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庆:野心时代

纽约客的记者欧逸文写了一本野心时代,这本书的中文版本只有繁体版,他表明不出简体版,原因是书中提及陈光诚、艾未未、刘晓波、慕容雪村、韩寒这些人名要删改。他在书中有句话写着:“中国从未像现在这样多元、繁荣和城市化,但它却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把一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在狱中的国家。”下场是后头那句,审查人员说一定要删。

作家或记者、编辑出书,通常是交给出版社,假若因内容因素得放弃中国市场,出版社或版权经纪人一定哇哇叫苦,又百般劝阻。而这就是整个世界出版市场要打进最大华文圈内,首先得面对的作品审查之不悦与反感所在。

而且这还不是只有图书而已,还包含通路上那些作品能否卖或得下架的管制,不配合的话,便是自弃市场又被修理一顿,于是许多业者宁愿被外界批评,也不愿意因小失大。

而今日有位老外,在自我行脚观察中国后所著的作品,宁愿放弃主要阅读人口市场,甚至冒着繁体中文可能也无法打入中国的风险,只因为了维护出版自由的说实话精神,这也不禁想拿来对照台湾,又或者是整个华文作家与出版社,你们在为这个土地和民族而写的当下,有此风骨吗?还是别和钱与知名度过不去,让黑手伸入你的作品中,又凌迟又分尸?

光是图书出版便如此任人宰割,必须透过庞大人潮带来钱潮的视听和演唱作品,那更是得学会察言观色。表演者、演唱者都学会审查对民主自由的己见,那些可说、那些噤口,免得市场没了,还成了民族激情下的过街老鼠。一位老外为了审查制度,对中国说不,目光拉回台湾,若民主是普世价值,那我们该为有价牺牲无价吗,不愿尽份小小心力吗,台湾的作家、艺人可有此无惧与无畏精神?

(作者为文字工作者)

【自由时报】2015.01.25

留下评论