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新科得主莫言12日在30多家媒体群访面前,希望北京当局让被关押三年多的刘晓波获得自由。莫言的道德勇气,彰显了内心执着的良知;也适当回应质疑他是“红色作家”的批评者;更让栽培他的当局难堪。

莫言还为中国的媒体制造一桩麻烦事,大小媒体当天均大篇幅报导,吹捧莫言,但在听到莫言那段呼吁释放刘晓波的话后,全都噤声,这些内容都未见诸各媒体网路。

在中国,从事媒体、文学、写作、艺术、电影等创作,或在中等学校以上教书的老师、学者,或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等稍微有点政治想法者,都知道政治言论的潜规则:“尽可能不批评、暗讽政府,若要批评只限个人意见,绝对不能串联,更不能采取有组织的行动”。出版更是如此,所有不利政府的言论,新闻报章杂志书籍是不可能出版的。有人以打擦边球方式迂回进行,但为了生存多半都采取了自我限缩的作法。

当今中国,像莫言这样处境的人很多,在箝制言论自由的社会里,创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品质、受尊敬的生存更是一件难事,尤其是文学领域里的政治拿捏。稍有不慎就得罪当道入狱,若跟当局“走太近”又会被指责是“走狗”、“同路人”。

起草“○八宪章”的刘晓波,用直接的文字与语言跟当局对抗而以意图颠覆政府罪入狱;莫言的小说,也许看不出诋毁、暗讽、嘲弄政府,但一个文学创作者是否一定要用这种笔法跟当局对抗,应有探讨空间。

关键在于这些“被批评者”的心中,是否还存有对国家社会的期许,对人权价值的坚持。莫言是中共党员、是当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副部级),他的身分地位不是一般大众。他的文章也许“莫言政治”,但他的内心,仍旧积累了那深层次的良知,他在众多媒体面前,毫不迟疑地说出他的真心话。正因为他“根正苗红”的特殊身分,且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角色呼吁当局尽早释放刘晓波,他的影响力更大。且他说出当局的禁忌,勇气让人尊敬,也让批评者哑口无言。

莫言为当局带来了困扰,中国媒体在“自我限缩”和上级的新闻检查下,也不敢报导莫言的这段谈话,但这样的公开呼吁,多少鼓舞了知识分子,效应值得观察。

(记者:陈东旭)

【世界日报】2012.10.13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