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痕迹”6月28号正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赫希洪博物馆开展,该展览将持续到明年的1月1号。“痕迹”描绘了包括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在内的全球30个国家176名政治良心犯的肖像。展览的作品还有艾未未特别为赫希洪博物馆设计的200多米长的墙纸。在艾未未先生为该展览来华盛顿之际,本台记者朱丹在他下榻的酒店进行了录音采访。

朱丹:您怎样评价刘晓波?一位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服刑八年,如今是病魔缠身。

艾未未:关于刘晓波呢,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他的朋友吧算是。他这次入狱也不是第一次了,八九民运后,他就曾经入狱过。那么这次在两天前传出他的肝癌的信息,当然,在所有人听了之后,都比较的激动。因为刘晓波是典型的政治犯,他的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和平理性地行使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的这么一个范围内。他是实际上比其他人更加理性的。他提倡非暴力运动,甚至有一篇文章叫“我没有敌人”。那么这些实际上都使他变成一个温和派的,这么一个提倡改革的人,是一个学者。

对这么一个人,判以重刑,这是一个不近情理的事。因为中国的法律是根本没有一个法律的基础的,因为中国国民并不能行使公民的权利,并没有选举权。中国也是一党独大。那么法律又不是独立的,是在一党的控制之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法律,本身对他的解释和这样的人进行判决,实际上是违反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的。那么还不要说他的法律中还有很多过失和不合理之处。所以刘晓波病重,肝癌的晚期,但具体的病情并没有对外公布,那么这我也是从网络上看到的。

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服刑,也没有得到一个犯人应该获得的观众,因为刘晓波的名字肯定在中国的互联上是不能出现的。所以说,他如果犯的罪,在公众的范畴中不能够被公布,那么这个司法本身就有问题。因为,我们谈司法,无论是从法律的角度还是道义的角度,它必须是可以公开的,因为他并不是犯的所谓的间谍罪。所以说,如果他的这一切,都不能公布,这不仅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整个社会的不公平。因为任何一个罪犯的罪行,若不能得到公开的议论讨论的话,那么这个执法本身的合法性就存在了问题,因为执法的目的就没有达到。因为它并没有达到对任何人有一个真正的警戒,而是对某一个人的惩罚。那么这个惩罚,它到什么程度,因为它不受监督。他的亲人好像,据说,每个月有一周的时间可以去看他。那么也据说他获得的待遇是不错的。但不管怎么样吧,刘晓波反映出来的问题,可能在中国不是一个个例,我们都被抓过。那么在狱中服刑的情况,会因为个人的身份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像这种大多数,没有人关心的基层维权者,那他们就几乎属于消失了。像屠夫、陈云飞,像这些很多在基层抗争的人,他们付出得不比刘晓波的少。他们承受的痛苦也是相对要多得多,同时呢,受到的社会关注有的几乎是根本被忘记了,像是李沛丰,包括后来出狱以后死亡的的李旺阳,这些人都是不清不楚的状态。所以这是中国司法的很大的一个弊病,但是这个弊病,并不只能靠司法改革而完成。是中国政体本身的合法性的问题。

朱丹:世界各地,可以说是从政治家到维权人士,民运人士,都在呼吁,希望北京能够释放刘晓波夫妇来西方治疗,那您为此是否也会做一些呼吁呢?

艾未未:我对刘晓波的呼吁是长期的,不是由于他得了癌症,也不是因为他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我觉得大多数的呼吁在这方面也是个误区。就说你呼吁一个人,而是因为他获得了重病,而不是因为他被关押的基础本身是不存在的。他根本是应该被释放的,不应该被关押。而现在很多人又说因为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如何如何。他获不获得诺贝尔奖,和他是不是犯罪,应不应该被关押是毫无关系的。所以我觉得多数中国网民是脑残。因为他们在道义上和伦理上是一塌糊涂的,他们只是喜欢用情感,这个情感也是一时的宣泄。这当然跟他们的文化水平也有很大的关系,这是为什么在中国这样,在长期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大量的脑残。因为这是跟他们的信息、教育和他们平时能不能够使用一种智慧的辩论的方式,和有智慧的想法,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运用大脑的这部分。

朱丹:那如果请您用一句话来形容刘晓波他在中国民主政治当中的作用,您会怎么说?

艾未未:刘晓波的作用应该是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民主政治几乎不存在。所有人一冒头,就会被政权很残酷地灭掉。所以几乎没有人在中国民主政治中有什么真正的作为,因为中国的民主政治不存在。

朱丹:那您的作品上一次的展出是在2012年,就是5年前那会,您的护照被北京扣押着,您不能亲自来参加。这次您亲自来参加和观众见面,出席开幕式。您现在的心情如何?

艾未未:没什么心情,就是比以前忙了。现在不只是出席一个开幕式,只一个月有八、九个展览在进行。现在有点奔命的感觉,从这到那。见了很多人,给予了祝贺。实际上,从个人生活上还是很忙乱的。

朱丹:您说见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你特想见的朋友吗?有哪些人呢?

艾未未:我的朋友很少的,我没几个朋友的。刘晓波说他没有敌人,我是几乎没有朋友的(笑)。

……

(朱丹)

【自由亚洲电台】2017.06.30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专访艾未未:谈刘晓波、艺术创作、以及他到德国后的景况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