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港区国安法》订立后,康文署公共图书馆亦屡现审查,已有多本书被下架。下架的书籍种类亦越来越广,继区家麟有关新闻审查著作、好青年荼毒室哲学书籍下架之后,两本参与角逐“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的诗集,亦疑似被下架,包括周汉辉的《光隐于尘》及曾咏聪的《戒和同修》,近日在图书馆目录检索中,同样得出查无记录的结果。

周汉辉及曾咏聪均确认,二人的著作曾在图书馆上架,但都疑已被下架。另外一本参赛作品,陈李才的《漫长的雾黝黑的光》,亦查无纪录。有业界人士指,公共图书馆主办的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原定十一月公布结果,但至今仍然未有消息,质疑参赛作品是否都要“闭架审阅”复检。

《立场》向康文署查询三本作品是否已下架、有否收到相关投诉、下架安排是否与双年奖评审程序有关、及下架的理据等。署方仅回复指,若发现有关馆藏,涉嫌内容可能违反《港区国安法》,或有关法律的规定,会以严肃态度处理,暂停有关馆藏的服务。

出版社:不认为把书下架的人读过它们

《立场》向《光隐于尘》的出版社“石磬文化”查询,确认周汉辉《光隐于尘》,及陈李才《漫长的雾黝黑的光》均有参与角逐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两书现时在公共图书馆目录检索同样查无记录。“石磬文化”社长池荒悬指,两本书“以个人体验和感受出发书写,文字技巧和书籍概念都有分量,是诚实和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他又指,以其判断,两书内容“一点都不激烈”,主要是情感抒发,“我不觉得有太敏感的内容,口号之类更加不会有”。

池荒悬亦表示,周汉辉在《光隐于尘》里,没有直接去写雨伞运动的具体事件,主题围绕生老病死等有关生命题材;而陈李才主要抒写城巿的压抑,“如果这两三年写就的作品,都是愉快而故意忽略社会状况的话,可以说是虚伪的”。对于两书被公共图书馆下架的做法,身为出版人的池荒悬说:“我不认为把书下架的人读过它们,更不要说理解内容了。”

《光隐于尘》作者周汉辉曾称,部分作品涉及雨伞运动,但被问到作品如何触及到雨伞运动时,则表示“我写下的都是自己的观察与想像,我要说的都在作品中,所以最好还是读作品本身。”他续分享诗集收录的两首诗作:

〈无伤〉周汉辉

细雨后街灯亮起,你
也醒来,向光点了点头

可以把胸骨塞回皮肉下了
打呵欠止血,打喷嚏吹掉伤痕

而树未倒下来,你下班再路过
停住:想看几片又一年的落叶

却见叶子飞回枝头,你仍守着岗位
代替在此受伤的同事:昨天也有塌树

〈城猫颂〉周汉辉

灯火浮承一座城市,黑猫
倒在草地,仰见自己爬上楼身
鱼骨天线陪立,一起俯视公园
终结了该走的路。鞋印

给皮毛一一消化,才得支撑
年轻人返家,面对醉父的打骂
或冷待,破晓前起行,干粗活
下班也学着喝酒,却留连大小天桥

行经这夜。那夜有猫生自黑暗高处
总背着日光流浪,像为主动迎找
桥上的醉人,事成后回到天台

灯火浮承一座城市,鱼骨天线
及猫脑,无从明白有何关系:
咯一口血,亮一盏灯,暗暗地

诗人:谈刘晓波 但无宣扬任何讯息

至于另一本怀疑被下架的诗集,曾咏聪的《戒和同修》,题材涵盖成长、社会、工作、死亡等普遍议题。关于死亡的部分,其收录作品〈弥留〉被视作抒发对刘晓波之死的情感。

曾咏聪向《立场》表示,〈弥留〉一诗“确实是指刘晓波事件”,但作品“没有宣扬任何讯息”。他认为作品大多源于生活,取态温和,“未能肯定是否如坊间所言,‘踏到红线’而消失”。

〈弥留──记13072017离世者〉曾咏聪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七日

涉事诗人非参赛旧作仍在架上

《光隐于尘》出版于2019年6月,获“文艺复兴纯文学奖2020”,是周汉辉第二本诗集,收录17首获奖诗作,“以朴实的文字捕捉在这城市生活各式生老病死的片段、犹如写实电影的画面,透出初踏进中年者对信仰对生活的体会。”周汉辉以笔名“波希米亚”出版的诗集《长镜头》则仍在馆藏。

《戒和同修》出版于2019年 2月,是曾咏聪首本诗集,“尝试以同中有异的目光,表现一个卑微行者的觉察”。

《漫长的雾黝黑的光》出版于2020年11月,是陈李才的第二本诗集,收录诗作40余首。诗人在“一切迅速崩塌来不及反应的时代”,“以沉练文字定格这些日子的失重跌荡,尝试寻找一种承受得到的距离和速度,重新面对自己——或与他人共有——的记忆”。陈李才 2016 年作品《只不过倒下了一棵树》在公共图书馆目录检索仍有记录。

【立场新闻】2021.11.30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