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论坛:12月10日是著名的“国际人权日”,六十四年前的这一天,《世界人权宣言》被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运动从此有了一面世界性旗帜。四年前的这一天,由刘晓波先生和张祖桦先生主笔的《零八宪章》横空出世,中国民主人权运动有了一面光辉夺目的旗帜。请问您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能否谈谈四年来《零八宪章》对于当代中国民主维权运动所起的作用?

刘沙沙:作用就是“吸引了大批警力”。《零八宪章》发布引起了政法系统高度关注。晓波入狱,其它在宪章写作发布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的人士被牢牢盯死,在中国社会生活中被边缘化,很难再起什么作用。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还在孕育阶段时就遭到官方的关注和打压,2008年12月9日,也即《零八宪章》正式发布的前一天,北京当局便拘捕了《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先生。几乎与此同时,《零八宪章》另一位起草人和发起人张祖桦先生被抄家。宪章公布后,执政当局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打压《零八宪章》的狂潮,不仅每一位《零八宪章》签署人都受到传唤,而且公然逮捕刘晓波先生,并组织陈奎元、钟哲明等御用学者著文批判《零八宪章》;在08年底和09年初,最高当局还针对《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制度设计,公然抛出“邪路论”和“五不搞”的观点,请问执政当局为什么如此惧怕并围剿《零八宪章》?

刘沙沙:有潜力形成最大共识的纲领性文件,他们从来都怕。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虽然受到执政当局的野蛮封锁和打压,但从第一批303人签名以来,共有28批共计12881人签名支持,在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各界人士蔑视当局打压的《零八宪章》签名运动,请问原因何在?

刘沙沙:最大的原因在中共自己身上。独裁政权打压民众的本能,自己给自己造就了反抗者。受了伤害的民众被迫寻找中共理论之外的出路。因为严厉的封杀和宪章文本“不够通俗”等原因,也因为中共的洗脑和物质诱惑对大部分民众还起作用,所以宪章的传播并不真正广泛,否则,还会有更多人的签署。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执政当局对《零八宪章》的最严酷打压是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2009年6月23日,被软禁半年的刘晓波先生遭到北京当局的逮捕,同一年的“世界人权日”刘晓波先生被正式开庭审理,12月25日被以“煽颠”名义处刑11年——这是迄今为止被以“煽颠”罪名判刑时间最长的民主人士,其主要罪证便是起草《零八宪章》。但中国政府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并不能淹没刘晓波先生和《零八宪章》对人类正义事业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也正因此,2010年10月8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2010年度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您能否从“和平奖”的角度谈一下《零八宪章》与刘晓波先生对于中国民主宪政事业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刘沙沙:和平奖其实是对中国民运二十年道路和苦难的肯定。丰碑树起,尘埃落定。年轻人纷纷起身上路,要写新的史诗,要准备中国民主运动的下一个二十年了。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公布后,尽管受到各界人士的充分肯定和认可——包括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样崇高的荣誉,但也遭遇海内外一些“自由人士”的批评,极个别签署人还发生了中途退出签名这样的事情。请问您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怎样看待这样的事情?《零八宪章》如果作为一个“运动”存在的话,您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

刘沙沙:请体谅同志,尤其体谅身处一线和监牢里的同志,请体谅繁忙、痛苦和危险之中的同志。对同志有意见先和他本人交流,先给其本人一个解释和纠错的机会。沟通不畅也尽量不要公开批评,公开批评也请讨论事务,而千万不要恶猜动机。因为这类恶猜,会给特务机关棍棒,会让前线和监牢里的同志身陷不测之危。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诺贝尔和平奖”是全世界公认的人类最高人权奖项。截至目前为止,所有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世界知名人士都对人类进步事业做出过巨大的努力和贡献,刘晓波先生也不例外。但中共当局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将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继续关押在监狱中,您能否对北京当局的这一“壮举”做个简单评价?

刘沙沙:他们为了面子在扛,快扛不住了。

《零八宪章》论坛:中国作家莫言先生在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后答记者问时,明确向最高当局喊话说“释放刘晓波!”,有传言说北京当局有意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刘晓波先生“送出”大陆。请问您认为执政当局会有这样的诚意吗?此外根据您对刘晓波先生的认知,您认为他会像魏京生、王丹及陈光诚等人一样选择出国过“流亡”天涯的生活吗?在释放刘晓波先生问题上您想对执政当局说点什么呢?还有,您想对仍然在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先生说点什么呢?

刘沙沙:对当局:“快放人”

对晓波:“不要走。”

《零八宪章》论坛:2008年底刘晓波、张祖桦等人通过《零八宪章》提出以“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为核心理念的民主路线图,但前执政党总书记分别于2008年12月和今年11月两次斥之为“邪路论”,顽固死守所谓“中国特色论”,并在中共十八大上获得全党“一致通过”。纵观人类发展趋势,您觉得“特色论”会在中国寻找到自己的未来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您认为十年后的中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零八宪章》所描绘的民主中国梦想会实现吗?

刘沙沙:在中共对民众强大的洗脑和物质诱惑之下,特色论会在中国找到未来。

十年之后的中国,会和现在差不多。

零八宪章描绘的民主中国梦想会实现。但要很久很久以后,到中国人均GDP与发达国家持平,中国成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经济总量远超其它经济体之后,中共对外界、对民意丧失警觉,腐败和傲慢的中共再次把人民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全体民众才会有动力寻找“另一种道路”。

《零八宪章》论坛:从广义上讲,中国民主转型事业实际上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公民运动,无论是上个世纪后期的传统“民运”,还是本世纪初兴起的维权运动都可以说是中国公民运动的阶段性演进。而且这个民主转型事业是一场涉及五分之一人类的宏大事业,它需要体制内外、朝野上下各方面力量的共同努力。也正因此,《零八宪章》在“结语”部分才公开提出:“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请问,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作为关心中国现代化转型并为之做过巨大努力和牺牲的人士,您认为在未来五年时间应该怎样开展中国公民运动,从而更好地推动民主中国和宪政中国的早日到来?

刘沙沙:希望大家能:团结坚韧、勇敢谨慎。释放温暖,承担寂寞。

刘沙沙:真名刘琳娜。河南(南阳)油田工人。2006年完成河南大学中文学院自考本科学业。2008年11月去南京探望郭泉夫人,被讯问。12月签署08宪章。2009年4月在南阳梅溪路散发宪章传单被讯问,此后被软禁。09年6月中旬结束软禁后进京。8月3号为支持公盟,去天安门广场抗议,被讯问,关入关押上访者的黑监狱。4日凌晨,因黑监狱发生强奸女访民案件,鼓动大家砸门逃出。6日再次被南阳油田政工人员抓走,开始了为期28天的绝食。09年10月14日被释放。
2010年月2月4日,因为声援赵连海,被带走。3月30日在大兴法院围观赵连海案。6月中旬曾经前往现场声援倪玉兰。7月因为搜狐封杀了大批博客,号召搜狐集会,被绑架酷刑。10月8号诺奖公布,引起警方抓人,前往景山派出所声援被抓同志。10月15号再次被绑架抢劫。11月10号在大兴法院外围观赵连海案。
2011年8月至11月,多次前往临沂声援陈光诚。

【零八宪章月刊】2012.12.10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