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旭云在书中描述,当天广场最后留下的师生估计只有3000人左右,围绕在刘晓波、侯德健、周舵及高新“绝食四君子”的帐篷四周。

……

傍晚时分,四周枪声逐渐密集起来。有学生领着市民敢死队成员带来了几杆枪枝,指挥部人员神色凝重。这时刘晓波走过来,问明情况后果断表态:“这枪,我们不能要!”

有学生表示异议,“捍卫天安门,我们为什么不能有枪?”

刘晓波厉声喝道:“胡说,请立即送还戒严部队!”

见人们还在犹疑,平素说话有些口吃的刘晓波一反常态,连说“糊涂、糊涂!”他命令纠察队员将枪支夺了过来,果断摔碎在纪念碑塔基上。

……

接着是刘晓波的讲话:“同学们,撤吧。就是撤,反正我是最后一个。要死,我们死在一起。但是,我们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去和部队作一下撤退方面的接触。”

鉴于情况极其严峻,刘晓波等人大步走出广场,去和军队谈判。要求让出通道,放了这三千多条生命。

……

【中国妇权】2019.05.25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活见证曹旭云 30年磨一剑——推介《致命自由》(上)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