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欣欣:中国2010非常道(四)

七、传媒

公安部、中共中央外宣办、国家工信部等九部门,2009年12月以来,联合发起“打击整治手机及互联网色情专项行动”。有网友恶搞:“近日工信部携农业部发表声明,联合开展打击低俗农产品行动。其中鸭梨、伊丽莎白等水果由于颜色涉黄,被责令削皮售卖;而黄瓜、胡萝卜等外形低俗的蔬菜一律切片整顿。同时,有关负责人指出,鉴于香蕉颜色外形都属严重违规,将依法进行坚决取缔,还百姓一个健康的市场。”

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2月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2009年全世界共有71名记者被杀害,创下了历史记录。报告指出,中国连续10年成为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去年共有24名中国记者被关押,其中包括22名网络记者。

在人大开幕前,中国十三份报章共同呼吁改革不平等的户籍制度,不过,据《明报》称,在中宣部强大压力下,发起“共同社论”的北京《经济观察报》高层受到整肃,社长兼总编辑刘坚遭严重警告,一名副总编辑则受记过处分,而负责起草该份社论的“经济观察网”副主编则被炒。

3月12日是“世界反互联网审查日”,在捍卫表达自由的无国界记者最新报告中,中国、古巴、埃及、伊朗、缅甸、朝鲜、沙特阿拉伯、突尼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叙利亚和越南名列“互联网公敌”名单。

控制中国媒体的中共宣传部3月对媒体连续发出四道报道禁令,要求严格控制四个新闻焦点的报道,包括:力拓公司的“商业受贿案”,谷歌公司撤出中国市场,推特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山西毒疫苗有上百位儿童致死致残。美国《纽约时报》3月21号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的新闻审查者不愿意你看到什么》的文章,透露了一份中宣部给中国媒体下达的“两会”期间不许报道内容的细节,主要内容包括:两会期间有关选举法的新闻,只能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消息;不许就要求制定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人们进行报道;不许报道《南方周末》的编辑被一个外国机构选入10大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报纸的头版和网页的头条新闻栏目不许有负面新闻等等。这个通知总共有17条此类禁令。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4月7日在“全国报刊管理工作会议”上表示,去年,新闻出版总署共办理群众举报案件556件,其中记者收受钱财、敲诈勒索案件76件,一号多刊(报)、买卖刊号案件144件,近百名媒体从业人员因存在敲诈勒索等违法行为被新闻出版行政部门列入新闻从业不良记录,其中有20多名新闻记者被判刑。旅居美国的原《人民日报》编辑吴学灿认为,在中国大陆,固然有人以记者名义敲诈勒索,但也有很多记者是因为披露真相,被官方编织罪名,关进监狱的:“被当成诈骗犯甚至是当成是什么强奸犯甚至被当成盗窃犯。自己呢实际上就是因为新闻工作者有良心,象那个高勤荣,新华社驻山西分社的记者高勤荣他因为反映了运城地区渗灌假冒,他揭露了假冒,把大批资金用于搞假渗灌,他在揭露这个事情,后来说他是什么诈骗呀,又说他是什么小偷呀,又是什么东西,用这种名义。”对于中国官方所说的“重大虚假失实报道”,吴学灿表示:“它讲的重大虚假失实新闻主要是针对网络上,还有一些象《南都》,还有《新京报》这样的冒着危险披露一点真实情况的一些比较有良心的新闻工作者,它主要是针对这些人。他们把这些人,人家冒着危险,冒着被撤职,被抓起来,被逮捕的危险披露一些真实,他们认为这些是虚假报道。”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4月29日公布的2010年《媒体自由年度报告》指出,全球新闻自由普遍倒退,而中国政府压制言论自由情况仍然严重。报告对全球196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自由进行了评估,中国排名181,继续被列为不自由国家。报告指出,过去一年,亚太地区的新闻媒体自由度明显好转,但缅甸,朝鲜和中国则是例外。由于2009年在中国是一个政治敏感年,是89年六四二十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中国政府加强了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北京的自由撰稿人余杰说,过去一年,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受到严重限制,最明显的例子是《08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的案例。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当天公布全球40名最恶劣的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有17名国家领袖,包括中国的胡锦涛,朝鲜的金正日,伊朗的艾哈迈迪内贾德,卢旺达的卡加梅,古巴的劳尔和俄罗斯的普京。而中国是世界上抓捕、囚禁记者最多的国家。

中国的新闻主管部门5月5号责令《商务周刊》停业整顿一个月,因该杂志发表关注国家电网公司垄断的《国网帝国》一文。北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就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国进民退它的实质并不是说把经济模式从市场经济倒退到计划经济模式那么简单。它实际上还彰显着一个行业利益集团化,国民利益家族化。过去人民经常说到的电力系统是由李鹏家族来掌控的;北京市的一些大型工程建设项目都有贾庆林的影子;地质矿产这部门里面又有温家宝家族的影子;金融体制里面有很多是属于高官他们家族的子女。所以说已经不是可以说再可以用过去的那种国家的利益就是全民的利益这样的一种非常牵强的、抽象的说法能够所掩盖的。现在大家都不看好这样一个统治能够延续所谓千秋万代。所以现在大家的心情是更加急迫了。”

不久前曾报道山西毒疫苗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其社长兼总编辑包月阳5月12日被免去在该报的所有职务。学者滕彪在推特上看到相关消息后,对有关当局的做法提出批评:“政府一直都是这种做法,就是压制真相,然后谁敢报道这些真实的消息,就采取撤职等等方法,来进行打压,政府不敢面对真相,反而去惩罚那些揭露真相的人。”

来自中央30家新闻单位的100名青年编辑和记者日前被安排到西柏坡接受革命传统教育。贵州政治评论家曾宁认为:“……发展要全面,发展要科学,是经济、社会、政治、包括所有的其他的人文领域、精神领域等等这样一个非常全面的发展。所以在这种大背景下,反过来去强调一些什么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啊,这些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反映出作为新闻以至意识形态领域它们本身的话就有相当的保守性。在整个观念上有它的滞后性。”

中共竞拍美国《新闻周刊》失败,海外人权人士刘青7月9日评论:“‘大外宣’是中共打算挤进国际,宣传自己的简称。中共为此已经调拨了4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美国政府对此相当关注的一位官员说,根本无需美国官方发挥任何作用,因为任何独立媒体怎会愿意落入中宣部手中?《新闻周刊》完全有自己的判断和决定。”“中共这一套之所以在大陆可以横行,甚至包括在香港、澳门也能部分得逞,绝不仅仅是因为中共通过其职能机构——中宣部,将大陆媒体的行政权、人事权和财权,一把抓牢,以及中共媒体在历史和现实中形成的惯性作用。中共的媒体所以能够将扭曲的事实和谎言在大陆进行到底,是因为中共通过政权和经济清除了其它媒体和声音,保证社会大众只能听中共一家的谎言欺骗。而中共绝无可能在世界上也创造出保障媒体谎言的环境。所以中共想在世界上搞大外宣,必然屡屡踢到铁板,直至更为出丑、丢人现眼的失败”

官方要求时尚杂志《GQ》召回七月号发表的文章“开跑车的中国孩子”。有报道说,召回的原因是这篇文章反映了中国富二代“奢侈、糜烂和堕落”的生活方式。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主任蒲飞认为:“我个人的看法我不觉得是惹恼了富二代我觉得刺痛了统治者的一个神经,是统治者的一个担忧。因为以前我们社会主义太多地压抑人性,它所需要所谓恶的一面都是表现善的一面。而现在真正维持我们国家统治的还是一种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不是社会主义的这些思想那种东西。而统治者现在就是说在社会主义不能解决问题,而又要用社会主义来统治的话,那就是丑陋百出。所以说这个时尚杂志被召回这篇文章的话,我觉得是刺痛了统治者的声誉。所以说它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7月31日,新闻出版总署分别就《经济观察报》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以及《每日经济新闻》受霸王公司员工冲击事件表示高度关注,并称支持媒体记者进行正常合法的舆论监督。北京的媒体学者、评论人士凌沧洲认为,官样文章不但无意根治顽疾,新闻出版总署以及其背后反舆论监督的体制本身就是记者最大的威胁:”落实到民选的监督或司法追究的手段才行,像这种一般就是把舆论高峰躲过去就不了了之了。老着脸皮笑骂由你,好官我自为之,我想继续会有记者权益被侵犯。当然官样文章总是要做一做,做做样子、呼吁呼吁,这些事情好比一个脓肿,我们看到只是流脓的表象,皮肤深层其实已经烂了,本身媒体不能自由创办、民间创办,就是对记者权益最大的侵犯。“

维基揭秘网站在公布美国关于阿富汗战争的重要文件之后,8月也公布了有关中国政府的相关文件,包括“绿坝”监控系统的漏洞,中央电视台新闻审查关键字清单,中国媒体监控和审查记录;还包括奥运会期间百度搜索引擎的审查关键字、审查政策和黑名单、杨云的奥运会纪录片;2008年新唐人电视台被终止转播、中国软件绿坝花季护航的技术分析以及多份关于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发出的报告等等。厦门网友郭宝峰则表示,“我个人觉得维基揭秘非常重要,对政府在信息方面的控制的认识,可以在世界上证明中国政府怎样控制信息,怎样屏蔽一些他们认为对他们有害的信息的。”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编辑朱欣欣谈到这家网站积极作用时,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是肯定的,一方面对掌权者和执政当局,这对他们是个压力。另外对公民社会的民众,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因为它能进一步认清,当局的一些决策过程,以及决策者们的一些真实想法,这样我们也能采取一些相应的对策。”朱欣欣还说,维基揭密公布的信息所涉及的不是针对公民个人:“维基揭密所揭密的信息都是针对强势集团,不是针对公民个人的,主要针对的是掌权者、位高权重的人、一些执政者。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应该让他们有所忌惮,有所顾忌,否则他们的权力很容易侵犯到公民,应该对他们有个约束。”

中国各地灾难频发,除了自然原因之外,也因为人为的问题造成更大损失。中宣部则忙于发布各种宣传指令,有大陆媒体人士在推特上发布消息显示,中宣部8月13日发布几道紧急指令,就甘肃舟曲灾难事件,13日晚9点,所有前方记者必须全部一律撤回,否则会遭到惩治。另一个揭秘中宣部指令的网站“真理部”则表示“媒体不要派记者到吉林采访抗洪抢险工作,对涉及水灾原因、事故责任等问题的报道,采用新华社通稿”。此外,有关涉及食品安全的圣元奶粉导致性早熟的事件、删除有关《唐山大地震》负面评论等,都在指令范围内。媒体专家胡泳对此评论:“删帖忙不迭,有事要和谐;删帖删得快,有事要遮盖;删帖同时搞,上面指示到;删帖全不见,鬼有推磨钱。”

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宣传文体部长郝铁川8月19日在香港记者协会午宴上提醒媒体首要任务是协助政府其次才是监督,要注意自己的角色,引起各界议论。香港资深记者,国际记者联会香港及中国地区代表胡丽云说:“他好像忘记了他在香港,而不是在大陆。他今天所讲的其实就是国内现在用的一套如何对待媒体。现在把国家这套也讲给香港媒体知道,当然我们也觉得现在来说这些话有点奇怪,但不要太紧张,只要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会让这些领导官员说的话影响我们的身份。”

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启动,美国原《大参考》电子杂志主编李洪宽8月评论说:“像几十种语言这都是吹牛的,没什么用。这个就是报数字给上面骗钱可以。真正实际效果没有。问题主要是个信誉。世界上能够发布新闻的这种机构成千上万吧。可是真正能够报道让人家听的,当会事儿的也就是几家。所以中共根本就挤不进这个行列。因为它过去报的全是假的,全是骗人的,而且一直到现在,到今天它的思路仍然是不正确的。它总是要把它当成战场。而不是老老实实地为听众,为读者提供一个客观的一个报道。”

任职南方报业集团多年的中国大陆知名公共知识分子、时事评论员长平(本名张平)8月收到报社通知,他在《南方都市报》以及《南方周末》上的两个专栏被停,没有给予具体解释,只是说受到有关部门压力。长平8月25日对记者说:“这个事情对我当然有点意外,同时也觉得……当然是很一不合理的事情,是基本的是非观念,一个人因为说话了而受到限制,这是个很不正常的社会。”“这个趋势当然是更加恶化的,就从我本人,我这方面的信息来说,是一种舆论环境的恶化。”近期也有分管文化教育系统的国保警察到报社找他谈话,语带威胁,提醒要保持社会稳定,乱了不好。2008年,时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的长平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等系列文章后引发舆论轩然大波,被报社撤职并调离采编一线到行政部门——《南方都市报》传播中心任研究员。直到此次进一步被撤发表作品的平台。

2010年以来,记者遭到或明或暗的报复事件不断,明的是公安发通缉令,网上通缉,暗的是记者被围攻殴打,被打记者均是在此之前发表过批评或揭露性报道。杭州媒体人昝爱宗认为,记者已成弱势群体:“没有法律来保障记者的权利,所以记者经常被打压,被通缉,记者的采访权,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有好多企业要想更大的发展,好多都跟政府啊,权力部门有勾结的,如果不勾结,这个企业也是很难快速发展的,所以一旦你得罪了企业也就是有可能得罪了企业背后的那些权力部门。”

作家谢朝平与《火花》杂志社方面达成协议,以杂志增刊形式自费出版三门峡移民纪实——《大迁徙》后,被陕西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罪从北京住所抓捕一事,近期引起中国知识和传媒界的极大反响。谢朝平在被关押29天后9月17日获取保候审。与此同时,承印该书的一名印刷厂厂方人员疑似被捕多时。《大迁徙》是用三年的时间采访并写成的10万字报告文学。书的后半部分内容涉及陕西渭南地方政府克扣、挪用移民资金的情况。他的律师周泽认为,渭南相关部门发布会上对案情的陈述多处逻辑不通:“检察机关前面说提请批捕证据不足,那既然犯罪证据都不足了,你说人家对犯罪有真诚悔意、认识深刻,这不是自相矛盾么?他自己定价多少都跟非法经营无关。这个书我自己认为值这么多钱,又不强迫人来买,这怎么是违法犯罪呢?”

大陆《财经》杂志因为刊登安元鼎保安公司涉嫌帮助地方政府劫访的稿子,而遭到报复。北京刑警和保安公司人员9月20日堵在财经杂志社门口,并称要找负责此报导的编辑罗昌平。公安围堵财经杂志门口做法引起众多网友批评,认为罗昌平为了言论自由而受到警察骚扰。媒体人石扉客在推特上表示,北京的兄弟姐妹,请你们拿一张纸或一块布,用墨写上“我是罗昌平”——这一刻,我们都是罗昌平。可以把这几个字,写在你汽车的后窗玻璃上;写在你家向街的窗户上;写在你的雨伞或遮阳伞上。这一刻,我想所有愿意为这个国家的不幸有所担当的人,都可以共有一个名字——罗昌平。

网络小说《在东莞》的作者、网名“天涯蓝药师”的广东顺德北滘中学高三语文老师袁磊,9月26日被东莞警方从学校带走,并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的罪名拘留。作者被捕的消息一出,引起网络哗然,一些读者,包括天涯版主纷纷表示,该小说只不过“反映社会现实”,不应属于淫秽范畴;对于连写小说都会被抓,更加表示难以想象。前北京大学学者焦国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再一次显示,在中国公权已沦为各地方权贵的私器,公民的言论表达自由完全被无视。“我就觉得中国公安谁都可以抓,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抓。权力和权力之间又是彼此庇护的关系。而现在各地公检法成为各地的黑社会、红社会、实力派、权力派的保护势力,根本不会考虑抓人从程序上、事实层面是不是合法,绝不会看这些问题,完全成了狗腿子和家丁。”袁磊30日被警方释放,通过记者向关心他的媒体和网友说声感谢。

世界媒体巨头默多克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将其多年花费巨资和心血创办的三条电视频道全部卖给中共控制的所谓私募基金,从而宣告默多克彻底断绝了勃勃雄心,不再幻想进入中国媒体市场大展拳脚。海外学者刘青9月15日发表评论,“默多克二十多年前就计划攻占中国大陆市场,他并非不知道共产专制国家重重铁幕的厉害,但是中国多达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以及一个真正新闻和信息断流枯竭的社会,对新闻和真实信息的渴求程度,令默多克甘愿冒着巨大的风险和困难艰辛,也要尝试获取成功的事业成就感。当然世界上进入中国大陆的资本,遭遇潜规则、被搞得惨不忍睹、甚至血本无归的,在默多克之外早已经大量出现。与大量被搞得血本无归的投资者相比,默多克虽然损失惨重,但并不是最倒霉的。”“默多克在中国大陆的无望也是远远高于一般商业资产投资者的。因为其它行业的投资者只要与中共官僚勾结在一起,获得利润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还可能很高。只要这一分赃对双方都是有利可图的就行。但是从事新闻媒体事业的默多克在大陆发展的前途,只有无可逃遁的失败者的唯一的可能。因为其它行业的资本最多只能赚取利润,而新闻媒体一旦允许发展起来了,并不是单纯利润的问题,还必然危及中共靠谎言和封锁信息赖以维持的专制政权。默多克曾经说过,电视等媒体是集权统治的天敌。其实中共比默多克对此有更深的体验和忧虑。中共夺取政权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利用了当时的媒体,岂可让他人再采用相同的手段令中共专制不保?从毛泽东到今天的中共专制政权,唯一给予大陆报刊、电台、电视的功能,便是宣传中共设定的内容和封锁信息流通,怎么可能让一家难以控制的媒体在大陆生存?”

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10月20日发表2010年世界媒体自由排行榜,倒数三十个国家中,有十个亚洲国家。其中四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北韩(177名),中国(171名),越南(165名),老挝(168名)处于倒数十五名以内。无国界记者发言人Jean-François Julliard说:“据我们观察,经济发展、结构改革和尊重基本权利不一定同步进行。……我们再次要求释放抗争代表刘晓波,他目前正在中国受到审查和压制言论自由政策的迫害,我们警告中国当局,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进有走入死路的危险。”国际记者联会中国地区干事胡丽云认为,过去一年中国的媒体和体制内人士更敢于争取新闻自由,当局不应逆流而行:“我们觉得今年中国国内媒体自身也有改变,比较勇敢地表达他们的不满,还有媒体内工作者包括宣传部门的老人也发联署信给中央表达对限制媒体的不满。我们觉得是很好的改变、很好的基础点,现在共产党内也有很多不满声音要求改变,但中央政府还是在控制媒体,其实是愚蠢的对抗行为,希望中央政府能够尊重民众声音,尊重每个公民言论表达自由的权利。”

一篇详细描述了中国的网络新闻管理部门的文章《保证书的世界》,详细揭露了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下属的网管办如何管制网络舆论。北京网管办下令,要求各网络媒体“从2010年11月24日凌晨零点起,严禁转载《第一财经周刊》的所有内容。在这篇文章中首先被报道的玩聚网负责人郑昀,对这个禁令表示无奈,他在推特上说,”不知道是该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恭喜还是深表同情,他们的《保证书的世界》终于让那些易怒的官员下达了禁令“。《保证书的世界》中提到,2009年底工信部开始严格要求域名或主机在国内的网站必须提交实名制备案材料,这一年大量未及备案的网站先被关停,备案通过后才能重开,而。cn域名干脆”一刀切“,不再允许个人持有,大批个人博客选择搬到国外。截至2010年9月30日,暂停解析拒不提交实名验证材料的。cn域名46.2万个,停止解析未备案域名63.6万个,而其中明确可归类为”涉黄“而停止域名的网站只有5200个。

维基揭秘公布了关于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金钱外交,在朝鲜和伊朗之间促进武器交易,以及中国政治局领导人直接指挥了2009年针对谷歌公司的网络袭击事件等。11月29日,中宣部下达了指令“不准报道有关维基揭秘的新闻”。

国际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1月29日开始推出《中国媒体动态报道》周刊,旨在对中国的广播电视以及平面媒体的新闻自由度进行审阅,同时也会关注中国新媒体科技的发展。“自由之家”纽约办公室研究部主任克里斯托弗。沃克(Christopher Walker)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观察中国方面对待一些重大事件的态度,非常重要。我们感到从北京奥运会期间一直到现在,中国对一些重大政治议题的媒体报道在退缩,我们认为这是值得关注的一点,需要外界仔细观察,寻求解决方案。”《中国媒体动态报道》创刊号收录了“中国一方面继续封锁诺贝尔和平奖新闻,另一方面大力进行官方宣传”、“有利于中国政府的搜索引擎走向世界”、“网民因为在推特上发表言论被劳改”、“上海博主大会被取消”、“尽管受到中方干扰,印度尼西亚电台重新获得运行执照”等多条新闻。

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12月8日发布报告表示,世界各地被监禁的新闻从业者人数今年达到14年以来的最高,截至今年12月1日,全球共有145名记者、编辑、摄影记者仍身陷狱中,其中,伊朗和中国各关押了34名记者,成为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的国家。该报告指出,中国系狱新闻工作者人数自2009年以来的大幅增加,与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间许多维族和藏族记者遭关押有关。这些记者主要报道近年来的少数民族问题以及地区暴力骚乱,而这些题材是不被当局允许的。另外,这些记者往往不被当局承认,使他们更陷于无助。中国和伊朗当局主要使用定义模糊的反国家罪打压记者,包括叛国、颠覆等罪名。

北京知名媒体人王小山针对央视“感动中国人物”奖,设立了“王小山新闻奖”,奖励在过去一年里发表的新闻评奖记者和新闻人物。2010年王小山新闻奖设立的五个奖项中,“大铁锤奖”奖给年度最有力度的重磅新闻:“八爪鱼奖”关注有宽度的独家新闻:“稻草人奖”是奖给有厚度和人道关怀的新闻报道:“水产蟹奖”是鼓励那些有力度并被和谐新闻人:“乌鸦嘴奖”是给有准度的评论人;而全年大奖也叫做“南美羊驼奖”则奖给年度新闻人物。他12月1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评好多新闻奖,除了《南方周末》年底的年度致敬奖之外,其他的看上去都不靠谱,不如在网络上网友大家自己评一个,看看有什么效果。”虽然获得网友大力支持,但王小山也同时表示,他设立的“2010年王小山新闻奖”,在新浪微博,全部被中宣部河蟹了。

《时代周报》12月13日推出2010年“有影响力的时代100人”,“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始人赵连海被评为“年度民间人士”,并排在特刊的第一位。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结石宝宝家庭同盟”组织发起人。上个月,他被北京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两年半徒刑。香港《明报》12月14日报道称,《时代周报》的主管副总编辑被要求写检讨书,虽然该报已有不少报纸流出市面,但剩余者全部秘密回收。深圳独立评论人士朱建国认为:,“中国改革的火种还在广东。要与世界普世价值接轨、与世界的西方文明真正地接轨还会从广东这边开始。虽然最近10来年来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打压,但是它还在不断地在寻找时机,还是在进行着一种现代民主的努力。”

新疆《北疆晨报》首席记者孙虹杰,12月18日凌晨在位于奎屯市的报社宿舍外,被六人拉到一工地暴打,其后送院经过手术,19日医生宣布脑死亡。一名不便透露姓名的同报社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压力真的非常大,昨天晚上知道的消息,大家知道重伤,没想到这么严重,今天上午知道是脑死亡,下午报社老总过来慎重的跟我们讲,这个事是私人纠纷和采访无关,已经死亡了,只是家人还在医院等待拔管子。现在整个单位的情绪就快崩溃。”“当宣布这个结果后,其实不相信的人占绝大多数,而且他本来就是脑死亡,死无对证的事情,而且说打他的人年龄很小的,他不大可能有交往,挺有思想的一个人,不是小混混,他拿过好多新闻奖。”孙虹杰的同事表示,孙虹杰目前正在撰写有关强迫拆迁给干部建新房的报道。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12月21日发表声明,呼吁对新疆北疆晨报驻奎屯记者孙虹杰遭到暴力袭击导致颅内出血脑死亡的事件进行调查。28日孙虹杰死亡。《北疆晨报》的一位高层人士称“不存在打击报复”。旅居纽约的香港凤凰卫视原新闻总监庞忠认为,奎屯市公安局和《北疆晨报》的高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认定此事不是打击报复,实在是匪夷所思。“在大陆来讲很多时候都是有法不依的。有好多人事上面的关系,有权钱的交易在里头。作为媒体来讲,它因为是接触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有些单位或者上层单位就会通过非常途径来给媒体增加各方面的压力。既然这个记者遭到了不测,那各方面的压力过来的话,或者是上面有明确地讲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话,那这些负责人就会出来这样处理事情。”

由韩寒出版发行的中国独立杂志《独唱团》在第一期出版后无法出版第二期,团队也宣布解散。得知该杂志夭折后网友纷纷对审查制度表示谴责。《独唱团》主编马一木12月26日在个人的新浪微博上发出一瓶酒的图片,表示独唱团杂志将终止。他说,这瓶酒本来是韩寒拿来准备给独唱团上市庆功的,现在要封存几年了。今天不是愚人节,是润之老师诞辰。独唱团团队宣布解散。岁月长,衣衫薄,同学们,就此别过,我爱你们。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坚信我们会重新回来。

12月27日在网络上传出消息,已经连续举办八届的南方周末“年度传媒致敬”评选活动今年取消。《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在新浪微博表示,“据说《南方周末》年度传媒致敬停了。不让致敬,也没人致歉。”网友小馒头认为,“《南方周末》的年度致敬为啥被叫停,这是为他好,再不叫停就和《独唱团》一样解散了。《独唱团》编辑部为啥解散,再不解散,就和村长一样被压死了。又有人问村长为啥被压死,再不压死,就上《南方周末》的年度致敬了。”除了“年度传媒致敬”因故取消之外,《南方周末》的年终评论专稿“2010最强音:权为民所赋”也遭到修改,此份评论专稿由南周高级编辑鄢烈山撰写,文章围绕着9月1日习近平提出的“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展开论点,要求官员接受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监督,使公权力不仅对上级负责,更应该对公众负责。鄢烈山向记者表示,发表出来的评论专稿“(里面)有些官话,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不是个人色彩的话,是现成的话,我觉得不是从我口里说出来的,像文件里面有的,我这个人已经早就被打磨圆滑了,我也知道要妥协,我也应当对我们的领导有所理解,我们领导也非常不容易,我不愿意违心,那领导做个判断,认为这样写很危险,可能不是领导的意思,他要加几句官话,对报社负责,更安全一点。这也是对的,中国现实环境下,现在政治就是一个妥协的艺术,你要想在这个空间有一定的表达,肯定要做出妥协。”

八、教育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听取十位科教文体界代表就《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发表意见时表示:好的大学应有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2月4日,《长江日报》署名罗军的作者为此撰文称“大学独立思考难就难在自由的表达”。虽然罗军针对不允许“自由表达”那股背后强大力量方面表达得羞羞答答,但在文章的末尾还是指出:如果在体制和观念上不改变,“不拆除某些篱笆,培植‘自由表达’氛围,‘独立的思考’也就无处安放。”

3月9日,一段标题是“苏州大学课堂演讲”的视频在中国的各个视频分享网站,例如土豆、优酷、酷6等被疯狂观看和传播,人们也在微博空间转发。演讲中一位同学(一说是教师)用大约25分钟时间来解释自己所设计的“人民日报大厦”,讽刺央视大楼,之后陈述了中国制度的弊病和根源,痛批了现行的政治体系,并分析了各种民主制度的价值。演讲的同学说,“中国到了如今这田地,官僚统治阶级贪赃枉法、腐败透顶,金融业黑洞烂账,资源破坏、环境污染,警匪一家,整个官场就是一个黑社会,房产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全部失败,成了压在十亿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两极分化成世界之最,信仰缺失……总之一起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房地产‘摸着石头过河’造就了几百个亿万富翁,花天酒地,醉生梦死,造成了上百万的拆迁户,黑白凸现的是强势既得利益集团与弱势民众的对立。”整个演讲轻松幽默,条理清楚,深入浅出,让很多观看者大为赞叹,他们表示“一贯被视为脑残大学生终于发声了,说出了真实的想法。”许多网友对该学生处境表示担心,有网友表示,“该学生想必已被喝茶,估计至少‘隔离’一个星期左右,写思想检讨书N份。”

昆明是公安局和教育局3月下发文件,要求市内中小学每个班级都要安排两到三名“治安小信息员”。北京的新京报报道说,这些小信息员的责任,是收集校园暴力、侵财犯罪、手机淫秽信息、周边交通信息和校园不良青年活动的信息,以供公安机关和教育部门全面掌握校园动态。这一做法也引起了不少争议。新民网的一篇评论文章就认为,中国法律中规定任何组织不得安排未成年人从事危险性工作,而学生中的公安卧底,显然有一定的危险性。文章还认为,这种做法也会使学生变成“猥琐的告密者”。中山大学的郭教授也认为,这种做法有可能在青少年学生心理成熟过程中留下阴影:“在小学这个年龄阶段,六岁到十二岁之间,是一个人格发展里面建立自我统一性问题,也就是建立伙伴关系和对他人的信任关系的时候和这种归属感,这个对人自我的认可起到积极的作用,对稳定人格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在这个时候同伴之间有了一种隔阂,或者同伴不认可,容易出现很严重的问题啊。”

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4月12日在华中科技大学举行的“科学精神与实践”讲座上指出,中国目前还没有世界一流大学,中国大学的软环境与世界一流大学比,差得很远。许智宏说,世界一流大学主要有3个标准:一是有从事一流研究工作的国际知名教授;二是有一大批影响人类文明和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三是培养出一大批为人类文明作出很大贡献的优秀学生。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认为,大学教授不应该受到如同政府机构员工那样的管理:“学校如果在管理上完全被党和政府的管理机制所控制。教授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管理学校和学校的科研,而只是被动的服从政府的种种具体的指示和规定,那么教授就只能成为政府教育部门和宣传部门的工具。现在中国正好是这样的情况。教授没有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每天小心翼翼的看着政府的脸色,学生也不愿意冒风险去追求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学校里面教授不能做主而是官僚做主,官僚靠着政府和党的支持,用以系列行政手段迫使教授按照党和政府的行政管理规定去执行政府的政策和要求,这样的话呢教授的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被剥夺了。”

中国教育部4月主办座谈会,讨论中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校刊的名刊工程建设经验,确定了中国第三批名刊工程建设方案,并要求高校社科刊物坚持正确导向。美国民间机构“中国信息中心”的杨莉藜表示,要想早就高水平的学术杂志,就必须要有充分的学术自由:“中共仍然是把学术期刊作为中共喉舌的定位,也就是说社会科学这一块呢它还是看作喉舌的地位。我们知道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上,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的期刊在过去的一些政治运动中呢起到了很坏的作用。比如说最早掀起的批右派风潮的好多文章呢除了《人民日报》之外,学术期刊在这里面起到了很坏的作用。一般人可能会想到有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学术期刊是不是会更独立一点呢?从最近他们开的会议以及今天的报道来看,他们对学术期刊的控制仍然是很严的。他依然希望学术方面特别是社会科学研究呢,要在他们定下的这个框子里。”

北京历史教师袁腾飞最近火爆互联网,被中国央视邀请做演讲,形成了“袁腾飞现象”,但其大胆评价历史被官方极左派媒体所围攻。各大网站都转载了袁腾飞的授课内容,如“1950年镇压反革命,一年枪毙71万,逮捕170万,大家一下子服了,不服?下一个就是你!蒋介石(1927年)4.12才杀多少人?有名有姓才几百个。”他还说:“毛泽东纪念堂你不是不可以去,但你要记住,那个纪念堂是靖国神社,里面供奉是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你可以去,但用什么态度看呢?这是假的,反正天安门广场我从来不去,我开车从那里过都起鸡皮疙瘩。四千多万阴魂,太可怕了,那个地方就应当改成‘大屠杀纪念馆’,他说,人民英雄纪念碑也是,碑文应铲了,写上‘死于1949到1978年政治恐怖的人们永垂不朽’。”袁腾飞还说,不但蒋介石是一党独裁,毛泽东其实也一样。三年自然灾害死了三千万,比二战全欧洲死的人还多;以及“民国建立以来,西藏一直处在半独立状态”等不少所谓“反动”观点。而5月4日在中国左派思想最集中的“乌有之乡”网站,连续出现对袁鹏飞的批评文章。据报道,北京高层已下令,要封杀袁腾飞的言论。包括豆瓣、土豆、优酷等视频网,原来一些袁腾飞的授课视频亦已被删除。在推特上的@yuantengfeng 频道则表达了袁腾飞对官方封杀的态度,“当局不已经在批判了嘛,也没要我容不容啊,批判不需要被允许。”同时强调:“教师的责任应是让学生学会思考,而不是灌输所谓真相。不容批判的真相,比谎言更可怕。”

2010年七一是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九周年。据官方发布的新数字,去年有将近300万人加入共产党,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是大学生。山东大学退休教授,《百年祸国》一书的作者孙文广先生分析说:“现在的党员对大学生为什么会有吸引力呢?是中共的这些政策导致的。因为大学生就业很难,特别是要当公务员更难。公务员待遇高,工作稳定,很多福利,大家都想挣着去。那么,公务员的考试我曾今做过一些调查,很多公务员它指定要共产党员。”湖南独立分析人士何军樵认为,共产主义乌托邦在中国早已破产,无论共产党有多少人数,一党专制还是行不通的:“全世界都知道一党专政就是不好。无论共产党怎么讲,无论它是讲党内的民主还是讲党外的民主,一党专政就是不好。我们都知道一党专政的国家在共产党专政的国家,你不入党你就得不到利益。关于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也好,现在老百姓都基本上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只不过是说环境所迫,要想得到提拔,在这个社会上能够有更好的立足的空间和发展的空间,你不加入它你就得不到更多的东西。”

新华社公布了中国总理温家宝7月13号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全文。温家宝在讲话中要求“推进学校民主管理”,并要求公办高校“坚持与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原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教授方励之表示,温家宝提出坚持党的领导,看来是出于维稳的需要。但是方教授说,高校“如果有党委领导,就不可能有民主”:“它当然还是要强调要党的领导,这我想是跟维稳没有关系。实际上学校也可能有一些不太稳定的因素呀,等等,所以要强调这一点。所以,这个实际上是没有新意,实际上还是坚持老一套的那种管理方法,那种统治方法吧。……如果有党委领导就不可能有民主。”方教授说,共产党的领导退出高校管理,高校不会乱:“不会乱。当然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至少我觉得只能是更好,而不是更乱。当然,是不是会有什么问题?这个什么时候都会有问题的。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取消了党委,学校自动就民主化了,这也不是。这是一个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

中国教育部开始部署8月在全国学校开展“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美国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表示,“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是文化爱国主义的体现。他提醒人们:不能搞国粹主义:“这个本身这个项目听上去的话还没什么大问题,作为一个中国的学生,学一些祖国的经典,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我觉得好像有点文化爱国主义一个反应,作为大的背景的话看来是对共产主义,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退步。它觉得这个阵地守不住了,守不住了尤其是六月四日八九民运开始以后,镇压以后这个趋向慢慢逐渐明显。通过文化传统来抵御外界的一些影响。现在这个社会,国家发展得很快,外面来的影响冲击力尤其是西方的西风一刮过来,受到的也是抵御西方的一些办法,抵御西方的以前是靠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也比较好了,还比传统的东西来抵制跟西方的一些思想来进入的话来进行较量。比如孔子学院,于丹之类的反应,不能搞国粹主义,现在国内有些人搞国粹主义。凡我中华民族历史的一概都好,凡是西方来得东西一概都坏。”

英国《自然》杂志9月刊登《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编辑部主任张月红的文章,标题为《中国某期刊发现31%的投稿存在抄袭》。张月红在接受《文汇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在2008年成为国际反剽窃软件“CrossCheck”的首个中国会员。两年来编辑部对国内外2000多分投稿论文先后进行过两次检查,结果发现约有31%的论文存在不合理引用和抄袭的情况。

上海的复旦大学9月17号举办了第四届复旦基础教育论坛。据人民网的报道说,复旦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杨玉良在论坛上表示,现在许多学生对成功的理解非常偏颇。学校请政客来演讲,学生们最关心的是如何能坐上高位;请学者作报告,学生们会在报告结束后一拥而上,请学者在他们的出国推荐信上签字。杨玉良认为:“像这样不惜投机、只求成功的学生,将来从事学术研究,或者当官、做事,恐怕都不能让人放心。”

10月9日一条消息在微博上传播开来,消息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周孝正因为在授课时剖析当代中国社会现象,涉及官场腐败,并提出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是地道人祸”,遭到校方停课。南方网、凤凰网等都刊登了这一消息,发帖者除了上传了周孝正教授长达90分钟的授课视频外,还用文字注释该视频说,“周孝正是人大四大名嘴之一,人称单口相声之王。”该消息还表示,因为周孝正的社会学讲座太出位,在大受学生欢迎的同时,引起一些人紧张,“学校已经停了他的课,不让他毒害祖国下一代了。”据报道,在这段演讲视频中,周孝正说:“今年改革开放将近30年了,30年以前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叫拨乱反正。那个乱是谁干的?是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周孝正直接引用中国国家权威水文纪录指出,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是一场地道人祸,是全世界最大暴政”:“毛泽东认为总的形势是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死多少人?几百万,前途光明,太少了,接着来。刚几百万,我们不要害怕。牺牲了两千万先烈鲜血的共和国…。”讲到中国最受关注的医疗改革问题时,他直指中国共产党内高官占用中国医疗资源70%以上。

一个名叫“第一线教育研究小组”的民间研究团体对当下中国使用较广的三种小学语文教材的部分内容提出了尖锐批评。“第一线教育研究小组”由全国各地30多名语文老师组成,其中郭初阳老师曾获“全国语文公开课第一名”。这些语文老师对当下最流行的三种语文教材提出了不少尖锐批评,甚至说这些教材“有毒”。他们的批评之一是“经典的缺失”。旅美学者谢选骏说,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他提出,鉴于中国要与西方接轨,可以考虑在语文教材中适当引进基督教圣经的内容。“我首先主张中国应该把《圣经》的内容引入中国的小学教材。中国现在要走向世界、要登上世界舞台、要融入国际社会,甚至于想领导国际社会。它应该对基督教的内容有深入的了解。这样才好更平顺地与世界各国,尤其是中美各国进行交流。应该适当地吸收一些圣经的内容进入小学教材,让小学生们从小就熟悉人类文明的这一块儿领域。”“第一线教育研究小组”一位成员表示,应该“集合时代最顶尖的学者参与教材的编纂”。作家董鼎山表示,这些最顶尖的学者应当同时是教育家。谢选骏则说,让顶尖学者主编语文教材在当下中国很难做到。“在中国的现实中,它不是专家治国。它是党治国、党领导一切。并且这教材一定是通过国家教委根据巩固共产党专政的需要颁布下来的。在中国一党专政的问题解决之前,专家治国的方法来编写小学教材是不大现实的一个事情。”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学家张维迎12月被免职。中国媒体报道说,事件或与张维迎“言论过激”有关。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张维迎一向敢言。在中央政府极力推动经济转型、扩大内需之际,他在被免职前夕说:“开发国内市场靠的是企业家,靠的是柳传志(联想集团主席),而不是靠的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而要完成这个转变,我们就一定要有制度方面的重要变革,包括政治制度。”

中国媒体报道说,中国作协副主席李冰12月表示,他不敢相信“中国孩子想象力排名倒数第一”的调查结果。他质疑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2009年调查报告的结论:在全球21个受调查国家中,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象力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在49年之前,中国是出现了一大批这样知识界的人物。从胡适、陈独秀、鲁迅到后来的像陈寅恪、顾准啊。当时就是有一种比较宽松的氛围。基本上能够保证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但是这样的一种氛围49年以后逐渐地就消失了。所以现在中国大陆可以说是一个最缺乏大思想家的年代。要培养出这样的一些人物,我想首先是要确保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第二个方面要改革现在的高考体制和其他的人才选拔体制。如何让那些敢说、敢想象这样的一些小孩能够脱颖而出。“

中国中小学语文教材的内容和质量继续受到质疑。美国一些华裔学者表示,语文教学应当有助于培养学生表达真情实感的能力;政府不妨允许各地自主编纂语文教材;语文教材的编纂不应受制于意识形态的框框。对中国中小学语文教材内容和质量的质疑几十年来从未停息。如今向中小学语文教材开炮的文章上了《人民日报》,说明问题已经引起官方的关注。12月,美国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说,成功编纂语文教材的前提之一是不设意识形态的框框:“关键的问题第一不要设框框。从内容范围选择看的话,我觉得一定要古今中外都应该有所选择,而不应该局限于它们中宣部设一个框框大家在里面,唐僧画圈,孙悟空只能让他们在里面走。”

中国青少年红色网络将陆续开展红段子大赛、红色博客征文接力、重上井冈山、重走长征路、瞻仰革命圣地等活动,以迎接中共建党90周年。中国青少年红色网络行动于2010年4月在广州启动。前外长李肇星参加了那次活动,并为青少年写下了“祖国万岁,人民至上,学海无涯”的寄语。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表示,中国思想界当前出现了一种“左倾回潮”:“基本上我们看到中国今天有一种向毛主义甚至是共产党的原教旨主义的方向在走。”夏教授说,当局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是为了保住政权:“中国目前的一个既得利益阶层,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怎么样来保住政权,因为这个政权不仅可以继续让他们获得这些特权,而且能够让他们把这些财富和特权传递给自己的下一代。也就说中国的官二代、中国的太子党现在基本上在形成一种态势会整体接班,重走长征路、重回井冈山或者到红色首都延安去取经等等。它其实传递的一个信息就在于中国共产党今天执掌的政权是由几千万的中国共产党人用鲜血和生命打出来的,换出来的,因此谁也没有合法性去挑战它。”

香港小童群益会12月初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中国各类新闻中,香港中学生更重视中国人权新闻。据香港《南华早报》12月27日报道,香港小童群益会对此间45所中学2万1千多名学生发出问卷,投票评选中国今年的十大新闻。其中,刚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和他被囚禁的报道以16500张票当选中国新闻之首。

【民主中国】2011.02.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