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道士:中共阻刘晓波出国治病遭国际指责

刘晓波在狱中一发病就是肝癌末期,而且确诊的消息被隐瞒两个月,震惊国际社会。西方国家、人权活动、记者等国际组织关切刘晓波的身体状况,希望他能早日出国接受最先进的治疗。中共当局极力阻挠刘晓波前往医治肝癌水平最高的欧美国家接受治疗,更引发欧美的关注及国际舆论的强烈批评。

西方愿帮刘晓波医疗肝癌对中共压力很大

海外各方呼吁中共当局释放刘晓波,让他自由选择治病地点及与家人团聚。这对中共形成很大压力。

美国、德国、法国都已表示愿意接纳刘晓波治病。美国国务院和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都对刘晓波的病情表示关切,并公开表达将予以协助的意愿。日本民间也有人呼吁东京政府协助刘晓波医疗并进行外交沟通。美国众议院通过由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和共和党议员史密斯的议案,呼吁中国政府尽快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并允许刘晓波及其妻子选择就医地点。

六月三十日,全球一百五十四位诺贝尔奖得主联署致习近平公开信,呼吁尊重刘晓波自由选择医疗方式和医疗地点的权利,并要求允许刘晓波夫妇赴美治疗。

六月三十日,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发表声明,鉴于刘晓波病情恶化,欧盟期望中国立即以人道理由给予刘晓波假释,并允许他选择在中国或海外接受医疗;同时希望中方停止对刘晓波家属的行动限制,让他们能与外界自由沟通。

各重要国际组织和人权团体,如国际特赦组织、总部设在纽约的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允许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刘霞自由选择,在中国国内或者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此外,国际记者联盟、无国界记者以及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等国际组织向习近平发出公开信,促请中国政府让患晚期肝癌的刘晓波海外就医,并呼吁所有采访G20峰会的记者,向到德国出席会议的习近平提问有关刘晓波的相关情况。

六月二十七日,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表态,如果中共当局愿意送刘晓波来台治疗,“我们当然至表欢迎,也会提供最完善的医疗照顾。台湾有非常好的治疗肝脏疾病专家”。

六月三十日,香港多个团体举行示威,呼吁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解除对刘霞的软禁,并允许刘晓波夫妇出国治疗。

六月二十九日,中共司法部一副部长召见美国、德国及欧盟外交官并通报刘晓波现正接受“最好的治疗”,“家人满意”;刘晓波因病情不能移动,家人同意当前的治理方案。西方外交官则向中方官员提出三点要求:一,让刘晓波家人与外界自由联系;二,让刘晓波和家人自由选择医院;三,允许外国医生为刘晓波诊治。这位副部长回答称“他不能决定”。

一位接近西方外交圈的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让争取刘晓波和刘霞前往海外治疗的外交努力仍在继续,病情紧急,事不宜迟,关键就在于北京最高层是否同意放行。

中共称刘晓波获党恩治疗,司法部却自打嘴巴

直到七月五日,中共当局不仅未允刘晓波办理护照,甚至也没有同意将最新检查的断层扫描(CT)底片复制一份给家属,仍然拒绝将病历影印给外国医生查视。有外国医生希望对刘晓波进行会诊,但中共官方称:外国医生必须持有中国发放的行医许可证,才能到中国给刘晓波诊治。

中共当局严密控制刘晓波病情发布,却又对外宣传刘获得精心治疗。外界很难知道真实的刘晓波病情状况,也无法与刘晓波夫妇取得联系,多名与刘晓波家属有密切联系的人士也被当局严密监控或警告不得发声。

七月一日,海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出现会诊医生与刘晓波家属进行沟通的视频,疑似官方以匿名方式故意放出。六月二十八日录制的视频显示,官方安排协调刘晓波医疗小组的专家称,沈阳一家医院给予刘晓波的治疗进行顺利,状况可以。放出这段视频的目的似乎是要向外界显示:刘晓波得到中国医院的精心治疗,使得家属十分感激满意。

然而,中共的对外宣传出现自我矛盾。这个视频未能证明刘晓波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前往海外就医,反而让外界感到,刘晓波的身体状况尚未恶化到不能乘长途飞机的地步。六月二十九日,西方外交官会见中共司法部副部长,这名副部长称,刘晓波病情急剧恶化,身体不能移动,不宜长途旅行。而视频则从反方向说明,其身体状况允许长途旅行。中共这种拙劣的对外宣传和司法部的矛盾说法,使得外界对于刘晓波病情和中共当局的用心倍感困惑。

中共称外国关注刘晓波医疗为干涉内政

七月三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我只能说我们希望有关国家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不要利用这一个案干涉中国内政。”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认为,中国宪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利,不明白外交部为何要这样表述。他说:“中国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公民。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本国的宪法,关于公民权利应该怎么执行?”

笔者认为,既然中共称外国、海外人士关注刘晓波医疗是“干涉内政”,为什么中共司法部副部长召见西方外交官,通报刘晓波病情及其治疗,这不是在刘晓波医疗问题上,主动邀请外国或变相承认允许外国“干涉内政”吗?

人权高于主权为普世价值原则

近年来,随着人权国际化,人权不仅是国内法的管辖范围,也是国际法的管辖范围。从两者的关系来看,国际法是高于国内法的,国家主权应当服从国际法。国际法就是国家接受对其主权限制的法体系。因而,人权高于主权有着坚实的国际法基础。

一九九九年,科索沃战争时期,米洛舍维奇政权血腥清洗阿尔巴尼亚族,北约以维护人权为由军事介入,保护阿尔巴尼亚族免遭种族灭绝。就此,时任捷克总统哈维尔提出“人权高于主权”,因此,对南斯拉夫的空袭是合法的,即使这没有通过联合国的批准。

二○一○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诺贝尔委员会表彰其“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纵然身陷刑罚,刘晓波已经成为了方兴未艾的中国人权奋斗的标志与丰碑。”因此,刘晓波是中国人权的象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自然高度关切因受到中共政治迫害患肝癌的刘晓波的治疗。

作秀人道主义习大大不如金三

在邓小平时代,中共善于在良心犯问题上对外讨价还价,把人道问题转变为政治或经济利益。例如,为改善六四“北京屠夫”恶劣形象释放方励之;为争取奥运会主办权释放魏京生。近年来,中共财大气粗,不屑与西方拿政治犯做交易了。

朝鲜小兄弟在六月份以“人道理由”释放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值得中共老大哥学习。二○一六年一月,瓦姆比尔在朝鲜旅行中被捕并被判十五年劳动教养。被关押十七个月后,经过美朝双方交涉,朝鲜称出于人道原因释放了瓦姆比尔。

金正恩的动机狡诈。第一,如果瓦姆比尔死在朝鲜,会损耗朝鲜与美方进行任何谈判的筹码。如果他活着,可以录制请求释放的信息要挟美国,或可以在美国军事打击中充当人体盾牌。然而,如果他死了,既削减朝鲜的谈判能力,又可能引来美国报复。既然他的病情无法康复,把他还给美国要比让他死在朝鲜监狱里好得多。

第二,他的释放可以被朝鲜宣传为善意的姿态。金正恩曾说,瓦姆比尔的罪行须在朝鲜劳改十五年,但朝鲜对外宣称,它作出“人道主义”姿态。金正恩把成千上万人关在劳教营里,但全世界看到,他让这个生病的孩子回到了父母家,希望降低或者至少不升高美国的战争鼓声。

金正恩这样做是聪明的。瓦姆比尔以“植物人”状态被朝鲜从监狱释放,返回美国一周后就去世。美国官员谴责朝鲜害死他,美国总统特朗普谴责朝鲜方面的残暴行为。他的死讯再次使金正恩政府治下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权行径,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试想,如果瓦姆比尔死在朝鲜监狱里,金正恩必将遭到更加强烈谴责。

中共当局力阻刘晓波海外就医,把他禁锢治疗无效死亡,而遭到国际舆论谴责,习近平付出的政治成本和外交代价太大了。

【争鸣】2017.07.3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