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天,二○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即将举行颁奖仪式。诺贝尔委员会说,如果届时刘晓波或其妻子无法到挪威领奖,他们将会采取一个前所未有的作法:在颁奖台上置放一张留给刘晓波的空座椅。而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中国政府会“成全”诺贝尔委员会的这个计画。

我们知道刘晓波当下还在狱中,又知道他已经拒绝了当局将他流放海外的安排。而他的妻子刘霞,被软禁则已有月余。如果你觉得面对这样的状况还可以有些幻想的话,那么,当有一批人,包括维权人士、律师、作家、甚至他们的家属,在这段期间被禁止出境;尤其是当从来与中国异议运动无缘的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先生,居然无法在此期间去新加坡参加喜马拉雅流域开发国际合作会议,而同样与中国异议运动无缘的宗教哲学学者何光沪先生也无法在此期间走出国门,相信你便可以放弃所有的幻想了。

但是,这其实并不是多么令人感到稀奇的现象,因为中国公民从来就不具备自由出入国门的权利,许多人甚至连护照都申请不到。比如我本人就是因为申请不到护照,才会跋山涉水偷渡到泰国。而诺贝尔委员会固然可以基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这个范围说他们的作法是“前所未有”,但如果从这个范围放大开去,又哪里会是“前所未有”啊!比如就在一个多月前,在南非开普敦召开的二○一○洛桑世界福音大会上,就已经摆放了空座椅。而且不是一张,是二百张,因为二百位预定出席大会的中国基督徒在行前全部被扣留在国内!

何光沪先生为了他的无法走出国门愤怒的写道:“用强力禁止人离开一定的空间,无异于把那个空间变成监狱!用暴力限制人身自由而没有合法根据与合法手续,则无异于绑架。”这使我想起数年前我在狱中服刑时,一位即将刑满释放的狱友,在面对我的祝福时说过的一席话:“没有兴奋,也不必兴奋。离开了这里,不过是离开了小监狱,因为整个中国就是一座大监狱!”

(作者为中国流亡作家)

【自由时报】2010.12.0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