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回。继续讲述我的北京故事。)

这样的一件探狱事件,该怎么去形容呢?

全世界70亿人口之中,唯独只有我一个人渴望坐牢;全人类70万年的进化史里,唯独只有我一个人渴望坐牢。

陈士胜打算送给刘晓波的礼物

经历过十多年的出版,为了出版卖掉了三套房子、一辆车子、一个女儿以后,我真的渴望,透过坐牢可以感动世人,令到中国的书商和外国的汉学家恢复人性,青眼有加。但北京的国保却洞悉我的人生计划,便坏我的好事,厉声喝道:“滚!滚得远远的!你以为我的监狱是什么东西?你想入住就可以入住?你以为是诗人的养老院?小说家的疗养所?政治家的乡间别墅?科学家的度假村?设计师的酒店?滚!滚得远远的!你以为我是你的奴仆?要我来服侍你?你想得美了!”

你看,没有办法啦。北京的国保摆架子,不愿意服侍我,我只好打道回府,回南方去了。

此后,我要走的人生道路是,远离祖国,找一个没有人会说汉语的国家度过余生。

这件探狱事件,该怎么去形容才好呢?

是啊!我要造访的,是何方神圣啊!

中国公安部长眼中最高级别的天字第一号通缉悍匪!中国元首眼中最高级别的天字第一号政治对手!中国人民眼中最高级别的天字第一号道德圣人!世界各国元首眼中最高级别的天字第一号异见作家!世界各国人民眼中最高级别的天字第一号完美囚徒!妈呀,你真的了不起!与众不同!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刘晓波,我来了,找你来玩耍了。你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物,全是最高级别的,全是天字第一号的!你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玩的人。

我的心中充满激情,渴望能遇上你,与你一起,玩一场新的游戏。

这件探狱事件,该怎么去形容呢?

我想,全中国任何一个专业的民主斗士去探监,都是不合适的。唯独是我,一个专业的作家,去探望另一个狱中的专业作家,是人之常情。

这一下,中国文化史上,在文人酬酢的历史佳话里,又多了一条“德胜探狱”的典故和公案了。

感谢主。

【参与】2012.12.18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