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舌头和嘴——数百万年来人类进化的成果,于我们——当代的人类,有两个用途:吃饭和说话。如果我们无法用我们的舌头和嘴说出真相,声张正义,讨论真理,那么我们——所有的人类,所区别于动物的这点舌头和嘴的特征将荡然无存,因为其功能只剩下了吃饭。

明天,公元2009年12月23日,将再次成为人类文明史的耻辱。无耻的专制者将把刘晓波送上法庭上演一出闹剧!外强中干的专制者无法控制思想,他们恐惧于思想,却无法杀死思想,就像他们可以使亿万人山呼万岁,却无法阻止生命的终止,专制者所能做的不过是扼杀思想者,然而思想是杀不死,打不透,煮不烂的,扼死思想者不过是专制者恐惧的表现,在罪恶的法庭上发抖的,被审判的不是坐在被告席上的思想者,而是那些专制者,那些试图扑灭思想火焰的独夫民贼!

刘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大家都有一枝笔,有一张嘴,有什么理由拿出来讲啊!有事实拿出来说啊!为什么不敢正大光明的辩论,为什么不敢正大光明的审判?

什么叫国家?一域之地,积民而成也。什么叫政权?民权之让渡也。什么叫颠覆?倾倒毁灭也。国土犹存,人民尚在,何谓之刘先生以一笔之力颠覆国家政权?夺民权者,逆民意者,恰恰是那些假借和盗用法律名义审判——而且不敢用自己的法律公开审讯刘先生的专制者应该受到这条罪名的惩罚。

是的,每一个公民,在面对国家机器,面对那些暴力机关都是弱者,但是每一个正直的公民绝不应该为此感到畏惧,因为这些机构正是他们言论,他们表达,他们坚持正义,他们践行道德的保护者。同时,敬告那些专制者,在你们的专制面前,弱者只是内心对暴力未做准备的人,而每一宪章的签署者都预知了暴力的来临,但没有人退缩,要知道,对一个真正的,勇敢的热爱自由者来说,只有精神和良心依然是其所珍惜和尊重的,肉体已经在牢狱的门前置之度外。难道你们还不知道?看看你们的斑斑罪行,你们已经将刘先生两次送入牢狱,那道你们以为第三次就能实现你们无耻的愿望?无耻啊!无耻啊!这是某集团的无耻,恰是刘先生的光荣!

那些专制者啊,那道你们以为将刘先生送入监狱,乃至杀死他,便能取缔他追求,毁灭他的思想吗?不,绝不!你们囚禁一个刘晓波,却还有上万的人联署宪章,要知道将自由植根于心中的中国人,你们是捕不尽,杀不绝的!

要知道,坐拥百万军队的专制者,无耻的审判一个刘晓波绝不是一件荣耀的事,反到成就了刘先生的荣耀,早在30年前你们无耻的宣判王申酉的时候,王先生就有言留下:“别人加给我的罪名,正是我的成就。”今天你们抓捕吧,你们审判吧,你们杀戮吧,可终究你们将失败,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冒充辩证唯物主义的专制者是彻彻底底的唯心论者,因为专制者以为没人说真理,没人坚持正义,真理和正义便不存在,可是不许这样——客观事实不许。

鲁迅先生有言在先:“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让专制者咆哮去吧,我们将继续用我们的舌头和嘴,这值得人类骄傲的器官去言说,去赞美和诅咒,赞美那最最美丽的自由,诅咒那最厚最黑的现实。

2009.12.22,刘晓波一案开庭的前夜

【纵览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2009.12.23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