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一颗心脏都盛载人
尤其,晨早的镜子里
五官都像黑鸟
盖在脸皮上,喘气,却不像是栖息

骨头拒绝一切分离,里面的白
足以薰染一撮人的宗教
某一片刻谁没有想到祷告
便有了罪,但疲惫远高于罪
惩罚的空位显然过分地醒目
人们终究推测到
不是所有的白都可以覆庇疼痛
也不是所有谎言,都能如期发炎

假如敌人长居于鼻翼
愿他们得胜以后不慎嚣张
愿半开不阁的眼皮
恰好瞥见,好让你回去
跟上帝讨论有关盲点的问题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七日

【立场新闻】2021.11.30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