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奥斯陆市政大厅那张空櫈

时间:十二月十日下午一时正;地点:挪威奥斯陆市政大厅;事件: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在诺贝尔和平奖一百一十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无人领取诺贝尔桂冠的场面。而此时此刻,也就是北京时间当天晚上八时正,那位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正在一个黑暗而寒冷的高墙背后的单人牢房里受刑。他失去自由的原因是他坚守政治良心、主张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和平理性的抗争。

中共比纳粹和前苏联更霸道

刘晓波的缺席不由得让人们想起那些历史上无法出席颁奖仪式的其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们是:被德国纳粹政权关进集中营的公开批评希特勒的和平主义者奥西埃茨基;被前苏联共产党政权禁止出境领奖后来又被长期流放的人权主义者萨哈诺夫;被前苏联控制的波兰傀儡政权关进集中营的团结工会领袖瓦文沙;以及被臭名昭著的缅甸军政权拘禁的提倡非暴力的民主政治活动家昂山素姬。

与刘晓波不同的是,这些获奖者虽然受阻无法亲自领奖,但是他们的亲属最终都赴奥斯陆代为领奖。刘晓波的太太刘霞不仅不能够前往奥斯陆代表他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敬意,反而因他获奖而失去了行动自由并被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络(截至本文发稿为止)。在二十一世纪初叶,北京的当权者正在通过那张在宏伟的诺贝尔授奖大厅里空着的座椅生动地向世界诠释着一个集权政府控制下的“中国崛起”的意义:这个崛起的共产党政权比起当初的德国的纳粹政权和前苏联的共产党政权更加霸道。

自从刘晓波获奖的消息颁布之后,北京政权似乎完全丧失了理智。它不加任何解释地拘禁刘晓波的太太刘霞;公然地威胁刘晓波的亲属和朋友;禁止一切在他们看来有可能前往奥斯陆出席颁奖仪式的大陆人士出境;对所有的政治异议人士进行全天候的监视甚至限制行动自由。假如说,过去北京在施行无理的时候通常还要忸怩作态地掩饰一番,而这一次,他们却是什么都不顾了,公然地向全世界摆出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

“我是流氓我怕谁”

如果有人以为北京政权只是对它的“子民们”为所欲为,那他们就错了。与以往在国际社会上的节制态度有所不同,在刘晓波获奖问题上,北京政府表现出了空前的攻击性。评奖期间,中国政府派出一位副外长向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委员会发出威胁。获奖消息发布后,中国政府一方面扬言要对评奖委员会所在的挪威国进行惩罚,另一方面又威胁其他国家,如果他们派代表出席颁奖典礼,他们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将受到影响。

且不论刘晓波是否应该获奖,中国对挪威政府的威胁毫无道理。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它的成员虽然是退休的国会议员或者前政府官员,但是一旦被指定为评审委员会成员,除非违反法律,挪威政府根本无权解除他们的成员资格,现政府成员也无权参与获奖者的决定。不顾这些众所周知的常识,中国政府仍然三番五次地公开威胁“惩罚”挪威政府,停止与挪威政府的高级别会谈,并且中止关于经济贸易合作的谈判。

至于威胁其他将派代表出席颁奖典礼的国家更是显示出中国政府的失态。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在世界上受到广泛尊敬的奖项,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和授予活动为人类的和平进步作出过巨大的贡献。假如北京政府要与希特勒的纳粹政权、前苏联的集权政府、缅甸的军人政权一样地与诺贝尔和平奖为敌,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是他们竟然忘乎所以到以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会屈服他们的威胁而站到世界文明的对立面。这等无知和霸道只能为世人留下笑柄。

事实上,北京这一次的霸道行径并非横空出世。一方面这是它的非民主的政权性质使然,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经济实力的增长使得它相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力量能够制约它的胡作非为。依靠暴力夺取政权的共产党从来就不相信任何价值原则,也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他们所依靠的、所信奉的只有两条:欺骗和强权。在他们实力不够的时候,他们更多地依靠欺骗,一旦实力雄厚到他们认为可以胡作非为而不受惩罚的时候,他们便赤裸裸地依靠强权。

集权中国崛起是人类的灾难

记得六年前,《经济学家》杂志社和伦敦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曾经在泰晤士河畔举行过一场公众辩论,一方是一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国际问题专家,另一方是我。辩论的议题是:中国能否成为一个守法的国际社会成员?我的观点简单明确:看中国最终能否在国际上守法,要看它在国内是否守法。假如它在国内“无法无天”,任意欺压不同政见者;它在国际上最终也将胡作非为。即使它在力量不足的时候不敢在国际上违法,但是一旦力量强大,它必将成为国际法治的破坏者。

任何强国都有在国际社会施行“霸道”的倾向,这是人性使然,是人的“恶性”使然。民主国家的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他们的人性中也有霸道的一面,任其扩张,也会对人类带来灾难。但是,由于民主国家政府是定期由人民所更换的,他们的行径是暴露在自由媒体中的,他们本身是不能凌驾在法律之上的,所以他们的恶性是“可控”的。现在的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权力制约,他们的霸道定将给世界、也给本国人民带来更为深重的灾难。

希望奥斯陆市政大厅中那张本该属于刘晓波的空座椅让所有那些对共产党中国还存有一丝幻想的人们明白:一个集权中国的崛起不仅将是中国人民的灾难,而且也是全人类的灾难;这个灾难一定会比上个世纪祸害人类的两大灾难──法西斯德国和共产主义苏联──更加深重。只有一个民主、自由中国的崛起才是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福音。

【动向】2010.12.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