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请温家宝认真学习胡绩伟的政改建议

温家宝的政改理论既不全面,也不具体

温家宝在三月十四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自卖自夸,声言:“这些年我多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应该说已经比较全面和具体了。”人们记得,温家宝讲政改的次数确实比其他常委多,谈“多次”,仍是空话,跳不出赵紫阳批评邓小平的政改只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圈子,不敢接触政改的实质和核心难题。同胡绩伟新著《胡赵新政启示录──并对“新民主主义”进行剖析》(香港新世纪出版社,二○一二年二月出版)中有关政改的论述相比,温家宝的政改理论既不全面,又不具体。因此,建议温家宝及其同事,认真地学习有七十四年党龄的九十五岁老人胡绩伟的政改论述。

胡绩伟的政改目标是: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党军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制度

邓小平曾经提出过政改的目标:改革党和国家制度。但是他没有回答改革什么制度。温家宝也将工作没办好的客观责任推给“制度”,他也没有正面回答:应改革什么制度?但是,胡绩伟经过深刻反思,在《胡赵新政启示录》中提出了答案。政改就是“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制度。(《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921页)胡绩伟建议再加上一个“废除党军”,即废除“四个一”。这就是比温家宝政改空话更为全面也更为具体的政改目标。实际上,这是一九四○年代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的公开承诺,当年的口号赢得了民心,取得了国共内战的胜利,九十年后,该兑现从前的政治诺言了,欠账该还账了!

进行党和国家的制度改革,真正实现全面和具体政改以后的国家是什么样呢?胡绩伟再次引证了毛泽东的政治承诺,一九四五年七月回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时,毛泽东保证“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一个这样的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产生,要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即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以及与各民主强国合作。我们完全赞成军队的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处理军事与政治民主改革以外,中共将向政府提议实行一个经济与文化建设纲领。这个纲领的目的,主要是减轻人民负担,改善人民生活,实现土地改革与工业化,奖励私人企业(除了那些带有垄断性质的部门由民主政府国营以外),消灭文盲等。这一切也都是与孙中山先生的遗嘱相符合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四卷,第27页)

同毛泽东六十七年前的政治改革的内容相比,温家宝的改革方案水平太低了,既不全面,又不具体。至于中国政治现实状况,从鲍彤、刘晓波、余杰到辛子陵、杜光、胡绩伟的遭遇看,毛泽东当年承诺的“实行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根本没有实现。温家宝的二○一二年政改理论与实践,远远落后于一九四五年的毛泽东的政治承诺,怎么好意思自夸为已经“比较全面和具体了”?!胡绩伟在书中不是宣传西方的什么奇谈怪论,不是敌对势力的颠覆性言论,而是毛泽东、共产党的白纸黑字的庄严政治诺言!希望中共现任领导人反思历史教训,回归一九四五年政改目标,特别是真正实现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废除“四个一”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制度。

胡绩伟的政改建议比温家宝空谈更具体

温家宝自认为他的政改谈话“已经比较具体了”,实际上,去掉演讲中一些古人的诗词和好听的名词,人们找不到温家宝政改方案的具体内容,没有人们关注的政改热点、难点、实质性问题的具体建议。相对之下,胡绩伟的政改建议比温家宝政改空谈,更有实质性内容和更有操作性,现摘录要点综述于后,供温家宝及其同事们思考,也提供读者研究讨论。

首先,政改应“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党军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建立真正民主的联合政府。恢复“三三制”,党员只占三分之一。取消各部委的党组,保留机关党委。真正做到党政分开,一人一职,各司其职,在其位谋其政。

政改应改善党内民主,废除个人崇拜的“一个领袖”的一言堂专政制度。实行一人一票的集体领导。民主、公开选举各级领导。废除指定接班人的封建传统恶习。党内派别活动公开化合法化正常化,党内各派有表达自由。逐步开放党禁,取消民主党派的党组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规定。中共中央统战部不是民主党派的上级领导部门。

自由比民主先走一步。保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取消违反宪法、党章的中宣部垄断思想与真理的意识形态太上皇、思想沙皇地位。允许民办报刊、网站等传媒的存在与发展。清王朝和军阀时代都允许民办报纸的出版发行,二十一世纪中国大陆的自由应高于封建王朝。共产党的党报党刊,根据市场化的原则,自负盈亏,不得以行政命令强行摊派订阅。

废除以“一个主义”垄断和控制思想和言论的专制统治方式。任何部门不得违反宪法以邓小平自己都不清楚的“社会主义”政治大棒打压知识分子,取消“资产阶级自由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以言论定罪的罪名。

坚持法制与法治,切实保证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自由的神圣权利。公检法独立办案,互相制衡,取消违背宪法、党章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各级政法委。

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群众团体的干部,退出公务员制。从党费及捐赠中,党员干部获取工资及党的活动经费。党的金库与国家金库分开,不得使用纳税人的税金作为政党经费。过渡期间,由各党派向各级人大申请经费预算与决算,及业绩报告。

中共各级组织部只负责党员干部党内职务的任免。行政干部由各级人大选举、任免。

教育部不承认中共党校学历,建议将各级党校划归教育部统一领导,统筹安排,改变为管理、技术学院。

公开党史、国史有关资料,提倡学术自由,百家争鸣,不设思想禁区。领导部门对意识形态方面采取宽容、宽厚、宽松方针。不必为每位领导人勉强出一套以本人名字命名的理论体系,充作理论家。

充分发挥人大、政协的作用,建立代表、委员的常设办公制度,会议期间提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有代表的发言全文公开发表。

军队国家化,“要把专制独裁制度的军队化为民主制度的军队。”(《解放日报》,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三日社论《军队国家化的根本原则与根本方针》)。

对历史上的和近二十年的冤假错案进行认真的彻底的平反,首先对“六四”、胡耀邦、赵紫阳和法轮功平反。

对胡绩伟《胡赵新政启示录》一书提出的许多关于政改的建议,是一位老党员深刻反思中国共产党九十年历史教训的心血结晶,值得当政者认真学习与思考。也希望自认政改方案“比较全面和具体了”的温家宝,认真看看更全面更具体的胡绩伟政改建议。

【争鸣】2012.06.0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