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年刘晓波老师回国,几乎一下飞机就迅速与我们学生建立联系,投身到学运当中,与我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糸。64之后他被作为“长胡子的人”,就是指挥我们这些沒长胡子的人的幕后黑手,不知今天这里多少人是“沒长胡子的”,我是长胡子的。

刘晓波的死,我认为是被谋杀,被肝癌而去世。我们不能直接证明,可中共暴政是不是间接参与了谋杀刘晓波?

先说一下刘晓波是否是个有争议的人。每个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人生,无论我的老师在法庭上说什么,怎么表达。他都站在自由民主,反共产暴政的一边。单从法庭陈述说他是“有争议的人”这是不对的。比如安倍去世在台湾一面倒的缅怀中,还会听到极少极少的杂音,这些杂音符合北京的声音,我们能说安倍是有争议的人吗?我以为是有些人故意坚定地发出一些诽谤的声音。在开放社会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有此遭遇,都可以成为一个“有争议”的人。那么,这个争议毫无实际意义!刘晓波不是一个有争议的人,那只是有些人对他发出的嘈杂音,他们太低估人们的正确认知。首先,我要把这个问题拎清。

刘晓波太多太多是沒有争议的。

首先是勇敢,一生勇敢争取民主的英雄,这是沒有任何争议的。连共产党对此也沒有争议,没有任何人说他不勇敢。他放下国外访问学者的生活,冒险回国赴难,一直跟我们滚爬摸打每天在起,冲在广场,留在广场。6.2日开始绝食并提出知识分子应承担的责任,他认为:一直以来知识分子沒能承担责任就是因为不够勇敢。天安门事件时许多人要躲起来,他是迎险而上的。

二是坚强。他无论八九期间,还是出狱之后,都表现出坚强的个性。他沒有因为坐牢而放弃什么,九十年初期知识界一片沉寂,少数人只敢在聚餐时说几句,出门后完全是另一套话语体糸。可是我的老师沒有恐惧,继读他的自由表达。92年我的老师到美国时到我家,我们再次有机会当面交谈。当时的环境是西方一方面承认“六四”并做为历史勇敢的标志,同时又是现实的一个不方便。但他的主张是坚持,决不放弃。

三是诚实。他提倡非暴力,不合作,必要的妥协。他的妥协是抗争中的妥协,是提出目标之后达成现实结果的妥协,不是浪漫而无法实施的“起义情节”“壮士情节”。他的真诚得罪了一些人,他勇致、真诚、理性、宽容反对只追求当下“万人空巷”的浪漫情怀,而忘记原定的目标,他强调目标,要有个念想,有个盼头,为此要与政府对话,达到平衡。浪漫的情怀很可能变成激进地危险因素,对此一定要有心理因素。

勇敢、真诚、理性是刘晓波的价值精神遗产。

最后,我尝试解读我对“我没有敌人”的理解。有人会说:你沒有敌人,难道共产党不是敌人吗?难道要投降吗?他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他主张为自已为理想活著,现在有理想,未来有神圣的目标,在理想和目标之间有障碍,他只为神圣的目标活着。“敌人”只是障碍,我只有理想和目标。任何歪曲成别的意思的人首先可能智商不足,其沒可能别有用心。

(姜福祯根据录音整理。文字稿未经本人审阅。标题为整理者所加)

2022.7.13

【民主中国】2022.07.1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