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伟:中国的做法是史无前例的最严重行为

虽然中国实施经济改革开放,但极权专政的政权本质并未改变。中国将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视为威胁,于是对诺贝尔颁奖典礼展开全面性的恶意抵制,不仅禁止刘晓波出席十二月十日的典礼,也不让相关人士代为领奖,甚至迫使与中国有战略、经贸关系的六国不得与会。相较于日前缅甸军政府释放异议份子翁山苏姬的行动,可见中国对人权的践踏犹有过之。

翻开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中国的做法可说是史无前例的最严重行为。即使在冷战期间的一九七五年,虽然苏联不让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物理学家及人权斗士沙卡洛夫出席典礼,但至少许可他的妻子代为领奖;一九八三年波兰在共产党执政时,也曾允许工会领袖华勒沙的妻子代为领奖;即使是遭缅甸军事政权软禁的翁山苏姬,在一九九一年也由她的儿子代表宣读得奖感言。然而,对于此次刘晓波的得奖,中国却一再阻止任何与刘有关的人士出席颁奖典礼,其鸭霸的程度连当时的苏联、波兰与独裁的缅甸军政府都远远不及。

无论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武力镇压学生,对中国维权律师的迫害、打击,到抵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在显示中国政府对自由、人权的压抑、箝制,有增无减。马英九自上任总统后,从未要求中国改善人权,在刘晓波获奖后未在第一时间呼吁中国予以释放,对中国侵害人权的事实也从来不敢谴责。去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时,马英九还称赞中国人权“进步”,可说是一大讽刺。

(作者为新台湾国策智库研究专员)

【自由时报】2010.12.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