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建英:我在结婚纪念日被带离家

贾建英
贾建英为丈夫何德甫上访

12月10日是我和丈夫何德普的结婚纪念日,今年是我们结婚27周年,丈夫快要刑满释放了,即将回家,我的心情也随着时间的临近好些了。本想在那几日踏踏实实地写个小文,跟他絮叨絮叨,做个纪念。但是,警察们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不仅把他超期(本应在11月3日释放)关押在监狱中,让我们夫妻大墙相隔,不能相见也罢,警察们三天两头来找我的麻烦,一会儿不让上班、一会儿不让休息。12月9日警察们甚至到我的工作单位,从我的办公室把我强行带走,理由是“挪威要开会,给刘晓波发和平奖。你要跟我们离开北京。”

我诧异的很,诺贝尔和平奖是在挪威开会,又不是在北京开,我妨碍不着开会,难道怕我跑到挪威去扰乱会场?前几天我要去台湾也被此理由扣住,不让我出境,但是我在北京为什么都不允许,荒唐的理由,荒唐的事。联想到今年的上海世博会期间,我准备在十一放假期间去上海,警察以“因为你叫贾建英”为由不准我去。所以这次的理由也同样可以荒唐。

在被带走期间,警察明确规定:你的手机要被没收,不准你接近电脑,不准上网。承受着无耻的要求,24小时身边有警察,我想写结婚纪念小文的心情一点也没有了。

2002年是我们结婚20周年,我和丈夫早就商量着在12月份去照个合影,好好纪念一下。没想到这个梦想在11月4日被冲进我家的一帮子警察打碎了,抓人、抄家,丈夫一年中没了一丝音信。焦躁、恐惧、担心,迫使我像疯子一般到各部门去问、去找,结婚纪念日的事在我的脑子里没有了丝毫的空隙。

直到2003年末,我到监狱去探视丈夫,他从兜里拿出几页纸,对我说:2002年是咱们结婚20周年,我给你写了封信,但是被他们没收了,今天我又写了几句,借这个机会给你念念吧,丈夫还没说完,一旁的狱警上来就把那几页纸抢走了,还喊着:不许念上面的字。丈夫说:我们夫妻说几句悄悄话,你们也阻止,至于吗?警察们如临大敌,连声说:不行,不行,上面的字一个也不能说。

丈夫被关押八年零三个月,不仅没有自由,还被警察施以酷刑、毒打,每每想到被警察强迫躺在木板上85天受酷刑的丈夫,想到被打聋耳朵的丈夫,我的心情糟透了,再没有想过写结婚纪念文的事,我们这八年的结婚纪念日一个都没有纪念成,连写个小文都失败了。

12月10日,是我和何德甫的结婚纪念日。没想到,现在的12月10日,对于我们来说,又将有着别样的意义:这一天,不仅是世界人权日,也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日子,这也同样意味着这一天成为了“敏感日”,那么,当我的丈夫获得自由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们还能够纪念这个日子吗?

贾建英

2011-1-5

【维权网】2011.01.0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