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海内外掀起轩然大波。这一出乎世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件,道破了一个人所共见却又缄口不言的简单事实:中国已是物质繁荣的经济大国,却依然是人权侏儒!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当局对于异议人士的残酷镇压,却未见任何松动!所不同者,仅仅是刑法上的“反革命罪”被“颠覆国家罪”取代,换汤不换药。

众所周知,诺贝尔和平奖具有明确的政治倾向。1964年,萨特拒绝接受诺贝尔奖,其理由便是“这是发给西方人和东方叛徒的奖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乃是第一助力;这只巨掌托撑刘晓波,把坐困寒居的一介书生,变成光耀史册的人权斗士!

近年来,中国与世界接轨是最时髦的话题。然而,在人权问题上,中国与国际社会尚有云泥之别!同一个刘晓波,于中国是“在押罪犯”,却被国际社会目为“人权斗士”,中国领导人理应反思。

当今中国问题的症结是先进的生产力与落后的政治制度的尖锐矛盾;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奥运会世博会的成功,掩盖了表面繁荣下的种种潜流;诺贝尔和平奖鞭辟入里的颁奖词,揭开了薄薄的面纱,使真相彰显于天下!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还标志大陆民运进入新阶段。早期民运人士魏京生等是兰领工人,然既不能如波兰瓦文萨那样组织独立工会,又不能对民运理论有所贡献,难孚众望;流亡海外的六四群英去国日久,脱离了中国大陆的政治土壤;充其量只能隔洋隔海评点神州,不成气候。而刘晓波博士学养深厚且埋头苦干,完全可以如苏俄萨哈罗夫博士那样,成为大陆民运的代名词。

【毕汝谐文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