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中国双喜临门.那边厢,诺贝尔奖第一次颁给一位地道的中国人刘晓波;这边厢,中共五中全会,让习近平当上军委副主席,再没有人怀疑他的接班人地位。再过两年,就将成为十三亿人的统治者。一个登上荣耀的高峰,一个登上权力的高峰。

这两大喜讯,前者是给向往民主、自由的老百姓,后者是给铁打江山代代传的共产党.但绝非“双赢”:刘晓波正在面对北方监狱中又一个冬天,连他妻子刘霞也不准出国代夫领奖(甚至可能严密禁闭刘晓波,导致颁奖礼流产);习近平则带着一副即将君临天下的微笑,首次以毛军装,黄袍加身,开始享受帝王的威风.这幅图景,让人看傻了眼,有如酸甜苦辣,打翻一地。谁说中国沉闷无戏?充满世纪特色的独一无二的戏剧性。

两大主角都当之无愧。一边表示和平奖的光荣是属於六四亡灵和所有零八宪章的签名者;一边感谢党的信任,绝不辜负党的栽培。习近平和刘晓波都是五○后,一个五三年,一个五五年,相差两岁.都在红旗下长大,出身都是干部家庭(高低不同),甚至都是博士(来源不同)——真是轮到了这个世代登台表演。

然而,这齣双喜剧却是极为强烈、极为深刻地反映中国近三十年发展中表现的和隐藏的社会冲突和两种不同的人生取向。刘晓波才华横溢,博览群书,透过独立思考、艰苦实践,接受人类普世价值观,融会贯通非暴力哲学,贡献於中国和平转型,不惜多次下狱而不悔,达到当代书生报国的楷模,成为一代精英的理性标志,登上世界荣誉的高峰。本期开放杂志的专刊特邀海内外学者作家和年轻一代对晓波其人作多方面的报导与评论。

站在另一面的习近平,却走的是一条先天性的官宦之路。他文革末期进大学,虽然基础为小学毕业,完全可以补习文化不足,像很多被文革耽误的青年一样后来居上。他却以十次申请才被接受入党的初夜情结,弃学从政。经过三十年的薰染、磨合,步步高升,终於脑子洗净,身段练就,登上中共第五代接班人的高峰。脸不红心不跳,竟然敢言“权为民所授”。

自从胡耀邦赵紫阳第二代被元老帮罢黜之后,中共领导班子的挑选就再无“文治武功”可言,而且文化背景一代不如一代,江泽民有国民党时代的大学文凭,胡锦涛有六十年代清华文凭,习近平凭甚么呢?当了省长,天上掉下来一顶博士头衔。在大学普及、人才四出,反智主义早被抛弃的今天,为甚么还在重演被刘晓波称为“混世魔王”的毛钦定王洪文那样的戏码?

凭借父荫低调上位是一种官场智慧,但香港人记得习大人来港要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团结合作的指示;美国人也记得被教训“吃饱了没事干”的惊鸿一瞥。那是“革命自有后来人”啊,老共可不是省油的灯。而戏还在演、继续演。大幕落下,诸君还需要一点耐心。

(2010年10月28日。香港)

【开放】2010.11.01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