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莫言先生、尊敬诺贝尔奖评委会们:

今天是莫言先生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大会。中国民主党首先祝贺莫言先生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中国人的光荣。同时感谢关注中国发展的诺贝尔奖评委会,你们的视野关注着世界;关注到了中国;关注到了莫言先生的作品。感谢你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注和肯定,感谢你们对莫言先生的授奖。

莫言先生经历了长期的艰难生活,对人性有深刻的了解。莫言敏锐的捕捉到了人心中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性的朦胧地带,准确、生动描写了这片充满矛盾的朦胧地带,创作出了优秀的文学作品。

莫言先生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使得现居中国大陆以中国人身份获得诺贝尔奖项的得主有了两人。另一位就是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先生。不同的是莫言先生可以自由的来到斯德哥尔摩出席颁奖大会,接收颁奖。刘晓波却无法到奥斯陆参加2010年的颁奖大会。因为刘晓波从2009年起被捕,遭判决获刑11年,至今身陷囹圄。

莫言先生和刘晓波先生有一个共同的职业,都是作家,虽然两人获得的诺贝尔奖项有区别。莫言先生是中国作协第八届全委会副主席;刘晓波先生是2003年到2007年间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两位是同行。作为小说家的莫言偏重用笔来讲故事,以魔幻现实主义手法将民间、历史和现代融合在一起,这些故事绕了一个弯,触及那些曾经的事实;作为文学批评家和政论文的作家,刘晓波直接亲历故事,直面现实,用笔剖析故事里的观点。在文字表达形式上,莫言先生曲折笔法,栽一枝文学之花;刘晓波用直接的文字表达,点染一瓣思想之花。正如莫言先生称自己的小说有丰富的政治,那么刘晓波的文章往往被认为是直接的政治。刘晓波和莫言一样把想说的话都用文字进行了表述。

莫言先生,不幸的是,即使在中国大陆出版自由对照上世纪50、60年代,中国出版的宽度已经放宽到令人惊诧的地步,但是您少年时曾体验到的父母对您“乱说话”担忧的恐惧,依然在中国现实存在。您的同行刘晓波就因为“乱说话”而被中国政府关在监狱里管教11年。

莫言先生说:“所有的作家通过作品来探讨的最终还是人性。我想如果一个作家在人性方面没有他自己的发现,他的作家称号是值得怀疑的”。莫言用文字在魔幻的世界里探讨了人性。同样作家刘晓波也用文字在现实世界探讨了人性。刘晓波在审判的法庭留下对人性探讨的文字“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向自由民主的进程。”“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

莫言先生说:“我的写作从80年代开始,就非常明确的,是站在人格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一种阶级和政治的界限。”刘晓波先生因为“乱说话”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持不同政见的思想异议者。二位作为令人尊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属于为人类作出杰出贡献的中国人。两位都在探讨人性。显然莫言和刘晓波都希望中国是一块人性的土壤。我们真诚地希望莫言先生关注您的同行刘晓波先生的命运。

刘晓波曾言:“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应该没有作家会喜欢“文字狱”。莫言先生也讲“希望将来所有的国家取消书报检查制度,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中国民主党一直坚持在大陆以和平,理性原则促进中国进步,让未来中国所有母亲不为自已孩子“乱说话”而担忧,恐惧,也是中国民主党的追求。将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关在监狱,违背了人性,让作家们蒙羞!更是中国人的耻辱!因此我们请您支持和帮助刘晓波先生获释。

我们感谢尊敬的诺贝尔奖评委,你们把视野转向中国,你们把有世界盛誉的诺贝尔奖授于了为人类贡献杰出的中国人。希望你们持继地关注那些仍在艰难环境为人类作出贡献的杰出中国人。

此致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
2012年12月10日

【博讯】2012.12.11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