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先生:

你好!

你的《昨日丧家狗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我本来在博讯读了,起初我想写一篇文章反驳你,但我有点累,不想写文章。但曾节明先生又把你的文章发给我的电子信箱,为了说服曾节明,我只好写这篇文章回答你。

你说:“德国大哲黑格尔也认为《论语》不过是常识性的道理而已。”对黑格尔的哲学,我以前学过,也信过,现在不怎么看重了。不过黑格尔对《论语》的这句评价,我还是同意的。只是我告诉你:常识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中国的现代史和当代史,就知道中国人民的苦难就是由于中共违背了常识。知道中共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毛泽东所干的事情都是违背常识的荒唐。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说:庸言致祥。这就是孔子被推崇的原因。治国安邦的政教学说,只能应该是平平常常的道理,不能是奇思妙想。“哲人”或诗人的奇思妙想往往会危害社会和民众。难道马克思、毛泽东的奇思妙想对中国的危害还不够大吗?

西方古代最伟大的政治学家亚里士多德说:城邦是由众多个人按一定义理所组成的。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城邦,就是我们所说的国家。众多个人组成国家,在社会上一起生活,必须要有一整套义理调节人们之间的关系,以维持和睦的社会秩序。这些义理就是分辨是非、善恶的一系列标准。孔孟之道就是中国古人分辨是非、善恶的一整套标准,也就是组成中国古代社会的义理。如果没有孔孟之道,中国必然是国不成国。

作为分辨是非、善恶的一系列标准,当然是最初等、最简单的常识。这些常识当然要由古人来发现。今天的人必须承认并接受这些古老的常识。这些常识是经过几千年检验了的,其正确性是不容质疑的。如果我们在这些古老的常识上争论不休,我们的政治学就只能在低水平上徘徊,不可能有所进步。

在先秦诸子中,孔子无疑是最有智慧、最聪明的人。你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智慧。发现人类社会的常规、常理和常情,这才是最难的。这也是安邦治国必不可少的真理。你贬损孔子,这只能说明你的无知和狂妄。恶犬吠日,无损太阳的光辉。你辱骂孔子,我也还你这一句,这不算过分吧?

我是数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是理学学士。我知道数学和物理学的发展历史过程。数学是从初等数学(包括古代算术)到高等数学的发展,这个发展过程是很漫长的。在数学的发展过程中,继承是很重要的。难道政教学说就不需要继承吗?因此我特别一贯强调:继承是发展的基础。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

在数学和物理学发展史上,有许多的巨人,这些巨人所发现的数学公理、定义、定理和物理学定律,都是神圣的,都是不容质疑的。这些巨人也是神圣的,他们的权威也是不容质疑的。难道政教学说就不该有神圣的原则和原理吗?就不应该有权威吗?因此,当代中国人尊崇孔孟之道是完全正确的。

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在“《论语》是怎么成为经典的?”(《南方周末》2007-07-12)一文中说:“今天有些人把《论语》抬高到近乎‘儒家圣经’的程度,就像当年把一本薄薄的《毛主席语录》说成是马克思主义”顶峰“一样,今天的‘《论语》热’对于儒家,与当年的‘语录热’对于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弘扬,还是糟蹋呢?”当今中国人的政治思维被中共几十年的邪恶教育搞坏了。即使是清华大学教授秦晖也不例外。秦晖的这个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把儒学比马克思主义,就是把真理比谬论。如果我们冷静的思考,就应该知道:毛泽东思想确实是马克思主义的顶峰。但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而儒学是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检验了的真理,因此我们就应该尊崇《四书五经》。就应该尊崇孔子、孟子为圣人!

儒学是真理,但儒学没有穷尽真理。儒学与中国算术一样没有错误,只是太初等,太简单。不能把中国近代的落后归罪于儒学。中国近代的落后是由于没有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因此我们要引进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中国数学家们在引进西方数学时,并没有否定中国的算术,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否定儒学呢?

1919年以来,中国人狂妄无知地打到“孔家店”,使中国人没有分辨是非、善恶的标准,以致是非颠倒、善恶颠倒、黑白颠倒。这就是二十世纪中国动乱、内讧、内战的最大原因。因此,1919年反孔运动是完全错误的。不论是官方的运动,还是民间的运动,如果结局是恶果,那就是邪恶的!

你不应该因为厌恶中共而厌恶官方。你不应该厌恶权力。因厌恶中共而对权力和政府产生逆反心理,这也是受中共的毒害。中共邪教也煽动人们忌恨和反叛掌权者。你的骨子内也充满对一切掌权者的忌恨和反叛。这是极端错误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民间的运动不一定是好的,而官方的运动也不一定是坏的。你应该知道:政府官员中有恶人,掌权者中也有恶人,民众中同样也有恶人,而且恶人更多。你的思想上有潜在的无政府主义思想,这是极端错误的。

我现在对你讲点最基本的常识:众人在一起生活,必然会发生纠纷,如果没有政府仲裁,人们之间的纠纷就无法解决。我们知道:古今中外都有小偷,都有强盗。如果没有政府,任何人的生命财产都没有保障。一个社会必然会有许多公共的事情需要许多人一起来干,如果没有政府来组织和管理,那么任何需要多人来干的事情就无法完成。而且,国家还往往会遭到外敌的侵略。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你难道忘了吗?因而需要政府组织力量抵御外敌的入侵。因此,政府是必要的,公共权力也是必要的。政府官员也自然是必要的。因此,孔子从政当官就是正当的。如果君子不当官,那就只能让小人当官了。小人当官,君子不当官,那民众有好日子过吗?

在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被发现或发明之前,象中国这样的大国,只能实现君主政体(或皇帝制度)。因此帝王就是必不可少的,皇权也是必不可少的。在中国古代历史上,邪恶的暴君是极少的,而仁君圣君也有许多,多数皇帝虽然都有一些毛病,但基本上还是好的。你不应该仇视所有的皇帝,更不应该蔑视皇权。孔子想指导和约束帝王,这也符合帝王们的根本利益。如果帝王自觉接受孔孟之道的指导和约束,那么他们的帝王基业就会长久一些。这也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孔子追求国泰民安,这是符合广大民众的心愿的。

政教学说不能远离权力,不能远离政治,而应该指导和约束掌权者。如果政教学说远离权力,难道要让掌权者为所欲为吗?孔子、孟子都是帝王师,而不是权力的看门狗。孔子、孟子在与君王和官员们打交道时从来没有丧失道义原则。古代帝王遵从孔孟之道,自愿接受孔孟之道的指导和约束,主观上的愿望虽然是想自己的帝王基业久远一点,但客观上也安定了国家,使民众能安居乐业。这有什么不好?

知识分子也应该从政当官,这是正当的。如果有教养的人不当官,让没有教养的人当官,民众有好日子过吗?

李零说:“孔子不是圣,只是人,一个出身卑贱,却以古代贵族(真君子)为立身标准的人;一个好古敏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传递古代文化,教人阅读经典的人;一个有道德学问,却无权无势,敢于批评当世权贵的人;一个四处游说,替统治者操心,拼命劝他们改邪归正的人;一个古道热肠,梦想恢复周公之治,安定天下百姓的人。他很惶,也很无奈,唇焦口燥,颠沛流离,像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这才是真相。”这段话除了否认孔子是圣人是错误的之外,其余的话都是正确的。李零的这段话是自相矛盾的,他一方面否认孔子是圣人,但同时又为孔子是圣人提供了证据。难道孔子这样的人不就是圣人吗?如果任何人只要能做到孔子那样,就是做到李零上面所说的,那么他就是圣人!如果你能做到孔子那样,你也是圣人。你能做到吗?古往今来,只有孔子、孟子等极少的人能做到。因此孔子、孟子自然就是圣人。你不要不服气。你也不要嫉妒。孔子、孟子被中国人尊崇,这是他们应得的。当然,孔子、孟子是靠天(即上帝)才能做到的。

真理往往难以被人们接受,先知往往不受他当时的人们的欢迎,在他后世,却受尊崇。古今中外都一样。我主耶稣基督当年被世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孔子当年为传道和行道也是到处碰壁。他在生活上确实像一条“无家可归的丧家狗”,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应该尊崇孔子!

李零先生没有受过严格的逻辑训练,在概念有些含糊和混乱。孔子没有在现实世界中寻找精神家园,而是在古代文化典籍中寻找他的精神家园。孔子的学说本身就是精神家园,他怎么会是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丧家狗”?李零先生说:“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这句话是完全错误的。也许是你引用这句话时改变了他的原话。不论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现实世界找到精神家园。人只能在上帝那里才能找到真正的精神家园。人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因此孔子通过考察人事以寻求上帝,这是正确的。当然这也是有局限的,但是在上帝没有向中国古人显现时,孔子认识上帝的途径无疑是正确的。基督教是上帝亲自向人类显现,因此基督教是完全的真理。

我们就应该树立孔子的权威,以约束那些掌权的人。这对国家和民众都是福祉。只有孔子有崇高的权威,才能约束政府官员,免得他们为所欲为。这对政府官员也是有益的,因为这样能避免他们犯错误。

儒教治国是我们党的初级目标。我们党还要在中国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和新闻自由等宪政制度。我们还要耶稣基督在中国作王,基督徒们也与基督一同作王。非基督徒公民沾基督徒的光也作王。所有中国人都通过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执掌中国的王权!

政府官员按儒学行事不会造祸民众,反而会造福民众。政府官员按马列毛主义行事,才会害人害己、祸国殃民。如果政府官员为所欲为,那也会危害民众。

你说:“宋儒张载的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至今还被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当作座用铭,说明了中国士大夫狂妄传统仍然根深蒂固。“你的这个说法也是错误的。宋儒张载所说的最重要的话就是”为往圣继绝学“,有这句话,就不是狂妄,没有这句话,那才是狂妄。否定往圣,轻视孔子,那才是狂妄!今天,我们理解这句话时,也要认为”往圣“也包括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因为全人类都是一家。上帝从一本创造了万族。全人类都是同一对夫妻的后裔。生物学、人类学也是这样说的。中国男人能使美国女人生孩子,美国男人也能使中国女人生孩子。这就说明中国人与美国人是同一血源,是同一对夫妻的子孙后代。因此,”往圣“应该包括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

你不要自以为是,不要狂妄。难道你比所有中国古人都更聪明吗?

你强调西学,却又不信基督教。对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政治学的大师,你也不重视。像鲁迅、周作人等根本就不是什么学者。像陈独秀等辈不过是疯狗,根本不值一提。而你却极力推崇。鲁迅的《狂人日记》能得到当时的文人们的支持,这是中国人的悲剧。这就是二十世纪中国苦难的根源。你如果继承鲁迅的衣钵,经过长期血腥动乱的中国人民是不会再支持你的。

做人不要偏激,不要偏行己路,要走正道。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才是正道。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张国堂学说也是正道!

在政教学说上,人应该坚持张国堂学说,在对时政的评价和对时事的看法上,人应该坚持自己的见解,不可人云亦云,也不可屈从权势。不可把固执己见当作独立精神!要接受张国堂学说的指导,遵循形式逻辑,尊重事实,要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作出自己的结论。要多做调查研究,要尽可能地了解事实的全貌。人要知人知己,要顺服有智慧的人。人不可固执己见,要知错能改。这就是人的独立精神。

你应该知道:没有神圣的民族,就是邪恶民族;没有恒定权威的邦国,必是动乱的邦国。

中国有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前苏联有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二战前夕的德国有对希特勒的个人崇拜,前伊拉克有对萨达姆的个人崇拜。法国大革命的领导者鼓吹无神论,否认耶稣基督是神,于是他自己就走上神坛,受人们崇拜。而几乎所有宗教都有崇拜的对象,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信宗教。学员也崇拜李洪志。这些现象表明:人都有崇拜的本能。你可能会说你谁也不崇拜。但这不是真的,你崇拜你自己。

人是上帝造的。上帝在造人时,就把崇拜的本能赋予了人。上帝赋予人崇拜的本能,就是要人崇拜祂.但有些人不认识上帝,就去崇拜人间的“英雄”,或者人手所造的偶像。当然有的人会崇拜他自己。人只有崇拜上帝才是正确的,崇拜人间的“英雄”是邪恶的,崇拜人手所造的偶像也是上帝所禁止的。人崇拜自己也是邪恶的!《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箴1:7)又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至圣者就是上帝耶和华——圣父,也是耶稣基督——圣子,当然还有圣灵。我们信仰的上帝是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

《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先知就是先认识真理的人。《圣经》中的以利亚、但以理、以赛亚等是先知,是接受圣灵直接或特殊启示的先知。发现物理学新定律的物理学家也是先知,发现自然科学真理的科学家都是先知。发现政治学真理的政治学家也是先知。有所发现的自然科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等都是先知,这是接受圣灵普通启示的先知。这些先知就是圣贤。那种把圣贤与上帝对立起来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和托克维尔等圣贤就是先知,就是接受上帝普通启示的先知。尊崇孔子与崇拜上帝没有矛盾,因为孔子是接受圣灵普通启示的先知。圣灵是上帝,是自隐的上帝。孔子的智慧是圣灵赐给他的。尊崇孔子不是崇拜偶像。偶像都是人造的。谁造了孔子?孔子是上帝耶和华造的,不是人造的。因此,尊崇孔子不是崇拜偶像。

中国人以前崇拜毛泽东,给中国造了祸,这是由于中国人崇拜了恶人。尊崇仁人,不仅不会给社会造祸,反而会给社会造福。在不信基督教的社会里,如果仁人不受尊崇,恶人就会乘势而起。1919年五四运动否定了儒学,马列主义就乘虚而入了。在今天,孔子的权威如果不树立起来,毛泽东、邓小平等恶人的权威就倒不了。六四的冤案就难以平反。这个道理你却不明白,你实在是太愚蠢了!

1919年以来,你们反对儒学又不信基督教的人在政教学说上毫无建树,没有任何人有值得一提的学术成就。你们要知道:在政教学说上创新是难。你们要知道:只有温故才能知新。离开了古人的常识,就不可能发现新的知识。

秦始皇焚书坑儒,结果二世而亡。秦始皇的子孙自然遭受祸殃,民众也受战乱之苦。1919年打到孔家店,结果就是腥风血雨几十年、贫穷和恐怖几十年、专制极权的登峰造极几十年。这就是儒学不倒的历史原因。尊崇孔子不是中国人人为的造圣,更不是造假。而是历史的选择。而历史是上帝的布排,因此,尊崇孔子是上帝的意志。

你辱骂孔子,说他是权力的“看门狗”,那么别人自然有理由也有权骂你。你贬损孔子,别人自然也要贬损你。我们只要不以政府的权力抓你,就没有违反言论自由的原则。如果你不悔改,继续反对儒学,我们就要贬损你、排挤你、鄙视你,把你边缘化。我们也有权号召人们不读你的文章,并叫人们不同你交往,让你孤立。当然,我们绝不会对你施暴,绝不会限制你的自由。这都不违反自由主义的原则。你有你的言论自由,我也有我的言论自由。你也可以用我的这个办法来对付我。但不会有多少人会听你的。

《圣经》说:“恶人嘴中的过错,是自己的网罗。但义人必脱离患难。人因口所结的果子,必饱得美福。人手所作的,必为自己的报应。愚妄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正直。惟智慧人,肯听人的劝教。”(箴12:13~15)我希望你要听人的劝教,不要否定儒学!

此致

张国堂

2007年9月10日

刘晓波:昨日丧家狗,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