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大学同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危和去世期间,我写了一些文字,发在了我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其中一篇文章《同学刘晓波》发在了香港的一份杂志上。这立即招来有关方面的“严重关切”,向我发出“严正警告”,“勒令”并要求我此后再不可“说三道四”,并且封了我的微博(永久)和微信朋友圈(一个多月)。

……

刘晓波那几年也不时地来另外一个朋友家和我家“侃大山”。那天,正好大学同学徐敬亚、王小妮夫妇从深圳来北京,刘晓波便陪他们一起来我家坐坐,恰巧“躬逢盛宴”。

这些“不速之客”之间,不少人都是“但闻其声,未见其面”的“熟悉的陌生人”(例如大多数人与蒯大富、魏京生等都是第一次见面),席间的语言交锋、思想碰撞,大概也是“小试牛刀”的“第一次战役”(例如刘晓波与袁红冰的争论)。

……

听雨者2018年3月7日记于京北香堂村荷斋

【作者微信】2018.03.18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做一个自由的“囚徒”

分类: 记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