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诺贝尔和平奖,汉藏两族血与泪的丰碑

大家好!扎西德勒!

今年的12月10日,即昨天,一个不平常的日子。中国民运人士、异见作家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天,也是西藏宗教和政治领袖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1周年。

这是汉人的重大日子,这是藏人的重大日子,记录汉藏两族血与汗的里程,标志汉藏两族血与泪的丰碑。为人的尊严,为信仰自由,为普世价值,汉藏两族付出了几代人的奋斗、坚韧与牺牲。

今天在座的,有许多流亡藏人,也有许多中国民运人士,都曾长期为民族尊严而奋斗。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全体藏人的善缘与荣耀。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凝结八九先烈、天安门母亲和海内外所有民运人士的贡献,是整个中华民族苦难与光荣的见证。

昨天,在挪威,在奥斯陆,在该市市政厅,刘晓波先生被正式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一个空座椅,无数掌声与眼泪,凄美的中国古典音乐在大厅里回旋。

何等悲悯的气氛!何等悲壮的场面!那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时刻。它折射的,是一个古老东方民族的现代悲剧。中国人(或者中国汉人)首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就创下世界纪录:首个关在监狱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中共竭尽对达赖喇嘛尊者的赌咒和诋毁,长达半个多世纪,狂犬吠日,不仅丝毫无损于达赖喇嘛,反而因为中共的恶言恶形,让全体藏人、国际社会、以及越来越多的汉人,对达赖喇嘛充满爱戴和敬意。

刘晓波先生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中共当局开动其宣传机器,对刘晓波先生大肆辱骂、穷尽人身攻击。重创之下的抓狂,反而使人们看到,诺贝尔和平奖,对不可一世的中共集团,如当头一棒,一顿文明的训斥。

最近的维基解密,揭开惊天黑幕:中共高层和高官在瑞士银行开设的秘密账户,多达5000个,几乎所有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人人有份;中国政府对外投资和采购,包括收购美国国债,都附带回扣条件,巨额回扣,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共领导人的海外账户。

之前,我说过,达赖喇嘛尊者的道德力量,令中共领导人畏惧。正直,诚实,和平,宽容,大爱,这些词汇,对中南海而言,仿如紧箍咒,犹如照妖镜。这是中南海拒绝接受达赖喇嘛、拒绝与达赖喇嘛谈判的心理障碍之一。

今天,中共指控诺委会颁奖于刘晓波先生,是“颠覆中国(中共)的阴谋”,如果硬要说那是“颠覆”,颠覆的,不过是中共腐败集团的钱袋罢了。

1935年,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授予德国的和平主义作家卡尔·冯·奥西茨基,颁奖时,首次为他设置空座椅。纳粹头子希特勒恼羞成怒,禁止所有德国人接受任何诺贝尔奖项,并设立德国“国家艺术与科学奖”,取而代之。今年,中共当局不仅激烈咒骂授奖于刘晓波先生的诺贝尔委员会,而且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四面出击,向各国施压,阻止各国出席颁奖典礼,又授意其傀儡文人,设立闹剧般的中国“孔子和平奖”,取而代之。独裁者的思维,竟是如此惊人的相似!其失败的结局,也必然惊人的相似。

半个多世纪以来,汉藏两族,双双沦陷于共产党暴政,在刺刀、枪口与铁窗下,宗庙毁弃,生灵涂炭。这是汉藏两族共同的苦难,这是汉藏两族未尽的噩梦。

达赖喇嘛曾谦卑地说,佛教,是由印度传入中国,再由中国传入西藏,因而尊者视中国为“兄长”。而另一事实是,滋育华夏的两条主河流,长江、黄河,都源自青藏高原。饮水思源,汉民族永远不会忘记藏民族的滴水之恩。达赖喇嘛参与提名和推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作为刘晓波的战友,我们民运人士和汉人同胞,对此表示由衷地感激。

汉藏两族,原本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姐妹,面对北京恶势力,更应该携手协力,同心同德,把我们的力量,汇成高山大海,为一个民主的中国,为一个自由的西藏,持久抗争,不懈不怠!

谢谢大家!扎西德勒!

(在藏汉千人纪念大会上的演讲。2010年12月11日,纽约。)

活动见图片集

【北京之春】2010.12.1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