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诺贝尔委员将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王丹说:这个奖不光是给刘晓波一个人的,也是给所有海内外民运团体,也是对中国人追求民主热情的肯定和支持,意义重大,是中国民运的一个里程碑。但民运人士魏京生却认为:有其他中国异议人士比刘晓波更应该获奖。

没错,这个奖不仅仅是颁给刘晓波,应该说是颁给“刘晓波们”!

那位幼年生病导致双目失明,自学法律知识来帮助许多村民、残障人士维护权益而被捕判刑入狱的陈光诚;那位参与环保运动和维护中国爱滋病患权益的胡佳;那位积极参与四川汶川大地震救灾、协助死亡学生的家长、写文章揭露学校建筑是“豆腐渣”工程的黄琦;汶川大地震后进行遇难学生校舍工程质量调查,“确认每一个班级、每一所学校、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市、每一个地区遇难学生的真实数据”的谭作人;那位因自己的幼儿饮用三聚氰胺毒奶粉成为结石患者,而结合受害者成立“石宝宝之家”来维护受害者权益而被捕入狱,甚至还戴着手铐脚镣受审五小时的赵连海。这些人不都该和刘晓波一样获奖吗?

我们不是要问谁该代表获奖,而是要问:为什么在中国有那么多像袁显臣、郑贻春、李大伟、郭泉、吕耿松、师涛、陈道军、周远志等良心犯因写文章、因争取大家的人权自由而失去自己的人权自由?为什么这些人都被关在牢里?

着有《湖滨散记》的美国诗人大卫梭罗的话,或许可以给我们释疑解惑,他说:“一个政府若行不公义而使人入狱,那么,正义之士的安身之处就是监狱了。只有奴役国家,正义之士才会在监狱中赢得荣誉。”

(作者为作家)

【自由时报】2010.10.12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