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从赵紫阳逝世到中共在八宝山为赵举行遗体告别式,举世关注的赵紫阳事件,现在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事件虽然过去了,但是却可以留给我们关于中国当前政局的诸多思考与借鉴。

第一,赵紫阳去世,中共为何如此紧张?

赵紫阳已经离开政治舞台十五年之久,其门生故旧早已星散,赵的政治影响力已今非昔比。但中共当局对赵的去世却如临大敌,不仅早已拟定因应方案,而且第一时间成立最高规格的对策小组。对于赵紫阳家人的坚持,当局罕见地给予一定的宽容,尽管没有修改对赵的评价,但是派出政协主席贾庆林出席遗体告别式,算是对外界力争有个交代。这般谨慎处理、小心翼翼的程度,背后当然有着当局的顾虑。

事实上,随着社会矛盾的逐渐积聚,随着中共可用以化解矛盾、收买对立阶层的资源逐渐枯竭,近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呈现紧绷状态。表面的平静下是潜在不满情绪的酝酿。熟悉中国政治发展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官方媒体的失真因素影响下,中国真正的问题是无法仅仅从表面上看到的。对真实情况最瞭解的,应当非当局本身莫属,他们的紧张,因此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

第二,赵紫阳家人的坚持与勇气值得思考。

这次围绕赵紫阳的去世和身后事宜的安排,以赵紫阳女儿王雁南为首的赵紫阳家人,所表现出的与当局的对抗性,其大胆与坚持均令外界印象深刻。

一月二十九日丧礼举行当日上午,由官方组织的告别仪式结束后,赵家子女们匆匆在大厅两侧挂上两幅当局之前坚决不同意挂出的条幅,分别是“倡民主坚守良知儿女为您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长留人间”,并以此作背景重新拍摄,以告慰躺在花台上、覆盖中共党旗的赵紫阳。

如果仅仅用作为子女对父亲的亲情解释,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同样是受到冤屈的中共前总书记,一九八九年胡耀邦去世的时候,胡更具有权势的家人并没有表现出如赵家家人这样为亲人名誉坚持不同意见的勇气。这显然有着亲情之外的原因。这样的勇气的背后反映出的是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裂痕。我们看到,不仅是赵的家人,赵的一些原来的部属朋友,如田纪云、如广东的元老们等等,都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这在过去的中共历史上是少见的。显然,对六四问题的看法,中共内部从来就没有形成过一致意见,而且,党内很多人从来就没有放弃过翻案的想法。

第三,后续发展值得观察。

一九七六年周恩来去世是在一月份,但是因为悼念他而引起的“四五天安门事件”却发生在四月份。当年那起事件是导致中国政局发生大逆转的关键。出现这样的时间差,是与中共可以压制悼念活动相关的。这样的压制,今天仍然存在,因此,对赵逝世的反应会出现时间差,也是可以预期的。接下来,会有四月五日清明节,会有六月四日“六四”十六周年纪念,在在都是敏感时刻,届时民间对赵紫阳的悼念会不会出现新的高潮,现在判断都还太早。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结束之后,中国民间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宣告成立。这个民间组织集中了国内各省市异议人士刘晓波、高瑜等上百人,法政界学者律师高智晟、王怡等,著名学者许良英、何家栋、包遵信等,原中共高官李锐等,以及海外的流亡人士王丹、王军涛、刘宾雁等,可以说是一九八九年以后第一次出现海内外,体制内外反对力量的大联合。在民间自发力量的推动下,赵紫阳事件在中国政局发展上会扮演什么角色,当局如何面对民间的压力,以及双方互动会产生什么样的张力,都是后续发展值得观察的指标。

(作者为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澄社社员)

【自由时报】2005.02.0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