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下了一天雨,屋外蛙声一片。
今晚无眠。
几天前知道,他快死了。
现在有人在传,他已经死了。

前几天,看到一段被特意放出的视频,有关他的一段视频。
视频里,他很虚弱,却感谢照顾他的服务人员,依旧结结巴巴。
如同以往一样,他的感谢并非虚情假意。
每个人都向死而生,绝大多数人留恋人世,他也不会例外。
一个如此追逐爱情的人,岂愿早早离开。
一个如此勇敢面对痛苦的人,岂愿早早离开。

活着太多痛楚,却仍要活着。
无论文学、经济、还是政治、哲学,都应该让人活下来,而非让人去死。
无论为着什么伟大的目标,都不应该让人去死。

二十多年前,他让很多人活下来。
可是这些天,很多人希望他死去,早点死去。
这些人当中,大多数是他的“战友”。
一些人为他,早早造好了祭祀他的照片。
一些人热烈的传播他已经死去的消息。
还有些人希望他功德圆满。
所有这些人,无非是要他尽早成为烈士。

讽刺的是,这些人的“敌人”却不希望他早点死去。
若他很快死去,他们会受到国际上严厉的谴责,甚至引发国内的混乱。
他们的“历史恶行本”上,必将加上重重的一笔。
也正因为此,他的一些“战友”期待他死去,早点死去。
——为加重“敌人”的罪恶,
——为自己有了更多憎恨的理由,
——甚至为了更多的经费。

这增添了我的悲伤。
我悲伤的是,“邪恶的敌人”和“邪恶”一样邪恶。
他不想早点死去,他渴望活着,他对生的欲求甚至比你我更强烈。
因为他经历了更多生与死的抉择。
因为他的爱与恨比大多数人更真实。

或许因这同样的悲伤,他说“我没有敌人”。
“邪恶”和“邪恶的敌人”,都不能理解“我没有敌人”。
太多的人不能理解“我没有敌人”,不知我与我的敌人共享着同样的邪恶。
正是这邪恶,使得他的一些“战友”期待他早点死去。

那些人特意放出他的“感谢视频”,以表明他们的仁慈。
或许他们未曾想过,他的感谢是真诚的。
他在向世界呼唤仁慈。
他在向世界呼唤,用爱融化仇恨。

若他今夜死去,
你会否理解他?
你会否听到他的呼唤?
你会否勇敢的说出“我没有敌人”?

我并未洞晓生与死的意义
只愿你能活多一天,多一天,多一天……
让我真真切切的知道
你和我在同一个世界
让我感觉到
你在陪伴着我
让我感觉到
我们并不孤独

【量子投资-微信公众号】2017.07.07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