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坚: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在六四22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余志坚在演讲
余志坚在演讲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感谢劳改基金会的邀请,能够在这里和大家一起纪念“六四”,我是感到很荣幸的。

22年前的今天,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沉重最为惨烈的一个日子!就在那一天,就在中国的首都北京,面对人民群众起来反对“官倒”、反对腐败的抗议浪潮,中共政权竟然出动几十万正规军进行镇压和屠杀,结果就是,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人们,就被坦克和机关枪永久的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22年来,每逢“六四”,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公开的或者不公开的纪念着这个日子,因为“六四”死难者身上的,那种追求自由和正义的精神是不朽的!可以说,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永远纪念的日子!也不管是在中共政权依然延续着的今天,或者是在中共政权可能垮台的以后,因为,“六四”大屠杀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

回顾“八九”运动和“六四”以后的中国历史,实实在在的说,我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心情,就是感到悲哀。有时候,甚至除了悲哀,还是悲哀,心里头一点亮光也没有。

22年过去了。“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似乎由于当局没有公布,所以就没有人知道。从几百,到几千,只是一般的说法和估计。“天安门母亲”群体核实了一个203人的名单,然而,可能更多的“六四”死难者的名单呢?他们的姓名?年龄?职业?他们的亲人是谁?他们的想法怎样?他们在运动中又有着怎样的表现?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们就好像孤魂野鬼一样,无人知晓?

22年过去了。“六四”到底有多少人被判处了死刑?除此之外,又有多少人遭判刑?有多少人被关押?有多少人受审查?“六四”的规模和参与的人数,在中国历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绝后的了。数以千万计的人曾经走向街头,参加游行和集会。现在,这些人又在哪里呢?真正重要的是,这些人对自己亲身参与的这一段历史,究竟做何评价?并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后代。

22年过去了。杀人的政权自然对这段历史是讳莫如深,而我们的民运人士呢?是不是也有对历史作假的嫌疑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在众多的有关“六四”的著作和回忆录中,独独就发现不了记叙那些“六四”抗暴者真实而详细的事迹的书籍呢?难道这些人根本不存在?难道这些人数可能数以万计的,敢于用自己的身躯和石块、燃烧瓶去反抗暴政的人只是历史的幻影?大概也就是从“六四”开枪以后,我们这个历来喜欢下跪,视懦弱为美德的民族,似乎算是彻底告别了残余的血性,甚至视血性为一种耻辱,一种罪恶。而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恐怕只能是注定永远没有希望的!

22年过去了。我们似乎都认为,“六四”开枪以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就荡然无存了。但中共政权为什么能延续至今呢?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经过清醒的理智的思考以后,我们或许不能不痛苦的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依然是存在的。这不仅仅是由于它仍然披着所谓“社会主义”的外衣,更是由于它统治下的中国,取得了比这以前更快的经济发展成绩。而比这两点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几千万甚至过亿的“六四”参与者,在中共政权的各种威胁和利诱面前,被迫放弃和背叛了自己曾经可能有过的尊严和理想。

22年过去了。中共政权似乎貌似比以前更为强大了,虽然真实的情况可能不是这样。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中东和北非的激烈的民主运动。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人和一些媒体开始炒作起什么“中国茉莉花革命”了。有人也问过我对这一“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态度,说实话,我感到的不是兴奋,我感到的是“面红耳赤”。请问:你看到中国国内有几个人为此走上街头了?几乎连影子都没有的事情,值得去大肆炒作吗?这样做唯一的结果不就是没有结果,甚至是负面结果吗?因为,弄虚作假所能鼓舞的绝不是真正的士气。

今天,是“六四”大屠杀22周年纪念日。我个人认为,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是一种责任,是一种良知,也是一种坚持,它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对罪恶的谴责,对自由的渴望,对正义的呼唤。

纪念“六四”,也可视为是中国宪政民主前途的晴雨表。只有纪念的人多了,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也就近了。至少在纪念“六四”的问题上,人们是不应该存在什么分歧的。22周年了,我们纪念了22回。即便再过22年,即便中共政权那时候仍然还在延续,我们也会继续纪念“六四”,而且,我们还要交代我们的儿孙去纪念“六四”。因为,“六四”的精神,代表着人类永恒的价值。

谨此,向“六四”死难者献上我们的哀思,愿“六四”死难者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谢谢大家。

6/3/2011

【观察】2011.06.0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