望,因为哪怕迈出微小的一步,都可能变成一份对中共政权的死刑判决书。

且不说多党制、普选、司法独立,中共连制定一部新闻法都承受不了。新闻法的核心是废除审查制,一旦开放互联网,民营报刊应运而生,中共教科书和宣传品中的所有谎言,历史的或现实的,将被彻底戳穿。四九年以前中共的所作所为;从毛泽东掌权后的土改、镇反,到反右、大饥荒、文革;从一九八九年血洗京城,到一九九八年镇压法轮功;西藏、新疆又发生过什么。真相统统摆在世人面前。中华各族的愤怒,能不像火山一样喷发?这岂是“折腾”?而是一场世纪大清算!

民主转型会清算当权者的腐败

民主转型危及到的,还不仅仅是政权,而且包括每个当权者的财产,甚至身家性命。自一九七九年中共推行改革开放以来,大小官员们利用权力,已经捞到太多好处。某机构曾提出官员公开财产,立刻遭到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官员反对。目前厅级以上官员的平均财产,已超过普通百姓二百五十年的工资。即使是已退下的人,生活也极尽奢华。据网上流传的中央老干局的报告,五千五百三十七名省部级离休官员每人每年公费开支从七十万元到六百万元。一百零五名副总理级别离休官员平均每人每年公费开支为六百三十万元。十二名国家副主席级别离休官员平均每人每年公费开支超过二千万元。

以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最吃香的领域为例,其中担任主要职务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是高官子女。据《远东经济评论》二○○七年第四期报导,中国内地私人拥有的财产,亿元以上的百分之九十是高官子女,共二千九百三十二人,平均每人六点七亿元。无数垄断权力鲸吞财富的利益集团,必定会共同阻止中国走向民主。

这些年中共利用廉价劳力和资源垄断大发其财,老百姓却依然贫穷,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土地被强占,房屋被强拆。贫富悬殊,贪腐猖獗。公检法系统不断制造冤假错案。官民冲突的群体事件迅猛增多,仅二○○九年就达廿三万起。

刘晓波的获奖正成为催化剂,尽管中共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气势汹汹,却虚弱到不敢开放评论。偶有开放的网站,如新浪网,八千多条评论,支持的只有一百多条。有些网站搞民意测验,赞成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在中共操纵的大学生反日游行中,也出现要求多党制和新闻自由的标语。

问题是,民意再强大,也不足以推动中共走民主转型之路。中共可以每年九千亿元用于公费吃喝和旅行,可以花费四千亿元搞面子工程世博会,可以支援北朝鲜八千亿元,却不肯每年拿出一千六百亿元让老百姓享有免费医疗。这样的执政党会在乎什么民意?眼下的中共自信有钱就能摆平一切。它用于维持政权稳定的花费,二○○九年已超过五千亿元,跟同年的军费开支不相上下。它豢养的数百万军队和警察,镇压人民的反抗,绰绰有余。

国内的持不同政见者们也难有大作为。

变革中国需要西方施加压力

余杰说:我们正等待西方世界来拯救──一语道破了现实:要变革中国这样的专制制度,外部压力是关键。只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才可能把中共逼到穷途末路。当中共皇储习近平指责西方对中国政府说三道四时,当中共喉舌发表一篇篇骂文抗议西方干涉内政时,当人权高于主权的口号让中共气急败坏时,在在暴露出中共的最怕。

继续囚禁刘晓波,难免不使身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共,处境尴尬,正在像软禁昂山素姬的缅甸军政府那样,陷入孤立。国际上政要互访,商务洽谈,大小会议,要求中共尊重人权的呼声将不绝于耳。面对世界主流舆论的持续谴责,习惯于无耻的中共当局只有招架之力,虽然,还不至于风雨飘摇。

中共唯一能减轻西方压力的办法,也就是钱。它曾依靠购买巨额美国国债,欲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这次和平奖颁奖前夕,中共又开出渔业森林合作开发的巨额订单,想诱使挪威政府给颁奖委员会施压,不过这一招失灵了。

已经有不少西方专栏作家谈到西方的醒悟:西方一再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而迁就中共,寻求合作而不是施压,以为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逐步成为民主国家。然而事与愿违,中共的崛起是缺乏良知的权力扩张,不会给世界带来稳定与和平。一个日益强大的专制政权,必然对整个世界构成威胁。只有推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运动,世界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也只有促使中共遵守国际准则,接受普世价值,中国才可能实现民主转型。

任何一场危机的到来,政治的也好,经济的也好,战争的也好,都足以使失道寡助的中共,难以苟延残喘。经济上,中国对西方的依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一九八九年。一次全面的经济制裁,西方的损失不过是经济增长减缓,物价上涨。而中共将失去统治的财源,政权被推向崩溃。美国最近要求人民币升值百分之二十,温家宝警告说:一旦如此,中国社会将大乱。换句话说,中共的性命握在西方的手里。中共想要世世代代统治下去的梦,注定实现不了,因为时间不在它一边。

【开放】2011年1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