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早已是北京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现在中共当局正式下手了。

近年来,刘晓波天天在警察的监视下生活,每天二十四小时,一分钟都不间断的。警察在门口守着,送他出门,跟他回来。所有的电讯完全控制。逢到北京有重大的国际活动,偏偏刘晓波又住在北京,于是三五个便衣警察邀请他去外地“旅游”了。这样的生活已成为家常便饭。如说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那刘晓波就是一个例子,还要说什么“和谐”吗?

按照许多人的前例,刘晓波是早就可以判刑或者枪毙了,什么“煽动”、“颠覆”,刘晓波说的、写的,中共随手摘一点就够使唤的了。但是,北京有其策略,就是要在那里留几个人,不抓不碰,放在那里当样板,——这就是所谓中国的“新闻自由”,中国的“言论自由”。

现在,动手了。

当前,大家知道全球经济在动荡,各国政府都在拼全力挽救,什么大事小事都让了路。大批的人失了业,大批的工厂、单位关了门,或者缩编了。美国刚选了新总统,全国上上下下,熙熙攘攘正在换届,无暇旁顾。中国也在危机之中,国内很穷,教育、医疗、生活都有问题,但是中国政府却有5000亿美国的债券,实在令人奇怪。2009年将是中国政府危险的一年。这才是动手的时机。

我们并不奇怪北京政府的思想、动机及手段,因为它是一个共产党政府。不论怎样改头换面(或者说“改革”及“开放”),不论今天资本家也可以入这个共产主义的政党了,或者许多共产党员都成了当年他们父辈革了命的资本家——或者说是“官僚资本家”,或者是“买办资本家”了。但这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从上到下奉行着一个思想,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这是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

的确,今天的共产党有许多不同于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但是,基本的政治架构、主导思想、功能运作都没有变化。记得1997年江泽民到美国来哈佛大学演讲,我也得到了哈佛大学的邀请,在那里作了演讲。其大致内容如下:“今天是1997年11月,请大家回忆一下40年前的今天,1957年11月时,全世界的共产党人在莫斯科庆祝苏联十月革命的成功(1917年)40周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发表了‘东风压倒西风’、‘资本主义如日落西山,社会主义犹如初升的太阳’的名言。请问大家现在还有”莫斯科“吗?还有共产主义思想库的‘莫斯科大学’吗?我听说江泽民去了WALL STREET的股票市场,这不是很怪吗?WALL STREET的股票市场应是中国共产党首先要打垮的对象。今天,江泽民到了美国的哈佛大学,它可是资本主义的思想库。对历史来讲,40年太短暂了,大家想想再一个四十年,2037年,还会有中国共产党吗?”

容忍刘晓波的存在,这不是中国共产党的目的,那是它的手段。今天不再容忍,而是动手了。说明北京政府已在危机之中了。

作者为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观察》发行人。

【观察】
【独立中文笔会】2008.12.12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