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被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押进大牢的异议份子刘晓波;老实说,诺贝尔的针对性与其说是刘晓波,不如说是胡锦涛、中国共产党。

先问一下,有谁记得奥西埃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他是谁?他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与刘晓波一样,也是阶下囚,只是囚禁他的是希特勒。他是记者,反对德国军事扩张,触怒纳粹,一如刘晓波起草“零八宪章”,动摇专制中国的基础。一九三六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奥西埃茨基开了和平奖“干涉内政”的先河,同时也使和平奖带有浓厚保护人权、抵制专制的人道色彩。诚如一九七一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国总理布兰特所说,奥西埃茨基之得奖,“是对掌权的野蛮主义的道义上的战胜”。

只是这回诺贝尔要战胜的野蛮主义者是胡锦涛、是中国。所以重点是,诺贝尔和平奖的本身才是圣殿,祂所封的“圣”,虽然有时不能尽如人意,但是圣殿才是永恒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在刘晓波获奖之后,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委员长Thorbjorn Jagland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公开宣示:“‘中国’当局声称,任何人无权干涉中国的内政;但是他们错了。”接着表示诺贝尔委员会“藉着和平奖来奖励那些长期坚持保护人权的人士”,并且拿沙卡洛夫与马丁路德金恩博士为例子。可见中国的恫吓,踢到了和平奖委员会的铁板。

十二月十五日就是颁奖大典,中国面临左支右绌的两难之局:放或不放刘晓波都会造成中共自我创伤;让刘晓波或他的夫人出席领奖?中共不敢;连刘的夫人刘霞都软禁起来,更证成T. Jagland振振有辞的有理。

然而,中国真正要面对的是,刘晓波得奖会不会是压跨中共政权的那一根稻草?再引Jagland的话:“中国绝对应该以过去二十年的成就为豪,我们希望看到这样的进展能继续下去,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把和平奖颁给刘先生的原因…。”

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早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下了断言:“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愈来愈坏,…对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开始改革的时刻。”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诺奖公布前接受CNN访问公开表白:“尽管社会议论纷纷,尽管遇到阻力…在我能力范围内,推动政治改革,风雨不倒、至死方休…。”这番言论会不会“一语成谶”?等着习近平上台罢!

(作者金恒炜,当代杂志总编辑)

【自由时报】2010.11.21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