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正义人们,一切海外民主人士,无论是过去追随刘晓波《零八宪章》,还是强烈批评刘晓波“没有敌人”论点的人,此刻都在动员,为为救助刘晓波向中共呼吁,而刘晓波的生死,正系于习大大的一念之间。

革命缘于人道,良心产生法律。刘晓波出于深度的哲学和宗教思想,提出“我没有敌人”的概念。正如王炳章认为,中国民主化以后,必须实施“第一次宽恕”,这是真正大政治家的胸怀。今天,在这位包容天下的民主殉道士临难的时刻,天下是否也会还给他怜悯,考验着人性、良知和声称以追求美好社会为奋斗目标的领袖们的智慧。

回忆起28年前,刘晓波离开《中国之春》主编的位置,毅然回国投身八九民运。在联合国广场上,人们为他唱着送别的歌:“去吧,兄弟呀!去吧,兄弟呀!我望你鲜红的血液、鲜红的血液,迸发成自由之花。开遍中华、开遍中华,去吧、兄弟呀!兄弟呀,去吧…。”何等悲壮,何等感人,但愿这歌声和刘晓波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殉道精神,能够唤醒14亿同胞的觉醒。

现在民运界所能做的,不是用激烈手段去抗争,而是求助于国际社会,恳请包括中共在内一切良心犹存的人们,以心换心,以德感人,如果习大大真的能顺应人心,网开一面,哪怕仅仅从人道主义的立场上,救人一命,送刘晓波到海外就医,我作为一个毕生反共的民运人士,也会记得习大大的这一善行,遥望中南海说声谢谢!

【世界日报】2017.07.0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