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阵总部发言人 彭小明

……

纳粹和共产党,两个一党专制的政权都灭亡了。它们的暴政劣迹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它们的共同点是都用当时的先进科技手段来对付毫无反抗手段的囚犯。共产党政权只认阶级、暴力和利益,从不理会人心、人道和人性。朝鲜可以把年轻的美国大学生弄到口不能言,半月即死。中国的监狱和警察的手里,躲猫猫死、雷洋猝死、李旺阳被自杀,千奇百怪。高智晟牙病都不让治;刘晓波判刑获诺奖,宣传说他得到特殊待遇(重要的一条就是就医疗照顾),忽然怎么就是肝癌晚期?竟没有个中期?现在我们不便揣测辽宁监狱是否采取了现代科技的暗害手段。但是仅仅全天候软禁他的妻子刘霞这一项迫害就足够给刘晓波带来足够的心理打击了。刘霞全天候被监控,已经超过了毛时代对反革命家属的管制。癌症已经晚期了,全世界的诺奖获得者一齐出面要求中国当局让刘晓波夫妇出国就医,仍然遭到拒绝。不由得让人想起柏林墙倒塌的岁月。东德独裁者昂纳克罪恶累累,不仅对柏林墙下数百起开枪杀人血案负有罪责,而且银行里还有大量来源不正的存款。可是联邦德国法院根据医生开具的癌症证明,还是人道地将他释放出狱。半年以后,此人果然在南美圣地亚哥病死。

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论语》把曾子和孟敬子之间的这段对话记录了下来,表达了儒家的人伦道德底线。曾子和孟敬子在政治上原是对立的,曾子却在临终时当面留下了这样的遗言。奄奄一息的刘晓波,命若游丝,其言也善。他的最后请求将在世界各地回响,令所有的人对中共当局侧目相看。

2017年7月8日

【民阵通讯】2017.07.10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从毒气室、放射线到刘晓波的晚期癌症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