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西: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公民,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公民,共和国法律明确承载和保护的生命;公民,一个平凡人当下社会的属性。当今社会,居然有人因为自己这个社会属性的身份而遭罪;居然有人因为自己公民的称谓、因为有公民意识而受到审判。公元2011年3月25日对公民刘贤斌的判决,我们对之可以确凿无疑地定论:中共四川当局的这个判决罪恶昭彰。

公民刘贤斌仅仅因为“曾经想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活”,仅仅因为他“具有诚实、正直和勇敢的天性”①,去捍卫作为一个公民最后的底线——言论自由权,让人活得有尊严,就被中共四川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零4个月。刘贤斌的罪证是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章,《血与火的洗礼》、《刘贤斌:出狱一百天》、《迟到的祭奠》、《以哈维尔之眼看中国》、《街头运动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形式》、《从“人民当家作主”说起》、《刘晓波遭重判后的民间道路选择》、《我的民运二十年:陈卫被捕(之一)》等,除了文章外,再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说明刘贤斌有罪。

要像一个人那样生活得真诚、正直、具有社会责任感有罪吗?!

要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得有思想、有诚实的语言、有良知有罪吗?!

成为享有尊严的公民,勇敢地捍卫自己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有罪吗?!

四川当局不允许人自由地说话,不允许人自由地思想和写作,人们一旦行使公民权就要被抓起来投入大牢,在这方面受到迫害的还有川人公民黄琦、公民黄晓敏、公民谭作人、公民刘正有、公民曾荣康、公民辛清贤、公民陆大椿、公民严文汉、公民冉云飞等等,这不是当代版的张献忠再一次屠虏川人吗!所不同的是,360年前张献忠是屠虏川人的肉体,360年后中共屠虏川人的是精神和良知。

刘贤斌不愿意再次任张献忠似的魔头宰割,不愿意做有嘴只能用来发声吃食的牲口,而是要争取做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于是就被四川当局所不能容了。

刘贤斌是我的挚友。尽管他比我小,我是黔人,他是川人,居住地遥远,但是我们却是肝胆相照的同仁——我们的相同之处多于不同之处:我们都称自己为“八九六四”一代,我们都有长期坐牢的经历,随后我们成为基督徒、中国民主党人、人权捍卫者以及《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当他2008年11月6日出狱后,我们很快地见了面。在他获得自由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彼此相互勉励,通过网络经常友好地交流经验和沟通,另外我还两次前往他的家乡遂宁与他晤面,我们成了挚友。

我们之所以成为挚友,不仅仅是由于这些,还在于我们对个人社会身份的认同——作为一个公民的认同。

我们“八九六四”这一代人对政治的看法与前辈人不一样,更与共产党不一样。中国文化有“莫谈政治”的传统,一谈政治就谈虎色变,政治被描绘成血腥的,凶险残酷无情,为了权力或利益斗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中国传统的政治观是为了权力和利益,人活着也是为了仰望权力和利益,除此再无另求。所以,中国历来有“千里做官只为钱”、“十年寒窗”、“金榜题名”、“鲤鱼跳龙门”、“嫁给帝王家”的观念。

贤斌与我有共同的认知,我们决不学共产党人走“打倒皇帝当皇帝的路”,决不仰望权势和利益,我们反对红色文化的政治观。贤斌说:“如果政治是这样的肮脏龌龊的话,我宁愿远离这种政治,并驱逐这种政治”。政治是高尚的,政治表明人类是高等级动物,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就说:“人类在本性上,正是一个政治动物”②。政治是绿色的,绿色政治表明人类需要健康的社会环境,所谓人的社会地位,即人应当以公民的身份生活和存在于他们的社会,并为了成为一个公民去“生活和战斗”。我们不会像共产党人那样要去推翻什么打倒什么,我们是在追求做人的尊严,正如贤斌一直在为之努力的:“作为一个公民,我必须表明自己的严正态度:我看重人的自由、权利和尊严,我将誓死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这条最后的底线。③”我们有许多身份,但是我们最看重的是公民的身份。

公民刘贤斌,公民陈西——我们常常以这样的身份作为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交往。正是以公民作为平台来交往,我与贤斌走得更近更亲密。

公民的身份,公民的权利,公民的意识,建立公民社会才最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公民刘贤斌为了捍卫公民权利的最后底线,遭到中共霸权的严酷迫害,但是一个公民被迫害,会唤起千千万万公民的成长!中国公民成长的时代已经来临,正在兴起的公民运动是不可能被他们打压得倒或窒息的。

看啊!有无数的不愿意做党奴的人们正在抗争,为成为公民,为公民的权利,为公民社会的到来,继续沿着贤斌的路前行;看啊!这条捍卫公民权利之路在世界上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阿拉伯人民已经成功地向专制独裁者表白:不做低首哈腰的民奴,而是要昂首站立的自由公民!看啊!当今世界的“茉莉花革命”已经证明了公民的觉醒,茉莉花香也将香飞中国大陆!

最后,用美国总统奥巴马3月30日就利比亚局势所作的演讲来表达我对挚友公民刘贤斌的思念:“我们反对针对自己国家公民的暴力、支持一系列普世权利,其中包括自由表达权和选择自己领导人的权利,我们支持对人民的愿望作出回应的政府。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更多的人生活在自由和尊严的明亮阳光下,我们自己的未来将会更加安全和光明。”④

2011-3-30

注:

①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②亚里士多德著《政治学》第7页。

③同①

④《奥巴马总统就利比亚局势向全国发表讲话》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1.04.1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