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勇:这款中国,彼款中国

文字狱在一个近现代的正常民主国家是不可想像的事。但马英九政府急欲连结的共产党中国,日昨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理由,在“监视居住”知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六个多月后,逮捕了他,并将进行可长达七个月的侦查。

一般都认为,刘晓波是因为推动去(二○○八)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的《零八宪章》签署活动,被罗织罪名。三百多名律师、学者、作家和艺术家签署,并已在世界获近七千位关心人士签署的《零八宪章》,只不过是普世的对“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争取,但触怒了共产党中国当局。所谓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指的就是这些主张的提出。

尽管共产党中国的公安机关,是用“刘晓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罪名逮捕他,辩称不是针对《零八宪章》,而是近年来的言论,但罪名指涉的内容是不可分割的。这让人想起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的高雄美丽岛事件,同样是世界人权日的“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争取。当时国民党中国的执政者,也以“涉嫌叛乱”的名义起诉了相关的台湾人民。中国国民党的统治体制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的罪名惩治异议份子,不认为自己只是“政权”。

台湾已进入后美丽岛事件三十年,但历史似乎在倒退。马英九政府称该人权已有进步的共产党中国,正在复制类似的迫害人权的国民党中国历史。这样的历史里,马英九的角色烙印着无法洗刷的威权污点,暴露了两个中国的同一性本质。这款中国,彼款中国,正是生活在台湾的人们寻求建构一个独立国家的理由。

(作者李敏勇,诗人)

【自由时报】2009.06.2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