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0月7日刘晓波先生第3次从狱中走出。当晚我从网上看到消息。第2天一大早临出门前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因为并不相识,我就只讲了几句话,他也只说了几个字。过了大概20天左右,晓波给我来电话,从此建立了联系。之前和之后,我对晓波的了解都主要限于他发表的文字。晓波的学识才华我因为才疏学浅不能评论。我与他的交往也不往学术、学问上靠,只是很少的一点想法、观点的交流。曾经看到董乐山先生与徐星(还是徐江?)先生批评晓波的文字。最近看到了晓波自己对《悔罪书》的忏悔。我思考的结果是﹕对晓波的评价很多人过去、现在都在做,将来还会做下去。我还是关注他的文章为好。

不到两年,晓波写出了几十万字。内容主要是对中国思想文化界与中国社会现实的评论与分析。晓波的文章是我最喜欢看到的思想性文字。我个人认为,晓波的文章都是极为严肃、认真的。无论就其深刻性、学理性,还是就其批判性、建设性、具体针对性而言,对中国的进步与发展都有着独特的意义,是人们应当珍视的。晓波当然有值得人们批评的地方。但那些抹黑、嫉恨、纠缠、搅水都不是正当的。晓波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而且都是人五人六、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使他坐在牢里多时,已经无法向外界说什么了,像李泽厚那样的论敌或者“辩友”,也时不时地要对他下石。晓波曾来信说,过去与将来他都不是有心于政治的;他所做、能够做的不过是表达一个知识份子的真实想法而已。有一次,他说到将来自由了,他希望去教书,当一个具有独立思想品格的教师。事实上,谁也没有将晓波视为民运明星、精神领袖之类。这样,就算是晓波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既然不会染指于权力,大家就都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

据我所知,一些自由知识份子都对晓波存着复杂心理,有的甚至莫名其妙地刻意保持着距离,对晓波的文章也是装着看不见,三缄其口。我想说,这是不正常的。晓波的文章在语言、思想、气度等等方面,都可以说是当今华语文章中的上品,读之未必有得,但不读必有所失。我是以阅读晓波为快的。如果晓波能够这样一直写下去,那么,我一定要对当局说一句感谢的话了。现在,我觉得最值得我饶舌的一句话是﹕中国自由知识界应当真诚地听听晓波的声音!晓波的声音自然不怎么低调,但要说多么高调我看也未必。在《美人赠我蒙汗药》中,晓波对自由主义知识份子给予最高评价。正因此,他在别的场合对这一知识群体也最具期待感。最近,晓波针对《南方周末》事件又一次说类似的话—

“对新闻自由的扼杀令人气愤,但是中国自由知识界对此事件的沉默却让人心冷,特别是那些曾经仰仗着这份报纸表达可能被杀的声音的自由知识人,他们的沉默又一次证明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在中国,即便是观念上的自由知识份子,在行为方式上却完全与自由主义的基本常识无关,‘自由主义的言说’在他们的生存中不过是牟取名利的工具,而一旦真正的自由受到侵犯,他们的唯一策略就是沉默。他们对政治异见份子的被抓、被关视而不见,还情有可原;他们对自己同类的受整肃保持沉默,也还勉强可以原谅;但是,当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言论阵地被无理封杀之时,这样的沉默无论如何是得不到辩护的。知识份子捍卫言论自由的事业并不复杂,在自由受到强权践踏时,只要挺身而出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即便在表明立场完全无用的社会中,也必须公开自己的良心所在。”

我对中国自由知识份子中一些代表性人物的日常生活状态并不了解,因此,无以判断晓波的上述批评是否唐突或者苛刻了。我首先要说,也怀有自由主义理念的我,自己就不咋的。作为常常写不出像样文章的我,对《南方周末》的一些朋友是怀有一分特殊的感情的。1998年的“小阳春”中,鄢烈山、何保胜先生,曾经在同一期摘发了我两篇文章,没有像一般编辑那样将稚拙作者的稿子扔进字纸篓了事,而是辛勤打捞了其中有价值的内容。不久前,副主编钱刚先生来南京演讲(朱学勤先生陪同),我的青年朋友说钱先生真是个自由主义者,很温和低调的。钱先生回去没几天就遭遇整肃。我没有沉默,但也没有就此做什么像样的事。看到晓波的批评,我只有惭愧。但我以为,哪怕是温和低调的声音,知识界是应当发出的—没有这样的声音,中国就会被激烈高调的声音主导,而那将意味着中国更多动荡、动乱的可能!

我曾经多次对朋友们说过,如果中国官方确实是温和改革派主导着的话,那么,他们一定需要自由知识份子负责任的自觉配合。怎么配合呢?在具体“问题与事件”上配合。而如果官方内斗使得“核心”名存实亡的话,一些侵犯人权与公民权的事件,就可能只是顽固派做了而温和派未能阻止而已。当初胡耀邦要保护一些自由知识份子、甚至是已入狱的民运人士,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力量使他力不从心。今天有没有类似的情形呢?当然有。这样,自由知识份子们如果能够群体挺出,事情就不至于很糟糕。退一万步说,即使官方高度一致地整肃正义力量,理性的维权与抗争,也是绝对必须有的。

一个社会没有再比理性群体的作用更加珍贵的了—除非统治这个社会的权力集团已经彻底流氓化了,否则理性群体就必须努力不懈、自立自强!欲求和平、渐进、妥协、良性互动,怎们能够离了自由主义知识份子们的公开作为呢?还有什么比理性的表达、行为更能够实际地推动社会进步的呢?没有了!

我相信,当年在天安门广场将两支枪砸断的刘晓波,他的声音是理性、负责的。

【民主论坛】
【大纪元】2001.07.03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